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88章 你这样,谁受得了

第188章 你这样,谁受得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82  |  更新时间:

第188章 你这样,谁受得了

整个定北王府,最不怕定北王的,褚生秋排第一,没人敢排第二。

当然,王妃还在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他是仗着自己医术高超,王爷还得用他,才敢这么狂妄,而王妃是真不怕王爷。

王妃绝对是褚生秋这辈子见过的最不怕死也最有想法的女子。

并非恃宠而骄,而是真的胆大包天。

王爷的宠爱,给她,她就收着,不给,她也不屑,转头就来个失踪。

以前褚生秋觉得老朋友铁树开了花,挺难得的,还替他高兴来着。

可如今,他想收回自己的话。

喜欢上这么一个心在天涯、关都关不住的女人,萧洛寒有点儿惨啊。

而且瞧他这副时不时走个神的模样儿,怕是栽在这女人身上还又不自知。

哦,大概是知道的,只是死活不愿意承认罢了。

死鸭子嘴硬。

褚生秋在萧洛寒的冷眼下悠然自得地道:“来,我给你分析分析为什么。”

萧洛寒面色沉沉地盯着他,并未出言打断。

褚生秋在心里嗤笑,表面却特别正经地分析道:“其实原因很简单,王爷您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为何了。王爷每日总板着一张脸,高兴的时候像生气,生气的时候像杀人,甜言蜜语不会说一句,还经常口是心非。

你说你这样儿的男人,哪个女子受得了?”

萧洛寒垂下的手不由蜷了蜷。

偏生褚生秋像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似的,还归纳总结了一句,“如果王妃永远都不回来了,我觉得王爷你很有可能打一辈子光棍。”

萧洛寒面色一寒,声音一沉,“褚生秋,想死就直说!”

褚生秋撇嘴,“草民还挺怕死的。但是王爷啊,也就是作为老朋友,我才跟你说两句掏心窝的话。你要是一直这副拽天拽地老子最大的样子,你就别指望王妃这辈子会回心转意了。”

萧洛寒目光微微一闪,忽而垂眼,神情难辨。

良久,他低嗤了一声,“她走得那般干脆,哪里会回心转意……”

褚生秋立马道:“会啊,怎么不会!”

见他朝自己看来,褚生秋一本正经地道:“你定北王玉树临风高洁傲岸气宇轩昂惊才风逸,还有权有势。

虽然你这人身上缺点一大把,但优点亦是一大把。”

萧洛寒:……

拳头捏了捏,他吐出一口闷气。

他是疯了才会听褚生秋这个嘴欠的家伙在这儿说风凉话。

褚生秋:“王爷仔细想想,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很吸引王妃的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的优点?”

萧洛寒陷入沉思。

独一无二的优点?

也不知想起什么,他突然被口水呛了一下,然后立马以拳抵唇,咳了咳,清了清嗓子。

小妖儿似乎格外喜欢他在床上的表现,他敢保证,这世间少有像他这般厉害的男子。

小妖儿体力恢复之后,又变得如初次云雨时那般贪吃,除了自己,放眼天下,还有谁能满足她?

另外,小妖儿还喜欢同他比划拳脚。

也就他因为熟练她的武功招式,能让她对招对个痛快。

小妖儿招式变幻多端,别人稍不留神就会中招。除了自己,很少有人能避开她的小阴招,又能喂几招给她?

萧洛寒这么一想,突然觉得,自己身上让小妖儿喜欢的优点还挺多的。

他的心情变得大好起来。

忽而想起正事儿,萧洛寒立马招来夜三,“本王叫你办的事情可办好了?”

夜三回道:“王爷放心,璃茉姑娘的新身份已经安排好了。”

一旁的褚生秋呵呵一声。

非得等人走了才开窍,啧。

“王爷,璃茉姑娘求见。”夜六进来,禀告道。

萧洛寒淡淡道:“本王如今不想见她,你代本王传哥话,让她一路小心,本王安排的新身份能让她一辈子不愁吃穿,只要她安分守己,别干出格的事情。”

小妖儿若想离开,早就离开了,为何偏偏选在璃茉进府之后?

听暗卫说,那日早上,璃茉非要去给王妃敬茶请安。

他记得自己明明嘱咐过她,让她不要去打搅王妃。

暗八当了几年的璃茉,便忘了暗卫的职责,竟敢违抗他的命令。

萧洛寒很生气。

他愈发觉得,是那日璃茉跟小妖儿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恶心到她了,她才离开得那么决绝。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便无比悔恨当初的决策。

小妖儿的一句狗王爷让萧洛寒想了很多。

他每日将那粘好的信拿出来看一遍,都能有新的感悟。

他觉得,小妖儿的内心或许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既然小妖儿不喜欢他纳妾,他便将这本来就算不得侍妾的女人给弄出府去,让一切回归原样。

璃茉从夜六口中得知王爷的话后,身体一踉跄,整个人失魂落魄。

“王爷当真这么说?”

夜六肃然道:“一字不差。”

“我知道了。”璃茉深深看了屋里一眼,仿佛透过一扇门就能看到那个英俊伟岸的男人。

她突然凄然一笑,双膝一屈,跪在了地上,深深叩首,“求王爷收回成命,璃茉愿意被遣送回醉香楼。”

若是遵循他的安排,用另一个新身份生活,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跟王爷再无任何交集。

可她不愿。

哪怕被千人骑万人睡,变得肮脏无比,她还是愿意待在能够看到他的地方。

夜六神色微微一变,“你糊涂!这么好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你竟说不要就不要?”

璃茉再次叩首,“璃茉心意已决,王爷若不答应,璃茉现在就咬舌自尽。”

屋里萧洛寒冷笑一声。

他的确不懂怜香惜玉,既然这是璃茉所求,他尊重她的选择。

当夜,定北王府里那位刚刚进府不久的侍妾,据说因为冲撞定北王,被定北王扔回了醉香楼。

既是冲撞,定北王必不会再管这妾室死活。

一时之间,想与璃茉姑娘共度春宵的男人数不胜数。

定北王睡过的女人,那滋味儿肯定非同寻常,嘻嘻嘻。

醉香楼。

璃茉在又伺候了一个恩客之后,用匕首在胳膊上轻轻划了一刀。

女人娇艳如花的脸蛋上,神情麻木。

忽而,她吃吃笑了一声。

·

定北王府的闲杂人都被清理干净后,狗王爷的心情不错。

只是,他的好心情没能持续太久。

因为皇上又赐婚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