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05章 怎么,想我喂你?

第205章 怎么,想我喂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

第205章 怎么,想我喂你?

萧洛寒听到这话,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然后轰鸣不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没个一年半载,变不回来?

变、不、回、来。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孔陌生的男人,因为见到小妖儿而沸腾的血液几乎在瞬间凝固成冰。

不久前见她顶着这张脸左拥右抱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被刺激得犯了病,不过怒火攻心之下,一口鲜血吐出来,反将那疯病给镇压了下去。

原本还想着用这借口多讨要点儿好处,不光抱抱小妖儿,还要将这几个月攒下的劲儿都使在她身上,方才在梦里面,他甚至都开始砸吧着嘴回忆那销魂滋味儿了。

谁曾想,一个晴天霹雳。

小妖儿竟告诉他,变不回来了!

软乎乎的媳妇变成了个野男人,没个一年半载变不回来了?

怎么可能变不回来,这岂不是让他当一年半载的和尚?

她怎么能这么过分!

“本王不信,你肯定是骗本王的!”萧洛寒面色铁青,双目犀利地望着眼前这人,试图从这人脸上找出半点儿玩笑的痕迹。

可惜,失败了。

他跟小妖儿朝夕相处那么久,对她的表情最清楚不过,哪怕她换了张小白脸的面孔。

她这副无波无澜的样子不是在说笑,她也甚少同人说笑。

……是真的。

狗王爷心里委屈啊。

委屈极了。

他原本想着,如果小妖儿生他的气,不同他欢好就算了,亲亲抱抱总可以吧?

可她变成这副鬼样子,这是让他连亲亲抱抱都不行了!

才消退一些的血丝又涌了上来,眼白充血带着点儿涩意,胸口仿佛塞了一团棉花,窒息得不行,都透不过气来了。

“就不能早一些变回来么?”萧洛寒问,爬满红血丝的眼好像蒙了一层水雾,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南鸢想,他现在大概还有些不清醒,所以才在她面前露出这副可怜模样。

他清醒时只会骄傲地扬起他那下巴,鼻孔朝天,或是张牙舞爪怒气冲冲地找人搏斗,哪里会在别人面前伏低做小。

他可是狂妄自负又有些幼稚的狗王爷。

南鸢忽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狗头,“看你表现,你表现得好了,我便早一些变回来。”

萧洛寒听到这话,双眼唰地一下变亮了,有些高兴又有些恼怒,“本王就知道,你是故意吓唬本王的!你肯定能随时变回来!”

南鸢开始睁眼说瞎话,“不算骗你,强行变回来的过程十分痛苦,一不小心便会丢了小命,你若是想我冒着性命危险——”

“不变了!”萧洛寒突然打断她,语气急促,声音却变低了下来:“那就不变了,小妖儿,咱先不变了。本王看到你安然无恙便放心了,其他的,日后再说。”

小妖儿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已经深刻地意识到,小妖儿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他虽然心里失落和委屈,却也不会让小妖儿冒险。

一年半载而已,反正都等了这四个多月了,还怕再等一年半载?

等就等吧。

等就等——

但怎么就越想越心酸呢。

他跨越千山万水而来,难道仅仅是为了来看她一眼,确保她是不是安然无恙?

想象中的小别胜新婚没了,香软香软的媳妇没了,亲吻拥抱没了,激战更没了……

萧洛寒深吸一口气,掩下心中万千酸涩。

罢了,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

小妖儿就是老天爷派来折磨他的。

他认了。

“我熬了药粥,你喝点儿再睡。”

萧洛寒闻言,神情一扫疲惫,变得神采奕奕,“小妖儿,你亲自给本王熬的?”

南鸢嗯了一声,“想你这一路上也没怎么吃饭,便熬了点儿养胃的药粥。”

她转身,将桌上的粥端了过来。

见他不接,眉头微挑,“怎么,想我喂你?”

萧洛寒本来想顺口应一声好,但对上小妖儿这副颀长英挺只略逊色于他的身姿,这一句好便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心塞。

他认命地将粥接了过去,大口吃了起来。

先前光顾着生气,没怎么顾及身体,这会儿粥香味儿扑鼻,腹中的饥饿感后知后觉地袭了上来。

等他吃完一碗,南鸢又递了另一碗过来。

两碗都见了底,她才让人躺了回去,“继续睡吧。”

可这会儿的萧洛寒满腹委屈和憋闷,即便困乏至极,又哪里是说睡就能睡着的。

想起他进门时看到的那一幕,他不禁问:“小妖……你就不跟本王解释解释?”

瞅着这张俊美的面孔,他连小妖儿这三个字都有些说不出口了。

眼前这人除了眼神和说话的口气,哪里有他家小妖儿半分的影子。

也不知——

等等!

萧洛寒瞳孔猛然一缩,浑身亦一僵,血液几乎倒流。

小妖儿变成了个男人,那她岂不是把这男人的身体全看光了?

萧洛寒差点儿再次气急攻心喷出一口老血。

他唰一下起身,气得浑身发颤,“你当真把自己变成了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那你岂不是都、都看光了?”

说到最后,萧洛寒咬牙切齿,几乎昏厥过去。

南鸢目光微转,已然猜到了他在介怀什么,解释道:“的确是变成了男人,该有的配置一个不少,但你放心,我变的是我目之所及的表象,至于那看不到的地方——”

她顿了顿,若有所指地道:“是按照王爷的配置来变的。”

她虽跟顾清洛同床共枕了一辈子,但两人只是当了一辈子的室友,顾清洛当然不像狗王爷这样,身上每一处都被她看光了。

萧洛寒听到这话,那满腔怒火蹭一下就全部转变成了岩浆,烫得他浑身发烫,要不是脸皮够厚,估计已经直接变成了大蒸虾。

按照他的……变的。

小妖儿怎么这么、这么不知羞呢!

这种话她居然也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来?

男人都没有她这般孟浪!

萧洛寒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不害臊。”

南鸢淡淡瞥他一眼,“你若介意,我去看看别人的,然后重新调整调整?”

萧洛寒瞬间瞪大双眼,怒到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你休想!你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你还想看哪个野男人的身体?本王的还不够你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