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5章 啊啊啊,剧情被破坏了

第195章 啊啊啊,剧情被破坏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

第195章 啊啊啊,剧情被破坏了

南鸢心里想着介意,嘴上却应了下来,“锦瑟姑娘若不嫌弃马车简陋,便一道吧,我也想向你讨教一些问题。”

“我不嫌弃!多谢顾公子。”锦瑟声音轻快地应道。

她自打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很多事情冷眼旁观,对这个世界没有丝毫归属感,可眼前这男人,竟让她难得生出几分亲切之情。

他是个眼界很开阔、胸襟也很宽广的男子。

锦瑟上车之后,知道这位顾公子重礼,便主动与他隔开了一些距离。

想起此人亲眼目睹自己切腹取出阑尾一幕,竟丝毫不震惊,她不由好奇地问:“顾公子以前也曾替人开膛破肚过?”

南鸢摇头,“不曾,但我见过一位老郎中给力竭的孕妇剖腹取子,后来,母子平安。”

这话,当然是瞎编的。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见过的东西,不代表它不存在。”南鸢淡淡道。

锦瑟越是同这位顾公子攀谈,心中越是佩服。

她以为自己很难在这么一个封建落后的世界找到志同道合之人,却不想,再封建落后的地方,也有如顾公子这般思想先进之人。

她比这个世界的人多了几千年的智慧,才会觉得那些事情理所当然。其实,她远不及这位顾公子。

“顾公子,我是从家中逃出来的。”锦瑟突然想将自己的那些苦恼也讲给眼前这人听。

南鸢面无表情。

为何总有人喜欢把她当树洞。

锦瑟低声道:“家里把我许给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当妾室,那老爷的性格凶戾残暴。”

南鸢眸子微闪,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能不感兴趣么,这说的十之八九是家里的那个狗王爷。

她心中正有疑问,气运子女主便送上门替她答疑了。

“如锦瑟姑娘这般的奇女子不该被困缚于后宅之中。”南鸢道。

锦瑟目光灼灼地看他,“公子懂我。我确实不愿被困于深闺后宅,正妻我都不愿,何况给人做妾。”

“所以锦瑟姑娘逃婚了?”南鸢问。

锦瑟却摇头,“我使计让填房所出的嫡妹替我嫁过去了。”

南鸢一顿,目光微微下沉。

锦瑟神色也微微一变。

眼前这位顾公子喜怒不形于色,很少有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

他在不悦?

锦瑟以为他是在无声谴责自己的做法,连忙解释道:“她自幼嫉恨我,数次陷害于我,有一次更是直接将我推下了水,我知道她并非故意,可她跑了却不找人来救我,她心里想我死!”

事实上,原主那次落水之后没有及时得到救治,已经死了,所以才有了她。

“公子不要觉得我心狠,她要我的命,我却只是让她所嫁非人,何况一切皆因她自私自利所致,她若不抢我婚事,我根本逼迫不了她。”

“所以,你原本要嫁的那男子娶了你这嫡妹?”南鸢面无表情地问。

锦瑟点头,“我离家的那一日正是她被抬入那定……那人府中的时候。”

后来再聊什么,南鸢都有些兴致缺缺。

狗王爷好艳福呐,就算不娶气运子女主,也娶了别的女人。

“顾公子可是觉得我心狠手辣?”锦瑟蹙眉问道。

她有些在意这人的看法。

南鸢回神,看她一眼,淡淡道:“万事皆有因果,旁人不清楚你们之间的恩怨,又如何评判?你自己问心无愧就行。”

锦瑟豁然开朗,忽而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南鸢:……

类似的人生哲理,她还能说几百句,听么?

南鸢其实嫌弃她吵,但想着这人专业素养高,便引导着她说了不少医学上的东西,趁机完善了很多知识。

“日后我给顾公子画一张详尽的人体内脏图,还有……”

车里两人高谈阔论,忍冬一个人孤零零地赶车,时不时撇撇嘴。

这女人一来,公子都没空跟他说话了。明明之前,是他跟公子有说有笑的。

公子喜欢清静,这人却比他还吵。

马车正好驶过一条山路,此处虽也是官道,但十分偏僻。

听有经验的车夫说,一些地方的劫匪十分猖狂,连官府饷银都敢劫,这些劫匪就埋伏在比较偏僻的山道上。

忍冬心里发慌,不禁加快了驾车的速度。

道路两侧很安静,但静得有些不同寻常。

车内,南鸢突然朝锦瑟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锦瑟神色一变。

南鸢撩开车窗帘子,望向车外。

她知道各个世界的气运子升级套路都差不多,那就是遇到麻烦,然后在麻烦中获得金手指,所以气运子其实就是麻烦本身。

只是她没想到,麻烦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南鸢忽地掀开前面的门帘,在忍冬一声惊呼中将人一把拽了进去,夺过他手中的鞭子,跳上马后背,手中长鞭高高一挥,“驾——”

马儿突然在山道上狂奔起来,车身狂颠。

车内两人被撞得东倒西歪。

就在这时,山道两侧的山坡草丛里突然冲出来十几二十个三大五粗的汉子,手中举着砍刀或斧头,为首那人嘴上鬼吼一声,其他人哇哇地附和着。

不过,山匪们刚冲出来,马车就奔驰而过,只留了一车尾的土灰,扑了他们一身。

“我草他娘的,跑得真快!是谁?谁特么打草惊蛇了?”

山匪们举着刀和斧头在后面追,累得气喘吁吁。

“到嘴的鸭子飞了,草他娘的!”

“不识好歹,老子好歹只劫财劫色,从不杀人,再过几个山头,就是王老九的地盘,那孙子不但劫财劫色还杀人,去,去跟三当家说,这次不是我没提醒他们,是他们自个儿跑太快,老子没找着机会!”

“那老大,还继续追不?”

山匪老大想了想,“他娘的,得继续追,要是被王老九那孙子逮了便宜,还不知怎么耻笑老子呢!”

南鸢驾车驶过这一截山路便放慢了速度,却在这时,小糖忽地惊叫一声:“这里莫非就是气运子女主遇到包罗寨三当家的剧情?啊啊啊,不好了鸢鸢,你破坏气运子女主跟重要男配的相遇剧情了!”

虚小糖一口小鲜血差点儿吐粗来。

南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