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07章 啧,这是在撒娇么

第207章 啧,这是在撒娇么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66  |  更新时间:

第207章 啧,这是在撒娇么

——大萧国的战神定北王先行一步来了疫区,一来就火急火燎地去找了双姝医仙里的顾大夫。

此消息不胫而走。

没多久,疫区里所有的大夫、护卫,甚至病患都知道这事儿了。

在得知定北王是皇上派来的平疫大使臣、皇上很重视此次疫情等消息后,众人狂喜,然,狂喜过后,众人便难以避免地八卦了起来。

听说顾大夫还亲手去厨房做了药粥给定北王,而此时,定北王就歇在顾大夫的屋中!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啊!

南鸢出现在益善堂的时候,本来正在忙活的郎中们齐刷刷朝她看来。

南鸢一眼瞥去,这些人便又匆忙收回了目光。

有两三个上了年纪的老郎中摇头叹气。

他们实在接受不了那有违阴阳自然之道的断袖之癖。

没想到顾大夫看着冷冷清清洁身自好,实则是个……唉。

有伤风化,有伤风化啊。

不过这两人,一个是美名在外的双姝医仙,一个是凶名在外的定北王,他们压根管不了。

南鸢坐在自己的小桌前,同众郎中一起分析那丹药成分。

她的空间里有很多丹药,但没有一瓶是她自己炼制的。

身为牛逼哄哄的上古凶兽,南鸢仗着自己先天血统强悍,不稀罕任何丹药,并未学习炼丹之术。

空间里之所以有很多丹药和秘籍,纯粹是因为她有那么一点点收藏癖。

从低级丹药到高级丹药,只要她听过的见过的,空间里都有。

不过,她虽不会炼丹,但这些丹药里面的成分她还是能够辨别得出。

假模假样地分析许久后,南鸢执笔写下几种草药的名字。

这几种草药跟丹药里的那些灵草味道完全不一样,但功效有一定的重叠。

对疫情有没有用不知,毕竟这丹药能治瘟疫也不是因为它是升级丹,而是因为这药中蕴含的灵力可以驱散毒素。

不过,试一试总归没有害处。

其他郎中看了顾公子的配方却纳闷不已。

“不对啊顾大夫,丹药里根本没有这几味草药。”一个郎中质疑道。

“你们闻的是味道,我闻的是功效,辨别出的成分自然跟你们不一样。”

郎中们:……

牛还是顾大夫牛。

房屋有限,南鸢打算跟萧洛寒挤一张床。只是她忙完回去后发现了不对劲儿。

萧洛寒睡得很死。

他的警惕心向来很重,虽然这是南鸢暂住的房间,但外面并没有夜卫和暗卫守着,他不会放任自己睡得太沉,哪怕他此时已经十分困乏。

南鸢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很烫。

果然是发烧了。

“小糖,你这护心丸莫非过期了?”南鸢突然问了句。

萧洛寒怒急攻心的时候,她喂了他一颗护心丸,那护心丸可是好东西。

小糖软哒哒地回了句:“鸢鸢,这是你存放在我这里的护心丸哦~”

南鸢哦了一声,“我忘了护心丸只能护住心脉,于关键时刻保人一命,并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他感冒了也正常。”

她盯着萧洛寒那有些发红的脸颊,看了片刻。

虽然这副样子看着乖巧,但狗王爷还是生龙活虎的时候讨人喜欢。

南鸢调头去了专门供药童煎药的地方。

这次不必浪费空间里的丹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她去熬一碗药给萧洛寒就好了。

于是,定北王因赶着见顾公子不小心感染风寒,而顾公子亲自给定北王煎药的郎情郎意的小故事就这么传开了。

“萧洛寒,起来喝药。”南鸢坐到萧洛寒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他身上的温度有些高,南鸢估摸着得有四十度了,这要任由他烧下去,指不定烧成个傻子。

本来也没多聪明,再傻一点儿还了得?

睡着的人没有反应,只是微微蹙起了眉。

南鸢默了默,手臂从男人脖颈下穿过,将睡死的人给扶了起来。

这次动静太大,萧洛寒终于迷迷糊糊地睁了眼。

他看上去意识不清,盯着南鸢那张化形的男人脸好一会儿,才似乎辨别出了这是何人。

这是……他的王妃。

“本王这是怎么了?”他问,开口的声音有些干哑。

“你感染了风寒,发热严重,我给你熬了药。”南鸢将药碗端到他面前。

萧洛寒微微瞪眼,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本王身强体壮,居然也感染风寒了?”

南鸢无语,“再身强体壮,也是食五谷杂粮的凡人,何况你这两日并未好好休息。”

萧洛寒怔愣片刻,接过她手里的药碗一口饮下,忽地盯着她问了句,“有些苦,可有蜜饯?”

南鸢:“……没有。”

萧洛寒嘟囔一句,“以往你喝药,本王都准备了许多蜜饯。”

南鸢瘫着脸地看他,“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准备这个。你当你此时是在定北王府?”

萧洛寒低声哼哼:“本王来的路上淋了雨,你不知道多大一场雷阵雨,本王身上全湿了,就因为担心你,本王都不敢多歇息,湿哒哒地继续赶路。本王会变成这副样子,都是你造成的……”

狗王爷嘟嘟囔囔地说了好多。

南鸢:……

啧,这是在跟她撒娇么?

狗王爷似乎变成了一个喜欢撒娇的小作精。

“所以我亲手熬了粥、煎了药。”南鸢道,一副“你还想如何?”的表情。

萧洛寒吞吞吐吐地挤出一句话,“你若真觉得愧疚,便早些变回来。”

南鸢一眼看穿了他心里的小九九,冷漠无情地回了句,“我这段时间修身养性,就算变回来,也不能满足你。”

萧洛寒听到这话,可委屈了。

“本王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凭什么不让本王吃荤?”

南鸢面无表情,“王爷若实在想了,可以再纳几房妾室。”

萧洛寒一听这话,顿时怒了,“本王做了这么多,你怎么还不明白本王的心意?本王只要你!

什么侧妃侍妾,本王统统打发了,整个定北王府就只有你一个王妃!”

南鸢淡淡哦了一声,“那你就等着。王爷这么多年没碰女色不也这么过来了,如今怎么就不行了?”

萧洛寒气到自闭。

那能一样么?已经开了荤的和尚,那还能当回和尚么?

能么?

他堂堂定北王居然吃不上肉。

好心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