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99章 瘟疫,剧情提前

第199章 瘟疫,剧情提前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7  |  更新时间:

第199章 瘟疫,剧情提前

南鸢听到瘟疫二字,眉头瞬间一拧。

……瘟疫。

这可是个麻烦东西。

小糖惊恐之后懵了,“鸢鸢,原世界主线中,这次瘟疫明明发生在两个月之后啊,怎么提前了这么多?”

南鸢:“小糖,你问我,我又问何人去?”

小糖咬手手:嘤。

锦瑟正要走近观察那妇人的病情,刚往前一步,便被南鸢扯住了手腕,“不要贸然上前,我怀疑这是疫症。”

小糖:明明是它告诉鸢鸢的。

疫症二字一出,锦瑟还没反应过来,围观的百姓们立马变了脸色,猛然间倒退数步。

“什么?疫症?天啊,不会吧!”

“我刚才跟这妇人离得很近,我会不会被她染上病了?”

“这两年风调雨顺,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出现疫症?”

“肯定是这人胡说八道!咱们县城里怎么可能出现疫症?”

锦瑟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些人口中的疫症就是……瘟疫。

她神情瞬间变得严肃,“兄长,如果真是疫症,得尽快隔离这妇人,刚才与这妇人离得近的,也最好隔离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让这些人胡乱走动,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这里是城镇,人口流动比那些闭塞的村落大多了,病毒传播的速度也更快。

议论纷纷的围观人群一听这话,立马叫骂起来,“什么疫症,我们才没有染病,你二人别再妖言惑众了!”

百姓们大部分都觉得是眼前两人在胡说八道,虽然离得远了一些,但还在继续看热闹。

附近的郎中带着一个学徒匆匆赶来。

“是济世堂的赵大夫!”有人道破来人身份。

那四十来岁的郎中上前查看一番,立马往南鸢这边看了一眼,呵斥道:“什么疫症,简直是胡说八道!这就是普通的疖病!”

锦瑟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也觉得这是疖病,只不过是已经化脓溃烂,所以看起来严重。

可再细看,就会发现区别。

疖子是比较严重的葡萄球菌感染,也称毛囊性脓包疮,刚开始只是红色硬结,后来便形成了脓疡,溃烂后,有脓液。数目成片,反复发作的话就是疖病。

这妇人脸上的脓包溃烂流脓,脓里带血,已经不是简单的葡萄球菌感染了。

那郎中却十分自信地道:“我给这妇人开一些外敷的药膏,涂抹半个月便能恢复正常。”

郎中的话让远远围观的百姓都松了一口气,然后这些百姓转头就开始斥责散播谣言的男子。

南鸢沉默,问了小糖一句,“你确定这人的症状跟两个月后爆发的瘟疫症状一样?”

小糖迟疑地道:“我爹爹的手札上说,此次瘟疫的症状是发热、恶心和长脓包,我看着就是一样的啊。”

小糖这么一说,南鸢倒不确定了。

天下之大,症状相似的疾病并非没有。

她这一沉默,倒显得自己心虚了一样。

锦瑟却在此时凑近他低语:“兄长,我也觉得不像疖病,我去探一探这妇人的额头,若她在发热,十之八九便被兄长说中了。”

“我去。”南鸢拦住她,再问她要了一方手帕系在脸上,遮住口鼻,再借了她的一只手套戴在手上。

南鸢走上前,用戴手套的手探了探那妇人的额头,掷地有声地道:“此人浑身发热,这不是疖病,就是疫症。”

即便隔着一层手套,都能感觉到那滚烫的温度。

赵郎中不悦道:“疖病严重的时候,患者也会有发热的症状。”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若是疫症,你可有能力承担一切后果?”

连气运子女主都看出了异样,那就是瘟疫无疑了,南鸢这一次很有底气。

郎中见这么多人看着,当即高声道:“我愿收留这母子几日,若我能治好这妇人脸上的脓包,你就是散播谣言动摇民心的大罪,你得去衙门自首!”

此话一出,周围百姓大喝一声好。

南鸢:……

为何四十来岁的郎中也这么中二。

“将这母子两隔离治疗吧。”南鸢答应了他的要求。

微顿,她补充道:“今日跟这妇人有过接触的人最好不要乱走,否则,很可能会令自己的亲人也感染上疫症。”

“少诅咒我们,我呸!”

一个生气的婶子朝这边啐了一口,差点儿啐到南鸢的脸上。

忍冬立马冲上前,凶狠地瞪那妇人一眼,“我家公子医术无双,你不听他的迟早吃亏!”

“忍冬,算了。”南鸢倒是淡定。

那晕倒的妇人被郎中带到了自己的济世堂,围观的人都散了,各回各家。

锦瑟一脸担忧,“兄长,若这妇人真的是疫症,那这人群中恐怕不少已经被染了病,难道就这么放他们离开?”

南鸢神色淡淡,“我们拦不住的。而且,有时候只有死了人,别人才会信你的话。”

锦瑟眉头紧拧,“可那时就来不及了啊,会死很多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南鸢的语气和表情都波澜不惊。

锦瑟却觉得他心里肯定不好受,这种明知会发生什么却无力阻止的感觉糟糕透顶。

然而,气运子女主想多了,南鸢并没有不好受。

这场瘟疫注定爆发,她阻止不了,难受什么?

“去找个客栈住下吧……”

是夜,济世堂负责照看那妇人的学徒突然惊恐大叫,“死、死了!赵师傅,人死了——”

赵郎中口口声声只是得了疖病的妇人,当晚便咽了气。

同日,妇人那八九岁的儿子脖颈和脸上也开始出现同样的脓包。

郎中吓得软倒在地,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必须马上通知县长,必须立马隔离患了疫症的病患!

然而,这时已经迟了。

不过几日,城里就陆续有人长脓包,并伴随着头晕、发热和恶心等症状。

从长出到脓包溃烂,只四五天时间,而一旦脓包溃烂,便活不过两日。

也就是说,一个人一旦开始长脓包,只能活六七日。

一时之间,县城内人心惶惶,县令下令封城的时候已经晚了,许多人都逃了出去。

此次疫症不受控制地越传越广,疫情也越来越严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