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02章 来了,定北王驾到

第202章 来了,定北王驾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36  |  更新时间:

第202章 来了,定北王驾到

县令闻言,诧异不已,“王爷竟也知双姝医仙?”

双姝医仙虽有名气,但还不至于传到京都去。何况京都名医汇聚,如定北王这种贵人,哪里看得起江湖游医?

萧洛寒嗯了一声,表情较之先前和缓许多。

县令是个人精,一看定北王这表情,就知他十分欣赏这双姝医仙,于是挑着说了很多双姝医仙的事迹。

“这双姝医仙不仅长得貌美似神仙,心肠更好,这两人一路悬壶济世,不要百姓的诊金不说,遇到那家境贫寒的还会自掏腰包给对方治病……”

萧洛寒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了。

小妖儿差钱吗?

她不差!

他送小妖儿那么多宝石夜明珠,小妖儿除了送春蒲一袋,剩下的那些,一颗都没有留下,全带走了。

哼,小财迷。

那珠子随随便便一颗拿去典当,便能换数不清的银子。

萧洛寒有时候都要怀疑,小妖儿是不是一早就打算着离府了,所以才哄着他送了那么多方便携带的珠宝。

想到这个可能,萧洛寒心里一堵,立马不想了。

他怕再往深处想,这一口气就要提不上来了,因为憋得慌。

越是邻近那死亡笼罩的疫区,定北王身上的戾气越是可怕。

萧洛寒无法想象,小妖儿竟在这里待了那么多日。

曾经热闹的巷道上空无一人,四周弥漫着腐臭的味道。

县令突然没了拍马屁的心思,神色肃然地开始给定北王说起了瘟疫的情况,“长安县人口五万,这还不到半个月便已经死了近五千人,顾大夫和锦瑟姑娘同我长安县大夫已经不眠不休地——”

“大人!”远处一小吏突然驾马而来,满脸喜意,“大人,锦瑟姑娘让小的来禀告,治疗疫症的药方有眉目了!”

县令一听这话,大喜,神情激动地道:“你快细细道来!”

“是顾大夫!顾大夫无意间得到了一瓶丹药,这丹药可以治愈这次疫症!锦瑟姑娘说,她能分析出这药的配方!”

萧洛寒听到这话,心中一动,双腿忽地一夹马背,低喝一声,“驾!”

他想见小妖儿,迫不及待地想见她,再也等不了了。

一人一马错身远去,几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这条巷子的尽头。

“唉唉,王爷!”

县令本就是文官,不擅长骑马,眼睁睁看着这位定北王消失在眼前,孤身一人前往前方的疫区。

“这是定北王,是皇上派来的平疫大使臣,你速速追上去,莫要让其他护卫唐突了这位爷!”

刚刚飞奔而来的小吏立马又调头回去,心中却大为震惊。

定北王?

可是传说中的那位定北王?

天啊,定北王竟被皇上派来了长安县!

长安县最大的益善堂医馆被征用,研制疫症配方的大夫们齐聚在这里。

听锦瑟说了好消息之后,益善堂里这些熬了许久的大夫们全都露出了喜色,有几个老大夫甚至痛哭出声。

从医多年,虽说见多了生死,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死人。

就在五天前,他们之中的一个大夫也死了。

为了早日研制出治疗瘟疫的方子,大夫们已经许久没有回自己的宅子。

可那位大夫思家心切,只偷偷回去过一次。

谁知就这一次,他便把瘟疫过给了自己的家人。

那大夫一家十三口人,全被染上瘟疫,送到了对应的隔离区。

他们还以为这一家人全都要命丧于瘟疫。

如今有了顾大夫的药水,至少老大夫的家人可以保住了。

“我这丹药只有几颗,还得劳烦诸位同我和锦瑟一起研究此药成分。”南鸢道。

十数位当地有头有面的大夫纷纷道,此事交给他们。

“顾大夫和锦瑟姑娘辛苦了,你们去歇息片刻再继续吧,我等无能,但分析这药丸成分还是能做到的。”

两人被这么一劝,只好先回了自己的房屋歇息。

锦瑟很累,但又兴奋得睡不着,便来南鸢的房中找他闲聊。

“这次多亏了兄长的药丸!”锦瑟想起什么,立马道:“既然那老道跟兄长说,这药丸能解百毒治百病,兄长可以让嫂子服用试试!”

南鸢微顿,颔首,“好。”

然后她突然问小糖一句,“小糖,我好像从未问过你,萧洛寒那疯病是身体上的病还是精神上的病?”

小糖立马道:“两者皆有,定北王是中了一种打母胎里带出来的毒,那毒早已侵入五脏六腑,因为毒素少,要不了人的性命,但会让人脾气狂躁,严重的话,发疯。

有这毒的影响,定北王本身又杀了那么多人,所以精神上也受到了影响。”

南鸢懂了。

如此的话,的确是可以服用这药丸试试。

她以前怎么就没想到用丹药治狗王爷的病呢?

转念一想,她为什么要治他。

狗王爷总是做些欠扁的事情,烦得很,疯一疯挺好的。

“公子。”忍冬突然挠了挠自己的后背,有些惶恐地道:“我后背突然有些痒,你说我会不会是染病了?”

虽然表情惶恐,但已经知道有治疗疫症的配方了,忍冬倒不是特别害怕。

南鸢回神,对他道:“你脱了上衣我看看。”

“好嘞。”忍冬正要脱衣,却发现除了公子,锦瑟也盯着这边,顿时一跳脚,指着她道:“锦瑟,你居然不回避!你要看一个男人脱衣服不成?”

锦瑟无语,嫌弃地瞥他一眼,“我说忍冬弟弟,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这么污秽,又不是男人的下半身,只有上半身,我怎么就不能看了?”

忍冬羞恼地瞪大眼,立马去扯南鸢的袖子,气哄哄地道:“公子,你快给我评评理,你看她一个姑娘家说的这是什么话,也太不害臊了!”

锦瑟立马扯住南鸢另一边袖子,“兄长,忍冬总是这么一惊一乍,难为你忍了他这一路,叫我说,还是换一个车夫吧。”

“你,你!公子最喜欢我了,才不会换了我!”

“我是公子的义妹,他更喜欢我!”

南鸢被两人扯着袖子互怼,耳边叽叽喳喳的全是两人的声音。

她瘫着脸,正准备将这两个斗战小鸡仔推开到一边。

却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的步调和轻重让南鸢觉得十分熟悉,她不由一怔。

就这么一怔的功夫,屋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立在屋门口。

男人两鬓有被风吹乱的碎发,面上似盖了一层风沙,嘴唇干裂,双眼干涩发红,携一身风尘而来。

他的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南鸢脸上。

南鸢此时被锦瑟和忍冬一左一右扯着臂膀,而她抬起臂膀正准备推开,这动作落入萧洛寒眼里,活像是她在……左拥右抱一般。

萧洛寒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