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0章 哦豁,气运子?

第190章 哦豁,气运子?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5  |  更新时间:

第190章 哦豁,气运子?

萧洛寒转念一想,他为了小妖儿,顶着被父皇怀疑的风险也要推掉这门顶好的亲事,小妖儿知道后可会很高兴?

他的眸子很快就黯淡下来。

可惜,这件事小妖儿是不会知道的。

小妖儿根本不知道父皇给他赐了这样一门好亲事,更不知,他为了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只是一个璃茉,就让小妖儿心情不爽快,一声招呼不打便溜了出去,若他再娶个侧妃进门,小妖儿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回来了。

没错,狗王爷现在已经认清了事实。

他喜欢小妖儿。

他定北王若一定要有个王妃,这个人只能是小妖儿。

什么侧妃庶妃侍妾,他统统不要。

大萧帝数次试探之后,已经对这个儿子放松了警惕,且越来越满意。

“侧妃一事暂且不提。”大萧帝顿了顿,做出了最后一个试探,“前几日,皇后小办生辰宴,定北王妃怎的没去?朕听闻她身子不适,究竟不适到了何种程度,连皇后的生辰宴都去不得?”

萧洛寒早有准备,面不改色地道:“回父皇的话,身子不适是假,是王妃担心儿臣身体,出去替儿臣寻治病秘方了。”

大萧帝神色微微一变,故作惊讶地道:“你派她出去的?”

“是。她喜欢钻研医术,打算去民间走访,收集一些偏方,顺便找找跟儿臣类似的病症。

她既有心,儿臣便送她出去。只是,这并非主要原因,儿臣怀疑府中有探子,但一时又查不出这探子是何人。

世人皆知我宠爱王妃,难保此人不会伤害王妃。”

大萧帝听到这儿,轻咳一声,问:“外面更是危险重重,皇儿就不怕你这王妃一条小命折在外面?”

萧洛寒冷酷无情地道:“外人并不知定北王妃出了府,有心人不会盯上她,王妃若连外面那些小事儿都解决不了,也就不配做我的王妃。”

大萧帝忽地抚须大笑一声,“好!吾儿有这种想法,朕心甚慰。”

他原本还担心这个儿子太重情,会栽在女人身上。

看来是他想多了。

于是,他话音一转就道:“那皇儿明日便去御史大夫府中提亲吧。”

萧洛寒骤然一怔。

他前面说了这么多,这人竟当他放屁不成?

怒极!

心中愤怒滔天,煞气肆虐,差点儿控制不住,直逼他而去!哪怕此人是他的亲生父亲!

萧洛寒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平静下来,“父皇,儿臣只喜欢王妃这样的,她不仅心悦儿臣,还愿意为了儿臣冒险出府寻治病偏方,其他女子有几个能做到?儿臣若趁她不在就纳侧妃入门,等她回来,岂不寒心?”

大萧帝却不以为意,“皇儿私下里多加抚慰便是,朕让你自己去提亲,就是把主动权交到你手里,若是朕赐婚,没朕同意,你便休不得也离不得。皇儿可明白朕的意思?”

萧洛寒沉默。

“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你若娶回去不喜欢,或是休弃或是和离,都由你。”

话说到这份儿上,萧洛寒若再拒绝那便是不识好歹了,他这些年在皇上面前苦心经营的形象也会毁于一旦。

“多谢父皇,儿臣明日便去提亲。”萧洛寒深深叩首拜谢,遮住了眼里泄出来的一丝戾气和寒光。

回到定北王府之后,萧洛寒才任由身上煞气和戾气四溢。

这就是万人之上的掌权者!

他一句话就能决定别人的生死,就能逼着任何人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萧洛寒以前就知道权力有多重要,所以他这些年才步步谋划,直到有足够的资本对抗朝中任何一方的势力。

但以前为自己谋划是自保多于权力的诱惑。

唯有今日,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若想不被任何人左右,就必须坐在那个位置上!

半个月后。

御史大夫府中,二房嫡长女不幸落水,女子再睁眼时,眼中划过一道芒光。

又半个月之后,一顶花轿载着御史大夫中的二房嫡女从定北王府的侧门进入。

当日,定北王纳了御史大夫府中二房的嫡女为侧妃。

……

“公子,前面又有一个小村落,还是逗留两日?”忍冬笑咧着嘴问。

马车内,南鸢打着哈欠嗯了一声。

这马车颠簸,睡都睡不好。

“公子真是心善,这一路上经过的村落,公子竟都无偿给村民治病!”忍冬一脸崇敬之色。

他见公子穿得这么体面,出手又这么阔绰,猜他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谁知道这大户人家的少爷竟懂得医术,还时常不要钱地给那些穷困人家看病!

他真是太崇拜公子了。

不过想到公子的正事儿,忍冬小声提醒道:“公子,照您这样走走停停,恐怕半年都到不了千重山。您看,这都两个多月了,咱们才穿过了三座城池。”

这一路上村落不少,公子在每个村落逗留两日,逗留加起来的时间比赶路的时间都长了!

忍冬叹气。

南鸢直接丢给他一锭白花花的银子,“给你加银钱。若你不想干了,我中途会寻其他车夫。”

忍冬立马将银子推了回去,撅撅嘴,有些不高兴地道:“我是哪种乘人之危的人么?这一路上公子救济了那么多百姓,银钱都使出去好多了。”

南鸢微微笑了笑,“乖孩子,回头给你买糖葫芦吃。”

忍冬的脸登时一红,“公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拿糖葫芦哄我?”

马车一路驶入村落。

刚至村头,还未继续往前,便看到一群人在撵一个长得比忍冬还黑的村姑。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姑娘,我四叔看你可怜,才收留你几日,你竟说出开膛破肚救人这种胡话!”

“走走走!再胡言乱语,就算你是女子,我也照打不误!”

那女子虽然长得黑,但一双眼却十分黑亮,眉头紧蹙,有些不悦地道:“我知道我说的话对你们而言有些匪夷所思,但嘶叔公的病情再拖下去,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他。”

正想错开这群人继续往前的南鸢立马对忍冬道:“忍冬,停车。”

她撩起帘子看那被一把推搡到地上的女子,眉头微微挑起。

哦豁~

气运子女主怎么在此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