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4章 顾公子,谢谢你

第194章 顾公子,谢谢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7  |  更新时间:

第194章 顾公子,谢谢你

萧洛寒不知道小妖儿身处何地,又化作了何人的模样。

但他知道小妖儿又骗了他。

小妖儿明明是有妖力的,她能随意化形!

哼。

他经过特殊训练的暗卫怎么可能识不破普通的易容术?那必定不是易容术。

既然小妖儿能随意化成别人的模样,她若有意躲着他,他就算派出所有暗卫,也找不到她。

他能做的,似乎就只能是她主动归来。

萧洛寒觉得自己现在极像一个等着老爷宠幸的深闺怨妇。

但他能怎么办?

谁叫他喜欢上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这小东西还能来去自如,他根本管不住她!

萧洛寒郁闷地捶了两下床,意识到自己手上还捏着那封信,赶忙又卸了力,轻轻抚平信纸,对着信纸上的字喃喃自语,“本王娶回来的那侧妃已经被本王故意发疯时的样子吓傻了。本王没碰她,等时机到了,本王就给她一纸和离书,让她回家去。

本王这辈子就只碰你一个……”

萧洛寒照例发完牢骚后,将小妖儿写给他的信叠好放回了宝盒中,上好锁,谁都不给看。

狗王爷哪里知道,他的小妖儿已经变成了男人,还四处散发魅力。要不是自称已婚,拒绝了许多想要给她做牛做马的姑娘,这一路下来早就左拥右抱了。

锦瑟听说顾公子的夫人患有恶疾之时,心下诧异,“便是顾公子也治不好令夫人的病?”

南鸢嗯了一声,“我是出来寻药的。”

这说法倒与萧洛寒在老皇帝面前的说辞不谋而合。

只是两人皆知,这话是在扯淡。

锦瑟却生出一丝艳羡,她以为在这封建时代,很难找出一个专一痴情的男子,却不想才来这里不久,她便遇到了一个。

她睁眼时成了御史大夫府中的二房嫡长女,听着是嫡长女,实则父亲续弦之后,她的地位还不如填房张氏的女儿尊贵。

处境艰难,步步维艰不说,还被指给了那杀人如麻的定北王做侧妃,她真是厌恶至极。

侧妃听着好听,其实就是个小妾。

别说做小妾了,就是给这些三妻四妾的古代男人当正牌夫人,她也不愿!

更何况她还打探过,这定北王性格残暴冷血,就因为娶进门的侍妾犯了错,便又将这侍妾扔回了青楼。

那女子原本是个清倌,可在那之后便只能做一个接客不断的妓子。

知道这些之后,锦瑟坚决甩掉了先进府再同这定北王周旋的打算,开始为自己筹谋。

她特意同院子里的丫鬟讲这定北王如何如何俊美,传言如何有误,还有成为定北王侧妃的种种好处,比如日后府里的人见了她都要行礼,就算嫡母也得如此。

那个总是算计原主的妹妹听到这话之后,怎么甘心低她一头,便同那张氏撒娇,将这门亲事抢了过去。

反正那定北王说的是二房嫡女,没有指名道姓,她这妹妹刚好钻了空子,代她嫁过去。

她则留了书信离开尚书府。

两人各取所需,锦瑟并不愧疚。

有了这狗屁定北王的对比,锦瑟觉得眼前这位顾公子才是天下女子应该嫁的良人。

原本发誓再不多管闲事,但锦瑟此时却主动道:“顾公子,我医术不错,你若信得过我,我可以随你回去看看夫人的病情。”

南鸢微微扬眉,随即若有所思起来。

哪有这么容易,原世界里气运子女主也是废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了最关键的两味药。

“我已经有了一些眉目,若我此次再治不好内子,可否再劳烦锦瑟姑娘跟我走一趟?”

锦瑟颔首,浅笑:“没问题。”

若不是这位顾公子,她得不到该有的体面,恐怕已经被逐出柳溪村了,他还让自己救了想救的人,日后不至于受到良心的谴责。

游医顾大夫在柳溪村待了两日,治愈了不少病患。

其中一位妇人需要长期服用一副药才能治愈旧疾,可惜那药中有一味比较昂贵的名药。

妇人家中支付不起,南鸢便借了一锭银子给她,但打了两份欠条,对方一张,自己留一张。

南鸢将自己的那欠条随手扔给忍冬。

忍冬从马车上取下一个匣子,将欠条规规整整地放入了匣子中,嘴上嘀咕了句:“公子又乱花钱帮人。”

锦瑟看过去,发现那匣子里同样的欠条竟已经积攒了厚厚一沓。

她心中惊异,等到没人的时候才问:“顾公子借出的银两这么多,这些穷苦的百姓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

南鸢淡淡道:“我原本也没想着要他们还。”

锦瑟微微一愣,问:“顾公子是怕他们不能心安理得地收下银两,所以才让他们打了欠条?”

南鸢:并不是。

她只是想让这欠条时时刻刻提醒这些百姓,让他们记着自己给的恩惠,除了自动划给她的那丁点儿功德值外,可以主动贡献出一点儿信仰之力。

锦瑟沉默半响,突然叹道:“我已经许久没见到过如顾公子这般境界的医者了。”

这位顾公子看似冷漠,实则拥有一颗广济天下的医者仁心。

在他的眼里,患者都是平等的,不分贵贱。

锦瑟突然有所感悟,她在自己的世界因为医术了得,别人手中成功率为10%在她这里能达到100%,所以她被人高高捧起。

那些举世闻名的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商业家,她救都救不过来,哪有心思去管最底层的人。

她似乎,从自己医术闻名全球之后,就再也没有救过一个普通老百姓了。

在她心底,何尝不是将人分为了三六九等,觉得要救就先救有价值的人。

可是,命真的有贵贱之分吗?

这么多年下来,她似乎早就忘了学医的初心。

她明明是想救很多人的。

“顾公子,你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谢谢你。”锦瑟看着他道。

南鸢:?

虽然不知道气运子女主想明白了什么,南鸢还是淡淡地应了句:“锦瑟姑娘客气了。”

“我欲一路向南,去往千重山,锦瑟姑娘可顺路?若不顺路,我们便就此分道扬镳吧。”

南鸢并不想跟气运子女主一路同行,气运子女主有气运加身,她可没有。

带着气运子女主的话,这一路上恐怕麻烦不断。

谁知这位小黑妞气运子却冲她微微一笑,笑得有些丑兮兮的,“我不知去往何处,顾公子可介意我跟你一起悬壶救世?”

南鸢:……

很是介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