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14章 小妖儿,我要走了

第214章 小妖儿,我要走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9  |  更新时间:

第214章 小妖儿,我要走了

萧洛寒愈发觉得,这天下女子都肤浅得很,只知道以貌取人。

若是小妖儿变成他现在这副鬼样子,看这个锦瑟还会不会黏着她!

他见了那么多女人,最终发现,只有他的小妖儿是独一无二的,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都始终如一地喜欢他。

县令还在滔滔不绝地夸着锦瑟。

萧洛寒觉得他没见识。

这就是奇女子了?

“你觉得顾大夫如何?”萧洛寒突然问了句。

还在夸人的县令一顿,电火石光之间,那条关于定北王和顾大夫的八卦在脑子里过了一下,他立马就换上了一副更夸张的语气,开始了拍新一轮的马屁,“顾大夫更是了得!之前顾大夫就以那异于常人的嗅觉从那枚神丹妙药里找出了几味草药,后来这几味草药被锦瑟姑娘用到了方子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顾大夫,就没有今日的药方!”

说到这儿,县令偷偷瞄了定北王一眼,继续道:“顾大夫冒着被染病的危险,衣不解带地照顾王爷一个月,这举动更是令我等自愧不如!下官惭愧啊!”

定北王听到这话,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

小妖儿的确是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一个月。

他的小妖儿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子。

不小心瞄到的县令惊了一跳。

这位爷居然也会露出这种肉麻兮兮的笑,怪瘆人的。

看来以后要在定北王面前多多夸顾大夫了。

了解情况之后,萧洛寒挥退县令。

他还不至于小气到跟一个女人斤斤计较。

锦瑟帮他稳定了民心,又跟褚老神医一起找出了治疫症的药方,功劳的确很大。

萧洛寒立马让人赏赐了下去。

所有人按功行赏,绝对赏罚分明。

“王爷,有密信!”一个满脸痂痕的丑男人禀告道。

萧洛寒瞅了眼跟他一样丑的夜三,心中稍稍平衡,接过了密信。

等看完密信,萧洛寒神色陡然一变。

“千防万防,本王身边还是出了叛徒。”说这话时,男人面覆寒霜,声音沉冷,似浸了冬日里的冰水。

休养生息数载,北漠国果然卷土重来了。

北漠国时机抓得这么好,不光是知道了定北王远在长安县,更是得到了定北王染上疫症活不久的消息。

因为北漠国攻打边境韩城的时候,恰是定北王染病被隔离后的几天。

如今,一个月过去,北漠国竟接连攻下了大萧国边关的两座城池!

这才一个月!

“本王看他真是老糊涂了!”萧洛寒怒喝一声,说的这个他自然就是大萧帝。

北漠国这次来势汹汹,可都这个时候了,大萧帝都不愿意放出兵权,用了自己的人。

可他一手提上去的那几个全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而这么重要的军情,他甚至都没有传信到长安县,知会定北王一声。

被连夺两座城池后,大萧帝才大发雷霆,派了两个老将去边关支援。

萧洛寒立马修书一封,让人连夜送回京都,并通知下去,所有士兵整顿,三日后便返程。

虽然还有很多染病的士兵没有恢复,但如今药方已经研制出来,可以抓了药路上喝。

“边关有战事,本王不得不离开了。”萧洛寒对眼前的人道,眼里有几分愧疚,更有几分紧张。

他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归来。

没人看着这小妖儿,她估计又要四处浪荡了。

萧洛寒怎么想怎么不放心。

可是,他不得不去。

他在虞城住了多年,那里才是他真正的家,虽然虞城的将军府不像京都定北王府那般华丽,甚至有些穷酸,可他却更喜欢那里。

南鸢已经听小糖说了剧情,甚至知道这一去,狗王爷九死一生。

在跟北漠的某一场战争中,狗王爷被心腹之人背叛,误入敌方圈套,折了很多人,才将他救了回来。

那一次,他几乎去了半条命。

是乔装打扮后当了军医的气运子女主救了他。然后两人一起想办法揪出了叛徒。

“小妖儿,本王、本王会尽快回来的,你能不能答应本王几件事?”萧洛寒看着她,神情有些忐忑。

南鸢顿了顿,问:“你想我答应你什么?”

“此次北漠蓄谋已久,来势汹汹,本王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你……可愿留在定北王府等我?”

南鸢沉默片刻,反问:“若我不想答应呢?”

萧洛寒苦笑一声,“你不答应,本王也不能将你如何。”

“萧洛寒,我不想去定北王府。”南鸢道。

她的功德值远远不够,还要多攒一些。

萧洛寒已经料到了这个答案,并不是很难过,只目光还是黯淡下来。

“本王派两个暗卫保护你可好,不然本王不放心。”

南鸢摇头,“不必了,我不希望别人监视我。”

萧洛寒张了张嘴,想到她化形的本事,放弃了劝说。

他早就知道了,小妖儿这人比他这定北王还要金贵,向来是说一不二。

她说不喜欢,那就是不喜欢,硬要逼迫她,只能把她推得更远。

萧洛寒到这个时候才突然发现,他好像真的留不住她。

虽然小妖儿心悦于他,但她心中更向往自由。

“你……”萧洛寒说到一半,忽地扯起嘴角笑了笑,“算了,没什么,那本王不在的这段时日,你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别拈花惹草了,本王会吃醋。”

以前,他必然不会将吃醋这种话挂在嘴边,那多没面子啊。

可是,他在小妖儿面前,哪里还有面子。

他的面子,早在他染了疫症的这段时间掉光了。

他什么样子,小妖儿没见过呢。

南鸢见不得他这副患得患失的怨夫模样,突然对小糖道:“小糖,化形水。”

空间里的小糖啊了一声,“化形水咩?好哒。”

下一刻,南鸢嘴里便含了一口化形水。

然后,那身姿颀长面容俊美的男子转瞬间就变回了穆槿念的模样。

“狗王爷。”她突然叫了一声,声音也变回了原来那独属于女子的甜软嗓音。

萧洛寒陡然间瞪大了双眼,“你、你怎么——唔!”

南鸢忽地几大步上前,伸手,一把将他的脖子勾了下来,堵上了他的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