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03章 吐血,气急攻心

第203章 吐血,气急攻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86  |  更新时间:

第203章 吐血,气急攻心

原本萧洛寒的一双眼是干涩中带点儿血色的红,可在这一瞬间,那双眼唰一下就变得通红通红的,一对眼白都快被被熬了两天两夜的红血丝撑爆了,目眦欲裂,又恨又妒!

自打知道小妖儿在长安县,他提心吊胆,生怕她一不小心也染上瘟疫,然后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就那么没了。

他如此担心她,向来周全的他甚至连多余的安排都没有,便连夜出了京都。

他日夜兼程地往这边赶,一路风吹日晒,若不是怕累死自己的爱马,他甚至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就为了能早一点儿见到她,以确保她安全。

可小妖儿在做什么?

她在此处左、右、拥、抱!

顶着一张不知谁的俊俏小白脸儿,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男女通吃,好不快活!

她置他这个正牌夫君于何地?

再看小妖儿这面色,白里透红,哪里有半分他所担忧的吃不好睡不好的憔悴模样?

萧洛寒胸腔剧烈起伏,他两大步上前,用尽最后的理智才没有将那一男一女给直接踹死,而是只将人狠狠推开。

忍冬和锦瑟被推得往后踉跄数步,锦瑟甚至摔了一屁股。

前一刻还针锋相对的两人立马调转矛头,怒瞪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入目之人一身暴戾之气,面容狰狞。

两人一愣,顾不得恼怒了,而是警惕。

这人正躬身盯着公子,表情宛若吃人。

“公子!”

“兄长!”

这疯子怎么会突然闯进来?疫区的护卫呢?

忽地,那疯子一把抓住了公子的手腕,眼里戾气狂肆,声音嘶哑若魔鬼,“我这一路上连水都没有多喝几口,马不停蹄地来寻你,你却、你、你——”

锦瑟和忍冬正要冲过来救人,却见那长得人模狗样的疯子突然哇的一声,张嘴吐出一口老血!

随后一头栽倒下去。

人家栽倒都是往后栽倒。

这人倒好,直挺挺地往公子怀里栽。

令人震惊的是,公子不但没有推开他,还伸手接住了他。

而公子看向那疯男人的表情,先是微微蹙眉,而后,那向来淡定平静的目光中竟透出一丝……无奈和纵容?

见鬼了!

公子何时用这种眼神看过他们?

忍冬愤愤,锦瑟咬唇。

然而下一刻,两人双眼倏然瞪大,看到了更让人惊恐的事情。

公子将人扶住之后,竟将那硬邦邦的一看就很沉重的高大疯野男人一把、打横、抱了起来!

——直接抱到了自己的床上。

锦瑟和忍冬目瞪口呆。

公子玉树临风、那疯男人虽然憔悴邋遢,却也是个英俊美男。

这美男抱美男,画面虽唯美,却说不出的诡异。

公子抱姿娴熟,打横抱着这么一个大男人时,步伐稳健,腿都不带打颤的,显然不止一次做这种事。

锦瑟和忍冬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古怪起来。

莫非这浑身戾气的疯男人是公子的旧识?

那他为何用这种几欲杀人的目光瞪着公子?

两人之间莫非有什么恩怨情仇?

疯男人那风尘仆仆的模样、那暴怒控诉又似乎有些幽怨的小眼神、还有那气急攻心口吐鲜血的惨状……

这一幕幕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不断冲刷着两人的脑子。

大萧国不说断袖之风盛行,但这事儿并不少,据说很多花楼里不光有姑娘,还有小倌儿。

那些清秀漂亮的美少年就是供那些有断袖之癖的贵人把玩的,朝廷并不明令禁止此事。

锦瑟和忍冬不禁交流一个眼神,从对方眼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果然,这么明显,两人都猜到了

更别说,此时公子将人放到床上之后,就那么立在床前,垂首俯视那人,背影竟多了几分……萧瑟落寞的味道。

虽然看不到公子的表情,但锦瑟和忍冬猜测,此时公子看这男人的表情定是……唉。

锦瑟皱了皱眉,招呼忍冬跟自己一起离开。

路上,两人同款凝重脸。

“兄长他已经有家室了……”锦瑟道,心情复杂。

不知道有没有身体出轨,但兄长这副模样,十之八九是精神出轨了。

兄长他这样,可对得起嫂子?

但转念一想,这封建时代,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许,兄长也是迫不得已?

难怪兄长每次提起嫂子脸上并无什么甜蜜的表情,而是一直淡淡的。

锦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同情嫂子,还是兄长了。

心里一番拉锯战之后,她还是更同情同为女人的嫂子,对兄长的做法也极不认同。

忍冬想的跟她却不尽相同,他脸微微发红,思及一开始公子就对他另眼相看,这小心脏便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他没有断袖之癖,可若公子喜欢他,他也愿意一直留在公子身边,侍奉侍奉茶水也好。

当两人从小吏口中得知这个疯男人是定北王的时候,两人的思绪立马又接受了一阵暴风雨的摧残。

什么?

这个气急攻心的疯男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定北王?

锦瑟尤其震惊。

这就是她本来要嫁过去当侧妃的那个定北王?

定北王不仅有正妃还有了侧妃,兄长却是一介布衣,这两人又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且不说这定北王是个男子,他就算是个女人,他冷血无情的品性也绝对配不上兄长这般高风亮节之人!

不得不说锦瑟和忍冬脑补太多,此时的南鸢看萧洛寒的眼神绝对不是什么情深不寿,而是意外居多。

南鸢看着那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突然问小糖:“原世界里,萧洛寒也来长安县了?”

小糖立马应道:“是的呢鸢鸢,那个时候皇上对定北王还十分防备,就给他派了这个要命的任务,没想到他苦寻许久的女主恰好也在这里,两人重逢,旧情复燃,加上定北王不幸染上瘟疫,女主衣不解带地日夜照料,又及时研制出配方,救了他的命,两人感情升温,愈发——”

“我知道了。”南鸢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小糖的话。

小糖:人家还没说完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