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6章 女主她,成了跟屁虫

第196章 女主她,成了跟屁虫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7  |  更新时间:

第196章 女主她,成了跟屁虫

南鸢默了默,不以为意地回了句:“哦,破坏了就破坏了吧。”

小糖哭唧唧地道:“不行的鸢鸢,我们快回去吧!这个剧情可重要了,气运子女主治好了三当家的咳症,后来跟三当家一起劝说山匪们改良从军,他们去灭了隔隔隔隔壁的恶匪,将功赎罪,编入了当地的正规军队,后来又跟着男主一起上阵杀敌,立了不少功,三当家也成为了男主手下一大谋士……”

南鸢被它念得头疼。

不过很快就不用南鸢头疼了,因为高强度的运转,咔嚓一声,马车的车轱辘突然……裂开了。

车后轮一裂,车身往后一塌,车里的两人痛呼一声,似乎是撞到了车壁。

忍冬和锦瑟从车里爬了出来。

“公子!你将这车卸下来,骑着马先逃吧!那群山匪很快就会追上来!”忍冬明明怕得要死,却还是强装镇定地要公子先跑。

锦瑟也拧眉道:“顾公子骑马走吧,不用管我。”

南鸢摇头,“历来山匪都喜欢劫财劫色,你留下太过危险。”

锦瑟心中一暖,“顾公子,你……”

这一推辞,谁都走不成了。

哦,南鸢也没打算走。

山匪们气喘吁吁地追上,将三人连同马车围了起来。

为首的大当家扛着一把砍刀,喘着粗气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和女人,否则杀无赦!”

南鸢看着眼前这满头大汗一脸横肉的大汉,问:“你是这群山匪的头领?”

“没错,老子就是。你这小白脸长得倒是好看,只要交出钱财和女人,老子可以考虑放过你!”

南鸢神色悠然,一点儿不像是大难临头的样子,还跟山匪头目做起了交易,“我和你比划比划,若是我赢了,你便设宴款待我们三人,招呼两顿饭菜,顺便帮我把这车轱辘换了;若我输了,我就给你当小弟,以后跟着你们一起打劫,怎样?”

此话一出,别说山匪,就是身后的忍冬和锦瑟也傻眼了。

这山匪头头长得膀大腰粗,身上全是虬扎的肌肉,顾公子虽然也生得颀长挺拔,但与之一对比,顿时落了下风。

山匪大当家怔愣过后,大笑出声,“你这小白脸有趣极了,居然提这种条件。好好,老子应战!”

以往那些被劫财的哪个不是吓得两股战战,跪地求饶?

在这些人眼里,他们就是穷凶极恶之徒,恶臭得很。

可眼前这人,倒是奇怪。

赢了的条件居然是让山匪们招待两顿饭菜?

输了直接做山匪?

哈哈哈,这个小白脸他喜欢,长得比老三还好看。

山匪老大张壮扔了砍刀,大喝一声,抡起拳头就朝南鸢捶来。

可惜,这人一拳头还没砸到对方身上,就被那人偏头一躲。

众山匪眼里的小白脸伸出两指,在他身上点了一下,大当家双腿一软,一头栽倒在地。

还在吹口哨吆喝的山匪们:……

我艹?

忍冬和锦瑟看呆了,差点儿惊掉下巴。

“我草你娘的,你个小白脸使诈!”张壮破口大骂。

“我没用暗器,如何算是使诈?可是一招打到你,让你失了颜面?大当家输不起?”南鸢垂眸看他。

“不行,你放开老子,咱们再比两场,三场两胜!”

南鸢点点头,“可以。”

屈指在他身上某处穴位一点之后,张壮立马爬起来,大喝一声,重新再战。

南鸢轻而易举地将他再次打趴。

第三次,张壮被南鸢摁在地上,吃了一嘴灰,毫无还手之力。

张壮心里那个悔啊,早知一次比一次丢人,他就不搞什么三局两胜了。

这下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往身后一瞄,那些平日里见了他都要规规矩矩叫一声大当家的小兔崽子们居然用一种既幸灾乐祸又同情无比的目光看他。

草!

一刻钟之后,南鸢带着两个小跟班大摇大摆地进了包罗寨大本营,开始蹭吃蹭喝。

一个长相斯文干净的长衫男子坐在大当家张壮的右手,在一群糙汉子里面十分显眼。

也是这位叫林裕的长衫男子让寨子上了好酒好菜,招待了南鸢三人。

得知这位顾公子一路救死扶伤,医治了不少穷困百姓之后,林裕大为佩服。

大当家张壮也挠了挠头,怪不好意思的。

“顾兄,林某替大当家给你赔个不是,其实我们包罗寨从不杀人,这山上的几个妇人也是自愿留下的。”林裕说完,掩唇轻轻咳嗽起来。

张壮原本只是个普通农户,后来误杀了一个村头恶霸,因害怕坐牢,就逃到这山头上落草为寇。

他手下的这些兄弟有些跟他一样,不小心犯了事,但更多的是因为吃不饱,所以选择了当山匪这条路。

“为何不去从军?”南鸢问。

林裕闻言,眼里有了些神采,道:“顾兄与我想到一处去了,我也正有此意!大当家和几个兄弟犯了事,留了案底,无法从军,但若是能帮官兵剿灭前头那作恶多端的黑云寨,便能将功补过。这两年,我正在寻可信的官员……”

南鸢在此地逗留了两日。

走前,锦瑟给林裕开了治咳疾的药方,南鸢则赠送了两颗价值不菲的宝石,在一众匪贼感恩戴德的目光中走远。

按照原剧情,锦瑟原本应该在此处住上十天半月,并令林裕对她生出情愫。

可现在锦瑟黑妞成了南鸢的小跟屁虫。

她走,她也便跟着走。

托气运子女主的福,南鸢原本平平淡淡的旅途变得异常……丰富多彩。

她总是能偶遇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譬如走货的某某富家公子,天降大雨,富公子的货物淋了雨,差点儿被毁,锦瑟想出妙招,保住了那些货物,富公子感激不尽,邀请几人去家中小坐。

但南鸢不去,锦瑟也不去。

气运子女主没能在富公子的府中小住,自然也没有令那富公子生出更多的情愫。

又譬如,路上忽然偶遇一名身受重伤的布衣男子,那男子长相出色,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人。

锦瑟帮对方包扎了伤口,原剧情中她会照顾对方到伤势恢复,但南鸢丢下一锭银子便走,她也跟着离开了,多余的眼神都没给那布衣男子。

……

“锦瑟姑娘,若你有事,可以跟我分道扬镳,日后我们自会再见面。”

南鸢眉心抽了抽,她实在受够了小糖哭唧唧担心崩剧情的怂样儿,但又舍不得凶它,便只能惯着它了。

分开,必须得跟气运子女主分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