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8章 此人,定然是小妖儿!

第198章 此人,定然是小妖儿!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第198章 此人,定然是小妖儿!

两人结拜的时候,忍冬郁闷了。

小糖更郁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鸢鸢,气运子女主好像成你小弟了,这样真的没关系嘛?”

南鸢面无表情地安慰道:“没关系,这是气运子的主观想法,我们并未插手,也插手不了。”

小糖还是放心不了,连书都不想看了,这段时间一直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鸢鸢,你想不想知道男主那边的状况呀?”

南鸢微顿,嗯了一声,“你说说看。”

小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可是我精神力还覆盖不到那么远的地方,所以我看不到,要是我走的时候把我爹爹的神器——神之眼也拿走就好了,那玩意儿可以看到世界任何一处角落,还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特腻害。”

南鸢:……

看不到还跟她说什么?

收下气运子这个义妹之后,很奇异的,一路上顺畅了不少。

这对姿容角色的男女一路悬壶济世,不知不觉就在江湖上打出了名气,被世人称之为双姝医仙。

萧洛寒手下有专门收集各种情报的暗卫,他知道这个名号的时候,已经距离小妖儿离家出走足足四个月了。

每晚看一遍的糊糊信被他多次抚摸,已经陈旧得不成样儿了。

“双姝医仙?”萧洛寒愣了愣神。

半跪在地上的暗卫继续道:“那名姿容出众的男子约莫是四个月前出现的,属下办事不利,未能查到那男子的身份,此人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而那名绝色女子,则是两个月前离开京都的,身份属下已经查明,正是尚书府那位二房嫡长女……”

暗卫后面说什么,萧洛寒已经没仔细听了。

他思绪停留在前面那句话上,反复斟酌揣测。

最后,他竟得出一个让他激动人心的结论。

四个月前,凭空出现,还一路悬壶济世,这不跟小妖儿留信上说的一模一样?

是小妖儿,这个男子肯定就是小妖儿!

原本坐着的萧洛寒唰一下站了起来,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半跪着的暗卫虽未抬头看到主子的表情,却从这突然变得不一样的气息中察觉到了什么。

“暗四,给本王继续留意这双姝医仙!一旦有什么动静,立马回禀给本王!”

“属下遵命!”

这么激动的主上实属少见,暗四心里纳罕,但他是一个只会听从命令行事的下属,不会妄自揣测主上的意思。

等人离开后,萧洛寒双手负背,深深吸了一口气,眼里掠过一抹精光,嘴角也高高勾起,得意地哼了一声,“小妖儿,你以为变成男人,本王就不知道是你了。”

可那喜悦飞扬的语调转瞬又变得沉缓下来,一身戾气掺揉着说不出的落寞和萧瑟,他呢喃一句,“小妖儿,快回来吧。”

“不会生孩子也没关系,以后,本王不要子嗣了,本王只要你,只要你回来就好……”

有了小妖儿下落的定北王,比之前更难熬。

原本只能看着一张糊糊信想念那没良心的小东西,可如今有了对方的下落,他便恨不得日日都知道她的消息。

但他也知道这样有些强人所难了,那小东西已经跑到了那么远的地方,就算飞鸽传书也要飞许久,更何况他是时刻有人监视的定北王,用飞鸽传书不太牢靠,若是被敌人截了去,知道他这么关注双姝医仙,怕是会对小妖儿不利。

他只是想知道小妖儿的下落,并不想给她带去麻烦。

听说小妖儿身边除了那姿容绝色的女子,连赶马车的车夫都长得十分清秀。

萧洛寒一想到这儿,心里就有些憋闷。

他在王府里独守空房,日日想念她,可小妖儿倒好,在外面左拥右抱,好不快哉。

暗四还说,小妖儿这一路上结识了好多俊俏公子。

萧洛寒心中嗤了一声,再俊俏能有他俊俏?

这些男人也就是一张脸凑合,论长相和地位,哪一样比得上他?

小妖儿那么挑剔的人,岂会看上他们?

在这方面上,狗王爷迷之自信。

南鸢这一趟原本是要去千重山寻那褚老神医的,只是那褚老神医近几年行踪诡秘,她就算去了那无影山,也不一定能见到老神医的人。

是以,她这一路并不急,而是慢悠悠地走,一路上救救人,攒点儿功德值和信仰之力。

县城里人多,大夫也不少,所以她主要去穷困落后的乡村里看病救人,路过城镇的时候只是去补充干粮,或是银锭子用完了,去典当一颗珠宝。

马车正在小镇的道路上走着,前面突然穿来喧哗声,有人群挡住了去路。

“忍冬,去看看怎么回事。”

“哎!公子我马上去看看。”

车内的锦瑟想撩开窗帘瞅一瞅,但一想到自己和义兄的脸都太过招摇,便忍住没动。

不一会儿忍冬小跑回来,“公子,前面路上有个妇人晕倒了。”

锦瑟拧眉道:“既然有人晕倒,为什么路人不将人扶到路边,却看起了热闹?”

忍冬立马道:“那晕倒的妇人脸上生了脓包,看起来有些可怕。”

锦瑟立马看向南鸢,询问道:“兄长,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那妇人?”

虽然两人主要在贫穷落后的村落看病,但这病患都找上门了,哪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南鸢想到她的麻烦体质,说实话还真有些不想管,这是镇子,附近应该有大夫,不是非他们不可。

不过,有时候病人的病情的确耽搁不得。

“那便去看看吧。”

两人下马,刚刚露脸,便惊艳了附近的人群。

围观我的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小路。

倒地不起的妇人看起来二十六七岁,旁边跟着个八九岁的童子,那小男孩吓哭了,一直喊娘亲。

南鸢还未走近,便发现了那妇人脸上的几个已经溃烂的脓包,一下就蹙起了眉。

看着有些奇怪,这是什么造成的?

就在这是,脑中小糖突然惊恐大叫,“鸢鸢!这人的症状好像是主线里提到的瘟疫啊啊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