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7章 公子,我们结拜吧

第197章 公子,我们结拜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6  |  更新时间:

第197章 公子,我们结拜吧

若你有事,可以跟我分道扬镳?

锦瑟纳闷,她从未表现出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去完成的样子,顾公子为何这么问?

微微一愣后,她便明白了。

“公子可是在撵我走?”她问,神色有几分失落。

她跟着顾公子一路救死扶伤,慢慢找回了自己学医的初心,也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以前站在巅峰之时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还想跟着他继续学习。

可顾公子却突然要赶她走?

锦瑟不明白。

是她哪里做的不好?还是她给他添麻烦了?

可她还不想走。

她跟着顾公子一起救死扶伤,一路悬壶济世,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在帮助了这些人的过程中,也收获了很多。

而且顾公子也并非那种什么人都救的烂好人,他若觉得对方品行不端,便不会多给一个眼神。

他并不是她一开始以为的那种广撒仁慈的圣人。

顾公子说:“若救了罪大恶极的恶人又不能加以管束,那么这恶人造下的恶果便也有我的份儿,所以,我为何去救?”

锦瑟深以为然。

都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身为医生,医德不允许你见死不救,哪怕对方是个作恶多端劣迹累累的恶人。

锦瑟心里不赞同,所以她才永远做不了那种德艺双馨的医圣。

她上辈子救过许多人,这些人都是外人眼中身价极高的人。

但她偶尔回想这些救过的人,其实心里也有过后悔的情绪。

比如其中的一名科学家。

在救之前她就得知,这个科学家是个家暴男,前几任妻子被他打成了重伤,其中一个还因为被他暴打导致终身不孕。

这人的确对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那一次她主刀的脑瘤手术很完美,成功救下这人。

可事后,她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她甚至有一丝后悔。

那时,周围的人都跟她说,她做得对。

因为这位科学家正在从事一项很重要的研究,这项研究成果可以造福人类社会,如果他去世了,其他研究成员可能要多花几十年才能出研究出成果。

比起造福人类这种伟大的科学贡献,脾气暴躁一点儿不算什么。

但那时,锦瑟却想丢了手中的手术刀。

后来她被派去给Y国总统做手术,路上被人暗杀,之后便穿越来了这个陌生的时空。

以前她便想,或许是她思维格局太小,看得不够远,所以她还做不到那么冷漠地权衡得失利弊。

可现在,在跟了顾公子一段时间之后,她不会妄自菲薄了。

顾公子说,不管自己的选择是什么,但求一个问心无愧。

她喜欢这句话。

眼前这个男人对她而言,亦师亦友,她还想继续跟着他。

或许那个时候,她就能堪破心中所有的迷障。

“公子可否再收留我一段时日?我不会给公子添麻烦,公子这一路上想做的事情,锦瑟也会倾尽全力相助,公子不想做的事情,锦瑟也不会做。”

南鸢:……

说好的傲气傲骨呢?

为什么这小黑妞这么黏人?

南鸢沉默了一会儿,找到了一个甩掉这小黑妞的完美借口,“孤男寡女一起,终归不妥。”

锦瑟立马指着远处喂马的忍冬,“忍冬在呢,怎么能算是孤男寡女?何况公子并非那种拘泥于礼教之人,我锦瑟也不会惦记有妇之夫。”

顿了顿,锦瑟计上心头,“公子不嫌弃的话,锦瑟愿意与公子结为异性兄妹!如此一来,等日后嫂子知道了也不会介怀我跟了公子一路的事情。”

忍冬喂完马过来找公子,正好听到这话,当即一瞪眼,惊道:“你、你怎么好意思跟公子结为兄妹?”

要不是跟公子待久了,受到公子那举手投足都极富涵养的熏陶,忍冬就差一句话直接怼锦瑟脸上了:你这么丑的女人怎么好意思给公子当义妹?

锦瑟也算个淡然之人,但这一路上愣是被忍冬给刺激得会怼人了。

“我再丑,也比你好看。”锦瑟呵呵道。

忍冬怒了,“你你你有我好看?你一个女子比我这个男人都要黑,你这脸就跟个黑煤球似的,你居然说自己比我好看?你这女人真不害臊!”

“我若是白了,就比你好看百倍。”

“那你白一个给我看啊。”

南鸢:……

唉,头疼。

忍冬多好的一个小苗子啊,怎么跟她跟久了,反倒被她养出各种小脾气了?

后来锦瑟果真就回了一句,“忍冬你等着,姐马上白给你看!”

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溪,锦瑟从包袱里掏出一包药粉后去了溪边。

没多久,再回来的黑妞锦瑟已经变成了肌肤白皙赛雪、粉粉嫩嫩的一个绝色小美人儿。

忍冬看痴了,“你……是锦瑟?”

“都说了比你好看,你还不信。”

忍冬一撇嘴,轻哼一声,自己生起了闷气。

锦瑟得意地笑了一声。

南鸢:……

头大,气运子女主跟她待久了,好像也退化成小孩儿了。

她的性格就这么老母亲么?

露出庐山真面目的美人儿锦瑟冲眼前比她更出色的男子道:“公子,如何?我医术好,长得也不赖,给你当义妹不差吧?”

南鸢沉默片刻,颔首,“可以,日后你……少惹事便好。”

锦瑟先是一喜,随即诧异,“公子,我何时给你惹麻烦了?”

南鸢面瘫着脸看她。

一旁忍冬立马插话,“你还好意思问,没有遇到你之前,我跟公子这一路什么事儿都没有,遇到你之后,你看看我们这一路碰到多少事儿了?”

“忍冬,你这孩子真不讲理,就算我不在,你和公子若是走这一条路,该遇到的还是会遇到,关我什么事?”

“孩子?你才是孩子,我们明明一样大,都是十五岁!”

“我心理年龄已经二十七岁了!”

“你二十七,我就三十七!”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怼,活脱脱两个吵架的小鸡仔。

锦瑟跟忍冬争辩完,立马端端正正地站到南鸢面前,淡笑道:“公子,我们这便结拜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