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17章 锦瑟,我就是兄长

第217章 锦瑟,我就是兄长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54  |  更新时间:

第217章 锦瑟,我就是兄长

南鸢不算很累,就是点儿到了,有些犯困。

萧洛寒给她清洗身子的时候,她的意识还清醒着,但并不想睁眼。

定北王的一条龙服务很到位,将人里里外外洗干净后擦干身子抱上床,中途还不忘偷几个香吻。

好不容易吃到肉,他自然是怎么吃都吃不够的。

给小妖儿揉了许久的腰,他才将人搂入了怀里,让人枕着他的臂膀睡。

“小妖儿?”他压低声音唤她。

南鸢微微蹙了下眉,懒得应话。

萧洛寒自顾自地道:“你若不愿意去王府等本王,那便等战事结束,本王亲自来寻你。只是你不要乱跑,一个人也要小心些。”

微顿,他继续道:“小妖儿还会变成顾公子吗?其实本王倒是愿意你变回去,如此的话,就算不在你身边,本王也能放心。”

南鸢听到这儿,撑开眼皮子扫他一眼,“灵气如此稀薄的低级世界,你以为这是想变就能变的?”

可以是可以,但南鸢不想浪费化形水。

她空间里的丹药不多,用完便没了。

“王爷若是自此改性,变得清心寡欲,我倒是可以再变成顾公子,五六载之后变回来。”南鸢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

萧洛寒顿时不吭声了。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别别扭扭地问:“小妖儿,你为何不要本王的暗卫?本王可以让他们离你远一些。”

南鸢打了个哈欠,“我心里有数。在没有积攒足够的功德之前,我不会让自己死。该小心的是你,萧洛寒,可别让自己死在战场上了。”

萧洛寒听到这话,心里窃喜,“小妖儿可是在关心本王?”

“算吧,毕竟你若是不小心死了,我当皇后的计划就泡汤了。”

萧洛寒:……

萧洛寒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嘀咕了一句:“你个没心没肺的小妖精。”

忽地,他想起什么,好奇地问:“小妖儿,你为什么喜欢叫本王狗王爷?”

南鸢顿了顿,“以后不叫了。”

萧洛寒迟疑地道:“你若实在喜欢,本王许你叫,只是本王想知道这狗王爷的由来。”

南鸢面不改色地解释道:“是夸你的意思,在我们妖界,什么什么狗,或者狗什么什么,都是用来夸人的。”

萧洛寒低笑出声,“小妖儿,这种话你以为本王会信?本王在你心里就这么蠢笨?

罢了罢了,你喜欢叫便叫吧。只一点,你不许当着外人的面叫,不然本王颜面何存?”

他在自己媳妇面前可以不要颜面,但在外人面前……

他堂堂定北王,不要面子的吗?

南鸢啧了一声,“死要面子活受罪。”

“你还说,本王在你面前,面子里子早就丢光了……”

两人说着说着,便渐渐没了声儿。

这一觉,两人都睡得很沉很香。

萧洛寒这段时间缠绵病榻,早就躺够了,即便一夜激战,第二日也早早醒了过来,而且精神奕奕。

搂着香软小媳妇回味了一番,他才不舍地松开人,去忙正事了。

马上要整军出发,很多事情需要他安排。

不过,狗王爷现在已经化身贴心丈夫,离开之前给小妖精安排好了伺候的丫鬟。

南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换回了女子的装束。

当了几个月的男人,重新做回女人,南鸢切换自然,没有半分不习惯。

毕竟她这人不说粗鲁豪迈,但的确没啥女人味儿,走路时不迈小碎步,不扭腰,不会脚步生莲婀娜多姿,也不会翘兰花指、娇嗔含羞,当起男人来不但没有丝毫违和感,还成了清致风雅的如玉公子。

如今从男人再变回女人,自然也顺当得很。

·

锦瑟找兄长无果,又听到了定北王和那女人的八卦,说什么定北王早上离开时神情餍足……

妈的。

锦瑟把这对狗男女都恨上了。

她知道自己干不过定北王,可至少她要将兄长留在那间屋子里的东西拿走。

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进去,不想那伺候的丫鬟说,屋里那女人已经等她很久了?

锦瑟心下警惕,确定自己研制好的毒药带在身上后,走了进去。

只是,等锦瑟进屋,看到那倾身在桌前写着什么的女子时,那一丝防备突然就没了。

见她进来,女子抬头看来,入目一张脸让锦瑟蓦地一愣。

这女子淡雅如兰,目光清澈无波,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会爬床的心机女人。

锦瑟还没来得及深究什么,便被这女人张口的一句话劈得头晕眼黑。

这女人朝她招招手,甜软的嗓音中透着一丝清冷的质感,“锦瑟,你过来,兄长有话跟你说。”

锦瑟一瞬间呆如木鸡,躯壳里的灵魂都被吓出去了。

这女人自称什、什么?

兄长?!

是她幻听了吗?

一个女人对她自称兄长?

她能有几个兄长?

她就一个兄长啊,兄长是高大挺拔的男人,是清风霁月的如玉公子,跟女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见她愣住,那女人起身,拿着她刚写好的那张纸,踱步到她面前,将纸张给她。

锦瑟愣愣地接过,听她又道了一句,“锦瑟,我是兄长。”

南鸢写的是这次疫症的药方,锦瑟跟了她数月,对她的字迹已经十分熟悉。

锦瑟傻眼了,许久都没有回神。

这的确是兄长的字迹。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兄长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女人了?

她跟着兄长数月,不至于连兄长女扮男装都看不出来,那胸的确是平坦的、那身材也的确是男人的身材,何况眼前这女子就只有一米六几,兄长却有一米八几。

怎么可能?

“过来坐,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一刻钟之后。

在南鸢面不改色的一番鬼扯之后,锦瑟信了她的鬼话。

“……这世上竟还有可以拉长骨头的武功?还能移动面部穴位来调整容貌?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用之伤人,寻常不用。这次变回来,便不会再变回去了。锦瑟,兄长还是兄长,只是变了形貌而已,你可介意?”

锦瑟犹豫挣扎片刻后,竟忽地朝她扑了过去,把人扑了个结结实实,欢喜地喊了一声:“兄长!”

不用顾忌什么男女有别,她终于来了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大熊抱。

“兄长,我还以为你被那渣男气得丢下我一个人走了,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女人,你还是定北王妃,你骗得我好苦啊!”

锦瑟抱着软绵绵的“兄长”,化身嘤嘤怪,“嘤嘤嘤,到头来,还是便宜了那个臭男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