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01章 兄长,这药有用!

第201章 兄长,这药有用!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7  |  更新时间:

第201章 兄长,这药有用!

小糖听完南鸢的话,心道鸢鸢果然牛批。

它顿时就不怂了。

鸢鸢说得对呀,有气运子在呢,天道粑粑总不能一道雷把气运子给劈死吧?

嘻嘻,还是鸢鸢聪明。

这么聪明的鸢鸢想做什么,那就勇敢地大胆地去做吧,它现在举双爪支持!

怂小糖一秒转变成脑残粉小糖。

南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抽离元神,元神回空间里取了一瓶丹药。

“小糖,我将一部分丹药寄存到你的空间,日后我需要什么丹药,你直接隔空给我,省得我如此麻烦。”

“好的呀鸢鸢~”

不属于此世界的丹药一现世,疫区上空突然电闪雷鸣,乌云经久不散。

南鸢细微地撇了下嘴,去找气运子女主了。

“锦瑟,你该去歇息了。”南鸢对那正在写写画画的女子道。

锦瑟用毫笔划掉一行字,神色疲惫,双眼干涩,“兄长,今天的这几个药方又失败了。”

她列出的这些都是治疗瘟疫的秘方,按理说可以通用,但现在,这些药方只能一定程度地抑制脓疮溃烂,根本无法令病患痊愈。

这跟死缓有什么区别?

“你去歇一会儿,剩下的我来。”南鸢取走了她手里的纸张和毫笔。

那纸上用细豪笔密密麻麻地写了整整一页,多种草药打乱了组合在一起,组了几十种。

南鸢从上面看到了几个眼熟的排列组合公式。

试验过的药方已经被划掉,而被划掉的药方只占一小半。

“兄长,我不累,我想尽快将药方配出来。每天都有很多人死,早一刻配出来就能早救很多人的性命。”锦瑟态度坚定。

说着,她熬红了的双眼望向这个不管什么时候都波澜不惊的男人,“兄长,你害怕吗?如果我们找不到治疗瘟疫的药方,很可能会死在这里。”

“没什么好怕的。怕也无用。”南鸢道。

她本就不是普通人,自然不会怕这些东西。

就算是普通人,气运子在这儿,她又怕什么?

这场瘟疫迟早会平息,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代价就是这些百姓的性命。

“万物有灵,不管是什么病症,都会有其克星,疫症也一样。”南鸢淡淡道。

锦瑟听到这话,重新打起精神,“兄长说得对,万物皆有克星,我们肯定能找出治疗这瘟疫的药方!”

南鸢看她片刻,一副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表情,喊忍冬取来了自己的药箱。

然后,她从药箱里翻出一瓶丹药,“这是我早年在外游历之时,一位童颜鹤发的老道所赠,说是服之能解百毒治百病,我们不妨一试。”

锦瑟欲言又止。

老道炼制的丹药?

那些江湖术士能炼制出什么厉害丹药?大部分都是些骗人的吧。

兄长这般自信的人,竟也被逼得开始信这些。

这丹药如果真有那么大的用处,兄长早就给嫂子服用了,哪里会留到现在?

可她不忍心打击兄长,于是点头应道:“说不定有用呢,兄长,我们赶紧试一试。”

南鸢取出一枚丹药碾碎成粉末,丢到一桶煮沸过的清水里搅拌均匀。

清水还是清水,只是多了一丝很淡的草药味儿。

“锦瑟,将这药水拿去给乙区的患者服用,每人喝一碗。”

那些染了病的百姓全被集中在了隔离区,隔离区按照病情严重程度分为甲乙丙区。

甲区的患者最严重,身上的脓包已经开始溃烂,丙区聚集的则是刚刚出现端倪,疑似染病的患者,病情最轻。

而乙区是脓包已经长出,但还没有溃烂的疫症患者,介于两者之间。

锦瑟没想到兄长竟用一枚丹药配了这么一大桶水,还准备给乙区的患者服用。

她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但对上兄长那对平静的眸子时,她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按照兄长说的去做了。

两日后,竟真的有奇迹发生!

“兄长!兄长这药有用!”锦瑟从外面急匆匆跑了进来,神情激动地道:“我用兄长那药水喂那些患者连续服用了两天,这些患者身上的脓包居然慢慢结痂了!”

南鸢并不意外。

对修者来说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现在不过是拿来祛毒,当然有用。

正是因为这丹药于普通人而言乃神丹妙药,所以她才稀释了数倍。

锦瑟喜极而泣,差点儿扑到兄长怀里,来个热烈的拥抱,但想起这是封建保守的古代,她及时忍住了。

“兄长,我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锦瑟说完便去找其他大夫了。

虽然兄长给的丹药数量有限,但她有信心,能根据这丹药写出对应的药方!

·

百里之外,一匹高头大马正在官道上疾驰。

马背上的人着一身黑色劲装,身体低伏,几乎与座下的马融为一体。

马蹄踏过,快得只能看到一道黑色残影。

萧洛寒骑着自己的爱马疾风,十公里才给疾风喂一次水,三十公里喂一次料,一百公里才歇息一次。

如此,只两日功夫便抵达了距离京都千里之外的长安县。

掏出定北王的令牌,萧洛寒一路畅通无阻地见到了当地县令。

县令大人诚惶诚恐地亲自带路,惊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知道此次疫情控制不住之后就让人三百里加急上报了知府,知府再上报朝廷。

到皇上得知疫情再下达指令,县令琢磨着最快也得个七八日,没想到朝廷的人这么快就来了,还是定北王亲自前来!

他偷偷瞄了一眼这位传说中杀人无数的定北王,神色愈发恭敬。

传言不假,这尊杀神看着就让人心生胆怯。

可定北王是杀神也是战神,皇上怎么就派了定北王过来?

难道皇上不怕定北王染上这疫症,然后折在这里?

说实话,他要不是县令,不得不留在这儿,他都想收拾包袱走人了。

“王爷,疫区十分危险,王爷当真要去疫区查看?”县令再三确定。

萧洛寒冷冷瞥他一眼,“本王此次前来便是为了平息疫情,不亲眼看看,如何决策?”

县令听到这话,连连应是,额上的汗又叠了一层。

沉默片刻后,那生人勿近的定北王竟主动道了句:“本王听闻民间的双姝医仙也在疫区,你直接带本王去见这二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