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1章 跟上来,我需要你

第191章 跟上来,我需要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

第191章 跟上来,我需要你

南鸢为何只凭一句话就确定这是气运子女主?

原因很简单。

这个世上,除了从未来世界穿越而来的鬼医圣手气运子,还有谁敢说出开膛破肚来救人这种话?

在百姓眼里,开膛破肚那就是杀人,说出这话的气运子那就是在妖言惑众。

不过这事儿怪不得当地百姓,有些超出思维局限的东西,普通人很难接受。

南鸢去的上个世界科技已经很发达,但如果突然来一个人,对当地一位重病患者的家属说,这人活不久了,我有办法救他,那就是先把他脑袋砍下来,这样那样后再把脑袋接回去。

然后再三保证,我有很高超的医术,就算脑袋断了也能接回去,这话谁会信?

现代人的固有思维是,脑袋搬家就会死,而这个世界的人觉得开膛破肚就会死。

两者一个道理。

狭小偏僻的村头泥巴路上,一辆朴素却宽敞的马车停了下来。

不多时,赶车的小厮跳下,撩起了车帘子。

随后,一个年轻男子下了车。

此人着一身朴素的苍青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根鸦青色布带,脚蹬一双玄色长靴,五官精致绝伦,只是神色颇为冷淡。

南鸢逃离定北王府的时候用了褚生秋的形貌,但易容几次后犯了懒,便用化形水又换了张脸。

一开始本打算化成阿清,可惜阿清的相貌她已经记不清,所以,她化成了顾清洛的模样。

比起褚生秋,顾清洛的这张脸自然要更为精致俊美。

表情冷淡的“顾清洛”,突然出现在这么一群相貌普通的百姓之中,被衬托得愈发清新俊逸、高洁傲岸。

男子踱步上前,将地上的女子扶了起来。

那黑妞诧异地看了他几眼。

南鸢扶起她便松了手,转而朝众人抱拳,“鄙人姓顾,是一名乡野游医,敢问此处发生了何事?”

此村名为柳溪村,村子里的人热情好客,不然也不会收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

可在经历了这女子的事情后,村民们对外来人顿时就警惕了起来。

见他们个个警惕,忍冬有些不悦,立马出头道:“我家公子品性高洁,一路上救了不少患病的村民,还不收诊金!你们村中有谁患病,尽可以找我家公子看诊,公子会在此处逗留两日。”

村民们一听这话,态度顿时就不一样了。

于是他们一人一嘴说了起来。

某汉子道:“这姑娘叫锦瑟,是我四叔从镇上回来的时候遇到的,说是投靠亲人的路上丢了盘缠,没地方可去,四叔见她可怜,就带回村子收留了一段时日。

前几日,四叔腹痛难忍,吃了几日药还不见好,这位锦瑟姑娘突然说我四叔是得了什么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动手术,我问她动手术是啥个意思,她居然说拿刀子破开我四叔的肚子,从里面割掉一截肠子!”

某婶子也愤愤然道:“这剖开肚子还能活命?还割掉一截肠子?她一个女子居然说出这么血腥残忍的话,实在是凶残至极!”

某年轻小伙子:“四叔公好心好意收留她,她竟想要四叔公的命!这女人就是个白眼狼,是个魔鬼!”

……

一群人气愤不已地控诉着这个说要开膛破肚的女人。

南鸢听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禁打量旁边这位拧眉不语的小黑妞。

她的脸上应该是涂了一层药膏,令肌肤看起来黑了不少。

她倒是谨慎聪明。

锦瑟注意到南鸢的打量,也看了过去,神色微凝片刻,解释道:“四叔公的急性阑尾炎已经拖了多日,现在出现了高热并发症,十之八九已经阑尾炎化脓穿孔,变成了化脓性阑尾炎。再拖下去恐怕会因腹膜炎或者感染性休克等原因死亡。”

锦瑟一双黑亮的眼正视着南鸢,语气诚恳,眼含期盼。

“你这毒女又在胡言乱语!还不赶紧滚出我们村儿!”村民们又被激怒。

南鸢淡淡瞥这黑妞一眼,点点头,下一刻却是附和着村民道:“的确是胡言乱语,这人的肚子哪能随便切开。”

村民们一听这话,对这位游医顿时信任了不少。

就是就是,哪有开膛破肚救人的,这明明是杀人!

锦瑟抬头看南鸢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意料之中的失望之色。

她见此人生得俊逸非凡,举止优雅有涵养,还以为是个眼界开阔之人,却不想,仍是如此。

锦瑟重新低头,目光淡漠。

南鸢猜想,她定在心中感慨这个世界百姓的愚昧,医学条件的落后。

原本想救人,却被这群人视为妖魔鬼怪,她心中的烦郁可想而知。

她或许在纠结,要不要就这么算了,任由那位好心收留她的四叔公走向死亡。

反正,这里没人信她。

南鸢目光一动,忽地对众人道:“我医术尚可,你们若是信得过我,便带我去看看那位四叔公,或许,我能治好他。”

村民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为首那中年汉子走了出来,“大夫,我四叔这两日腹痛和发热,您觉得这是什么病症?”

南鸢道:“要看过之后才能确诊。许是肠胃出了问题,你们且带我去看看。”

顿了顿,她忽而又道:“此次出门匆忙,没有带给我侍奉针灸的童子,这位锦瑟姑娘可否暂时给我打个下手?”

旁边一个婶子立马变脸,“她?不行,她想要四叔的命,她就是个——”

南鸢微微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那婶子突然说不出话来了,脸发红。

这小伙子长得也太俊了,像画里的人儿似的。

他这么清淡儒雅,反倒叫她说不出一句粗鄙话。

“村中可有其他会施针的大夫?若没有,便暂且由这位锦瑟姑娘代劳吧。我会盯着她,不会再让她说胡话。”

锦瑟目光微闪,不明所以地看他。

“这……”村民们犹豫。

“若想救人,便听我的。”南鸢道。

村民们松动了。

眼前这位公子生得这么俊,仙人似的,看着就比这位黑黢黢的锦瑟姑娘靠谱。

其实锦瑟住在村里的这些日也帮过不少村民,会点儿岐黄之术,只是她坚持要开膛破腹的行为激怒了村民,引起了公愤。

最后,村民答应带游医去那位四叔公的家中。

南鸢走在前面,忍冬拉着马车跟在一侧。

锦瑟一时愣在原地,没有动。

忽而,那公子回头看她,眸子深邃,竟比她还要淡漠几分,“锦瑟姑娘跟上来吧,我需要你。”

锦瑟又是一怔,眼里划过了一抹异色。

她微微垂首,拎好自己的包袱跟了上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