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04章 五雷轰顶,变不回来了!

第204章 五雷轰顶,变不回来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04  |  更新时间:

第204章 五雷轰顶,变不回来了!

不用小糖说完后面的,南鸢自己便能猜到,所以废话就不用听了。

狗王爷不远千里来相会,这次会的不是气运子女主,而是她这个定北王妃。

原世界定北王是被皇上派到疫区的,是不是心甘情愿南鸢不清楚,但现在这个有她介入后的世界,定北王却是心甘情愿的。

若非心甘情愿,便不会这么不要命地赶来了。

定北王势力庞大,要查出她的下落不难,何况她这段时间还如此高调,并未刻意躲避他。

南鸢意外的不是萧洛寒知道自己在疫区这件事,而是他竟不管不顾地来如此危险的地方寻她。

是因为担心她,所以才急匆匆地赶来了?

南鸢在床边坐下,盯着昏过去的萧洛寒瞅,瞅了一会儿后,问小糖要了一颗护心丸塞他嘴里。

萧洛寒本就累了两日,又没怎么进食,加上急火攻心吐了血,昏倒之后便直接睡死了过去。

南鸢见他嘴唇干裂,取来茶水给他润了润唇。

想了想,她还是喊来了忍冬,“忍冬,我有事离开一会儿,你帮我照看他。”

忍冬偷偷瞄他几眼,欲言又止。

“有事?”南鸢问。

忍冬立马摇了摇头,什么都不说,只是脸颊微微泛红,“公子去忙吧,我会好好照顾王爷的。”

南鸢微顿,“嗯?你和锦瑟都知道了?”

“大家都知道了,当今圣上任命定北王为平疫大使臣,还派了两名太医和数名随从过来,但王爷忧心疫情,便马不停蹄地先行一步,其他人还在路上。”

说到这儿,忍冬微妙的目光在南鸢和定北王身上来回扫视。

这可是每天死数百人的疫区,那是得有多忧心忧民,才能连大队伍都不等便一个人日夜兼程地赶来了?

切,谁信呐。

南鸢听到忍冬这话,却是面色如常。

她看到萧洛寒的第一眼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现在被人点破,也不觉得尴尬。

“公子,您、您是不是有断袖之癖啊?”忍冬的声音低如蚊呐。

他还是没憋住,问出了口。

南鸢不禁一愣。

哦。

她现在用了洛洛的外形,是个男人。

“没有。不过,我跟定北王的确有些渊源,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告诉你。”

若是没有合适的机会,那便不说了。

该怎么说,她其实是个女人,而不是男人,所以算不得断袖之癖。

忍冬哦了一声,那表情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南鸢看了眼萧洛寒,嘱咐道:“他太累睡过去了,你动静小一些,每隔一刻钟给他润润唇,我约莫半个时辰后回来。”

叮嘱完忍冬,南鸢去找锦瑟了。

得知那丹药可以治愈此次疫症后,所有人都很激动,以为只要那丹药在,他们就能分析出这药的配方。

但这是异想天开。

高级世界的灵草在这中低级世界怎么可能会有?

南鸢的目的是让锦瑟从这丹药之中得到灵感,早日配出真正的药方。

她空间里的丹药就算再多,也有用完的一天,无法惠及所有人。

益善堂里聚集的郎中们得知皇上派了太医和定北王前来,一阵欢呼后,愈发有干劲地分析丹药。

而锦瑟则在自己的屋中研究那丹药成分。

南鸢去的时候,锦瑟正盯着那半颗丹药,神色凝重。

她初步用了嗅觉和味觉来判断成分,竟只尝出两种草药,而且味道还不完全一样,只是相似。

但她确定,这丹药的成分至少在六种以上。

其中那最关键的一味药,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嗅觉和味觉体系里完全没有这味药的存在!

锦瑟引以为傲的对草药的敏锐度似乎在这个时候退化了。

看到来人,锦瑟收起心中忧虑,“兄长。”

“可分辨出这丹药成分了?”南鸢开门见山地问。

锦瑟摇摇头,拧眉道:“还没有,我打算再用其他办法试试。”

“我花了数年也未曾分辨出,若实在不行,便还是按你原先的想法调制配方。”

锦瑟面色沉重地点点头。

想起什么,她突然问了句,“兄长,你跟定北王……”

“嗯,关系匪浅。”

锦瑟有些迟疑地提醒道:“兄长,既然娶了嫂子,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都不能辜负嫂子。”

南鸢诧异地扫了她一眼。

气运子的三观还挺正的,都忧心起狗王爷这个“嫂子”了。

南鸢想到小糖说的话,气运子对她感官很好,这份好感发展下去说不定能变成信仰之力。

所以,跟应付忍冬不一样,她只略微犹豫片刻,便对她说了大实话,“其实,你嫂子就是定北王。”

锦瑟以为自己幻听了,傻愣愣地看她,“兄长,你说啥?我嫂子是谁?”

“定北王。”南鸢咬字清晰。

锦瑟瞬间瞪大了双眼。

南鸢还等着她追问,结果锦瑟在震惊过后,只是用一种又气恼又心疼的眼神看她,什么都没说。

南鸢:……

她以为只有狗王爷喜欢脑补,但她发现错了。

这年头的人都喜欢脑补。

锦瑟似乎将她带入了什么痴情种的角色。

“他需要吃些东西,我先去厨房了。”南鸢道,在锦瑟愈发复杂的目光中离开。

锦瑟恨那定北王!

那人有什么好的,竟让她清风朗月的兄长如此念念不忘,还把正妻之位空置,留给了这人!

可这人怎配?

他不但娶了正妃,还纳了她那嫡妹为侧妃,哪里配得上兄长这样纯粹无暇的感情!

南鸢优哉游哉地逛去了厨房,自己动手熬了点儿暖胃的药粥。

这次狗王爷不惧瘟疫风尘仆仆赶来看她的举动,颇为暖心,倒是让她暂时忘掉了他以前犯的蠢。

南鸢盛了两碗回屋,叫忍冬退下了。

“公子,这粥好香,我也想吃!”忍冬馋得舔了舔嘴。

“厨房里还有许多,自己去盛。”

“哎!”忍冬应了一声,乐呵呵地冲向了厨房。

这可是公子亲手熬制的药粥,而且他是跟定北王同吃一锅粥,想想就觉得荣幸。

南鸢坐在床边看萧洛寒,见他睡得香,等了一会儿才轻拍他脸,声音难得柔和了几分,“萧洛寒,醒醒,吃点儿东西再睡。”

睡梦中的萧洛寒不禁皱眉。

……好吵。

有一个男人在说话。

虽然是男人的声音,但那平淡无波的调调仿佛有些熟悉。

跟小妖儿一模一样。

想到这儿,沉睡中的萧洛寒心里一个激灵,唰一下睁开了眼。

一双血丝未退的眼径直对上一双清透明澈的眼。

眼前是一个俊美无俦的男人。

男人那张脸可真俊啊,肌肤又白,绝对是京都名媛们最喜欢的那种顶级小白脸。

萧洛寒心里一堵。

他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恶狠狠地道:“你就是顶着这张脸勾搭了那么多男男女女?小妖儿,你快给本王变回来!”

南鸢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说了一句让萧洛寒如遭五雷轰顶的话,“没个一年半载,是变不回来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