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83章 小妖儿,本王很想你

第183章 小妖儿,本王很想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0  |  更新时间:

第183章 小妖儿,本王很想你

离开扶风阁的萧洛寒在夜色中晃荡着,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去往何处。

这大半年来,他打着要用王妃给自己治病的幌子,一直宿在她的听雨阁。

即便偶尔要处理一些私事,也是歇在书房。

他自己的出云阁已经很久没住了,若不是日日有人打扫,恐怕早就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谁能知晓,外人眼里战无不胜的杀神定北王,此时此刻,在他自己的王府中,唯一一个有归属感的地方,竟是在一个女人那里。

当初王妃进府的时候,他把偏僻的听雨阁给了她,如今,他却最喜欢这里。

听雨阁外面的花开得最美,听雨阁外的草木也比王府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清香扑鼻,听雨阁里还有好闻的纸香、墨香、草药香。

他喜欢听雨阁的味道。

更喜欢那个女人的味道,沾染了纸墨香和草木香,跟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混杂在一起,很好闻。

萧洛寒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听雨阁外。

他望着眼前黑漆漆的阁楼,许久没有动弹,仿佛站成了一尊望妻石。

夜深露重,男人的一身衣袍早已被夜风浸透,沾了露水。

某一刻,他突然转身,狼狈离开,却在疾行数步之后,又猛地调头往回走。

萧洛寒破窗而入,在没有惊醒床上的女子之前,点了她的睡穴。

“本王没有踏入听雨阁,本王是从窗户翻进来的,算不得食言……”

他喃喃一句,像是说给她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他站在床边,垂眸打量那安睡的女子,目光浮浮沉沉、明明灭灭,高大的身影仿佛渐渐融入了那飘飘荡荡又影影绰绰的幔帐中。

突然,他动了。

男人脱了鞋袜爬上床,动作熟练地将女人捞入自己怀里,手臂越收越紧,紧得有些发狠。

“早上特意赶来告诉你纳妾一事,是因为本王想看你吃醋,更是因为……本王想你了。

但凡你表现出丝毫的不乐意不开心,本王都不会让璃茉进门。本王可以想别的办法安置她,哪怕那样麻烦了许多,也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怀疑。可你没有……

小妖儿,这么多日不见本王,你真的就、一点儿不想本王么?

你不想我,我却想你了。很想。”

男人的头埋入了女子的颈间,眼里起了雾,又渐渐凝聚成了两片水泽。

“小妖儿,你就不能、对我好一些么?”他哑声道,如同困兽发出呜咽的哀鸣。

……

天亮了,听雨阁里没有夜风的凉意,也没有露水的湿意。

南鸢睁眼后,拥着被子坐了一会儿,似乎在醒神。

梳洗之后,南鸢坐在桌前,继续抄书,姿态颇为闲适。

春蒲和夏柳对视一眼,小心伺候着,绝口不提昨晚抬进门的那位妾室。

突然,门外放风的李妈进来回禀道:“王妃,扶风阁的璃茉姑娘来了,说要来给王妃敬茶请安。”

夏柳一听这话,顿时啐了一口,“我呸,真不要脸,谁要喝这狐媚子的茶!王妃才不喝!张妈李妈,咱们帮王妃撵人!”

张妈摇头,“不妥,王妃得喝这茶。如今这妾室正是受宠的时候,王妃万不可被她抓住把柄,然后到王爷面前乱嚼舌根。”

南鸢搁下纸笔,道:“这茶我不打算喝,不过人我倒是挺想见一见。让这位璃茉姑娘进来。”

一刻钟后,一名穿桃粉色罗裙的女子袅袅娜娜地走了进来。

这女子果真长得很美,但离国色天香还差一些,兴许是在醉香楼那种地方待久了,举手投足和一颦一笑之间都带着一丝勾人的媚意。

不过这一丝媚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轻浮不入流。

要不是事先从小糖那里知道了这女人的老底,南鸢还真看不出,这人会是个暗卫。

南鸢打量璃茉的时候,璃茉自然也在偷偷打量她。

她虽是王爷的暗卫,但其他暗卫在未经允许之下不得跟她见面,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府里的情况。

她只查到这位王妃是尚书府里不受宠的庶女,其貌不扬、性格胆怯。

如今亲眼见到,她才知,传言有误。

其貌不扬是假,性格胆怯更是假。

这张脸虽不艳丽,却如冬梅,自带三分寒香、三分清冷、四分雅致,别有一番韵味儿。

她早该想到的,能让王爷那般男子倾心的女人,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这远远不够。

她心中的定北王是这天下独一无二的枭雄,可以卧薪尝韬光养晦,亦可战场上杀敌、威震四方。他有经天纬地之才,有鸿鹄之志,不该受任何事影响,更不该被任何人困缚!

女人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独占王爷。

可她感觉得到,眼前这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王爷。

这让璃茉无法接受。

璃茉掩下心中杀意,一脸羞赧地道:“昨日王爷太过孟浪,是以奴婢今日起迟了,王爷让奴婢不要来打搅王妃,但奴婢不愿坏了礼数,此时过来,是专程来给王妃敬茶请安的。”

“你这不要脸的贱蹄子!”夏柳怒极骂道。

春蒲也气得想上前扇她巴掌。

才刚进门就在王妃面前耀武扬威,若真让这狐媚子得宠了,以后不得日日给王妃气受!

南鸢看她这小脸儿红仆仆含羞带怯的模样,再想想昨晚上偷摸溜入她房间抱着她哭唧唧的狗王爷,在心里啧了一声。

这演技,放到上个世界,必是娱乐公司力捧的对象,再加上这脸,当个影后不成问题。

南鸢遣退了下人。

“你这茶,我不想喝。不过,你挺有意思,可以坐下来陪我聊聊天。”

璃茉:……

这女人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莫非如王爷所言,这女人的心里真的没有她?

璃茉突然烧起一把无名火。

这女人竟不喜欢王爷?

她知道世间女子多怕定北王,但王爷是这世间最出色的男儿,只要能抑制出心中的惧意,就没有人不倾心于王爷!

这女人把王爷变成了那样子,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实在让人恼怒!

“收收你身上的恶意和杀意,别破坏了这张娇艳如花的脸蛋。”南鸢淡淡道。

就这副沉不住的样子,竟也算得上高段位的恶毒女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