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20章 羞愤,想钻地缝儿

第220章 羞愤,想钻地缝儿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49  |  更新时间:

第220章 羞愤,想钻地缝儿

但是刚冒出这个想法,萧洛寒就又心酸地想到了一个事实。

他可能想多了,小妖儿就算没了他也照样活得好好的。

“小妖儿,本王如果死了,你会不会为本王流一滴眼泪?”他突然问。

“不会。”女人斩钉截铁地回道。

狗王爷瞬间就委屈上了。

“哪怕是在梦中,你都不愿意说两句好听的哄哄本王。小妖儿,你怎么就这么心狠?”

“本王若是死了,你是不是马上就要改嫁了?”

南鸢:“你问题有点儿多。”

“本王跟你说,这世上除了本王,没有哪个男人能满足你,尤其是那些长得好看的小白脸,全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比如你变的那个顾公子,你信本王,他那玩意儿肯定不行……”

南鸢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别人是不是绣花枕头我不知,毕竟我只用过你的,王爷若不介意,我倒是可以去尝试一下,也好对比对比。”

萧洛寒一听这话,勃然大怒道:“你敢!你祸害本王一个就够了,还想祸害谁?你、你……就算本王死了,也不准你改嫁!小妖儿,你给本王守活寡吧。”

反正是梦里,萧洛寒就把那些自私自利的心里话全讲了,“你有了本王这样的好男人,别人还能入得了你的眼?委屈自己还不如一个都不要。

小妖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南鸢嗤了一声,“萧洛寒,你可真是个狗王爷。”

狗王爷愈发有理了,“本王只是舍不得你被那些歪瓜裂枣糟蹋,本王也是为了你好。”

南鸢懒得跟一个神志不清的病号废话。

在梦里见到了自己的心尖宠,狗王爷哪里舍得晕过去,他努力撑着眼皮看她,忍不住在她白皙的脖颈落下一吻。

南鸢脖子微微一僵,声音柔和了几分,“别乱动了,你块头太大,乱动的话不好背。”

狗王爷嘀咕一声,“说得跟真的一样,本王不是在做梦么……”

很快,萧洛寒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周围的嘈杂声似乎没有了,他扭转脖子看向身后,眯起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

他的士兵们全都是一副惊掉下巴的傻样儿。

这些人的反应还能归结为是他梦里自动补全的细节,可前面的峡谷小道上很快又来了一群他完全没见过的士兵。

援兵?

如果是做梦,梦到的援兵肯定是他的下属,怎么会是一群生面孔?

萧洛寒模糊的意识在一瞬间清醒。

他伸长脖子望去,竟从这些人里看到了一张颇为清俊的脸。

那男人和他身后一群士兵正盯着他和小妖儿,亦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恰在此时,小妖儿对那小白脸道:“林裕,其他人就麻烦你们了。”

“穆姑娘放心,我们这就救人。”

说完这话,这群人就去抬那些受伤的精兵了,只眼角余光还时不时偷瞄这边。

林裕?

电火石光之间,萧洛寒突然想起这人是谁了!

他虽没见过,但却从暗卫打探的消息里知道了这个名字,这是那包罗寨的三当家!

萧洛寒在意识到什么之后,身子猛地一僵,伸手捏住自己的脸,狠狠掐了一把。

有痛觉。

再探了探小妖儿的胸口。

软的,热乎的。

……是真的。

南鸢差点儿没把他扔下去。

狗王爷摸哪儿呢!

“小妖儿?”萧洛寒有些艰难地喊了一句。

“嗯。”南鸢淡淡应了一声。

“本王没在做梦?”萧洛寒咽了一下口水。

“你觉得呢?”

“……竟是真的!”萧洛寒大惊失色,挣扎着要从她身上下来。

他挣扎得厉害,南鸢自然没法再背,不得不将他放了下来。

只是萧洛寒刚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便被南鸢一掌拍晕。

萧洛寒再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军营帐篷里,身上的伤也被包扎过了,缠了绷带。

帐篷里空无一人。

他记得,他好像……

正走神,一人端着汤药走了进来,一股浓郁的苦味儿瞬间充斥了整个帐篷。

萧洛寒看到来人,惊喜交加,“小妖儿,果真是你!你怎么来了?你也太胡闹了,这种地方岂是你能来的——”

南鸢打断他:“醒了?”

“小妖儿,你、你怎么在此处?”

两刻钟之后。

了解前因后果的萧洛寒感动得稀里哗啦。

小妖儿主动来找他了,来了最危险的战场找他。

她不光一个人来了,她还带来了军队和粮草!

这军队自然就是南鸢被锦瑟黏上之后遇到的那包罗寨山匪。

这群山匪在帮朝廷剿灭了黑云寨匪贼后,因立功而被编入正规军,只是林裕精挑细选的那位太守虽然不嫌弃他们的出生,别人却看不起他们。

他们在军队里还是受到了排挤,日子并不比当山匪的时候好过多少。

南鸢用萧洛寒给他的令牌见了那位太守,问他要走了这一支兵。

之后,她带着锦瑟找到以前遇到的那位富商公子,从他那里搞到了五万石粮食。

随即,来这儿的半路上,他们又偶遇了曾经救过的布衣男子。

原来那男子竟是玄武族的少族长,玄武族的族人力大无比、勇猛至极,能以手碎石。

虽然这个族的人数不多,但这位少族长为报救命之恩,还是集合了近百个兄弟前来相助。

玄武族人擅长攀爬,他们悄无声息地爬上峡谷两侧的峭壁,暗杀了埋伏在那里的北漠军。

南鸢觉得,这种开了挂的人生确实爽。

她不该吐槽锦瑟是麻烦精,要不是锦瑟,她上哪儿遇这么多金手指。

萧洛寒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哑声道:“小妖儿,谢谢。遇到你,本王何其有幸!”

“不必谢我,这些人都是看在锦瑟的面子上才来的,日后你见了她不要再给她脸色看了。”

萧洛寒抱着她,闷声道:“我想谢的不是这个,我想谢的是,你冒险来救我。小妖儿,本王这辈子是离不开你了。”

这时候的狗王爷还沉浸在狂喜和感动之中。

可很快,他就喜悦不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不止小妖儿带来的那些人,他的士兵们也全用一种微妙的眼神偷瞄他。

胆子大的副将甚至对他咧嘴笑,笑得意味深长。

南鸢哦了一声,解释道:“是这样的,今早我抱你回来的时候,恰遇到了你前来救援的士兵。”

“你、你说什么?你抱我?”

萧洛寒呆若木鸡。

他一直以为顶多是自己被小妖儿背回来的画面让人看到了,结果……

她跟他说……抱?

他!

堂堂定北王!

被一个女人打横抱起,然后被自己的士兵撞了个正着?

狗王爷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羞愤得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南鸢瞥他一眼,“害羞什么,我都不嫌弃你的士兵背地里叫我怪力王妃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