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22章 黑化了,所以变态了

第222章 黑化了,所以变态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2  |  更新时间:

第222章 黑化了,所以变态了

至于夜六迟迟没能及时回信的原因,说来坎坷。

他刚回京都就被人盯上了。

不光他,许多拥有二重身份的影卫都暴露了身份,安插在宫中的许多眼线也被太子挖了出来。

显而易见,有人叛变了。

在定北王遭心腹背叛的同时,京都也有人背叛了他。

夜六没能完成任务,只能滞留在京都查叛徒。

这一查竟叫他查到了夏柳身上,这夏柳是太子的人,还成功策反了璃茉!

璃茉那个疯女人,竟将她知道的暗卫和眼线都告诉了太子!

好在璃茉早早就从暗八的位置退了下来,王爷又是个谨慎之人,许多暗卫只跟王爷一人接头,所以璃茉知道的并不多,那些暴露身份的暗卫察觉到异样后及时隐匿起来,这才躲过一劫。

只是那些安插再宫中的眼线便躲无可躲了,这些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因为璃茉的叛变,此次损失惨重。

“璃茉被太子藏了起来,夜六没能找到,但他掳走了夏柳,并把人杀了。”萧洛寒冷嗤一声,“本王倒是小瞧你这丫鬟了。”

他这么慎重的人,既然能查到原本的穆槿念跟皇后有过接触,自然也能查到夏柳这丫鬟的来路有问题。

虽然查到的身份很干净,但越是干净得找不出一点儿破绽,才越可疑。

他让人盯了许久,发现夏柳没什么动作之后,才一直留着没动。

谁料这丫鬟嘴皮子这么厉害,竟能让璃茉倒戈。

萧洛寒想到什么,不禁看身边的女子,“你啊,就是太粗心,才会被身边的下人蒙蔽。”

南鸢淡淡看他一眼,“我对她没什么感情,不必用这种安慰的口气哄我。王爷既然知道夏柳不对劲,为何不早早处置?聪明反被聪明误,活该折损这么多人。”

萧洛寒被噎得说不出话了。

“此事是本王思虑不周,本想着留着她一条小命,好慢慢揪出背后之人,不想她能耐这么大,把本王的暗卫也蛊惑了。”

说到这儿,萧洛寒有些愤怒,“璃茉跟随本王多年,本王待她不薄,她竟敢背叛本王!”

南鸢实在看不来他这副蠢兮兮的样子。

事到如今,竟还不知璃茉为何背叛他。

“你干的不是人事,还不许别人背叛了?”

萧洛寒气极,“本王怎么着她了?纳她为妾本就是权宜之策,本王又没碰她,之后送她出府,连身份都找好了,她自己要回醉香楼,本王能拦着她?”

“你能。”南鸢瞥他一眼。

萧洛寒憋闷不已,“她自己想不开,本王为何要拦着?她自己选的路,有何道理怨恨本王?你们女人真是——”

说到一半,他立马改了口,“其他女人都是无理取闹的麻烦精,除了小妖儿。”

南鸢没跟他继续掰扯,只有些意外地道了句,“我还以为夜六对她有意,没想到夜六下手这么干脆。”

萧洛寒无不骄傲地道:“本王看重的人,岂是那等会被女色所惑之辈?小妖儿也太小瞧本王了。”

南鸢微微眯了眯眼,像是在笑,还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不为女色所惑。”

萧洛寒:……

“小妖儿,此次回京都,危险重重,你可怕?”萧洛寒想起正事,不禁正色。

数次同生共死之后,他已经不再把身边这个女人当成一个需要呵护的弱女子。

只是,他仍然舍不得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冒险。

“没什么可怕的。”南鸢淡淡道,毕竟她是手握气运子和男主的人。

后来,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终极对峙,果然很顺利。

萧洛寒动用了宫中埋藏很深的眼线,悄无声息地换走了皇宫里的一批禁卫军,并送锦瑟入宫,易容成皇后的人,给意识不清的皇上服用了解药。

他只身一人入了宫。

之后的场面由小糖精心解说,“定北王拿出了太子与北漠勾结的证据,还有贪墨粮饷、卖官鬻爵、草菅人命等数条大罪。”

“……太子被激怒,欲杀定北王,却在这时,禁卫军倒戈相向,而一病不起的皇上隆重登场!噔噔噔,太子的脸色瞬间惨白,说了一声不!这不可能,然后仰天惨笑……”

小糖还在激情解说,南鸢却听得兴致缺缺。

已经猜到了。

太子被废,贬为庶民,终生囚禁,而皇后则被赐下一杯毒酒。

皇后临死前跟皇上坦白了当年陷害徐后和徐家忠良的真相,趁大萧帝大悲大恸之际,突然发疯一般上前,狠狠咬掉了他一只耳朵,留下了恶毒的诅咒。

大萧帝夜夜被梦魇缠身,没多久就撒手去了,临死前将皇位传给了定北王萧洛寒。

萧洛寒登基为帝,而南鸢如愿以偿地做了皇后。

“……小妖儿,你说,为何女人发疯起来如此可怕?皇后如此,璃茉亦是如此。”萧洛寒搂着南鸢的腰身,亲吻她的耳垂,有些郁闷地问。

他的人找到了璃茉,璃茉死前想见他最后一面。

萧洛寒也想知道她到底为何背叛自己,便去了。

结果那女人跟个疯子一样死死盯着他,那眼神看得他心里发毛。

“……王爷,属下做这些,都只是为了跟王爷在一起!夏柳那贱人跟我说,只要我帮太子办成了事情,他就把王爷赐给我,到时候我就能跟王爷做一对寻常夫妻了!王爷被贬为庶民也没关系,璃茉会好好养着王爷,绝不让王爷吃苦的。您若一直高高在上,璃茉这辈子都触碰不到你。

王爷,璃茉只是爱你啊!璃茉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跟你在一起!”

萧洛寒想到那疯女人的话和她看自己的眼神,浑身不舒服,“她居然还觍着脸说,她都是为了本王,爱本王,她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南鸢倒是淡定,“爱而不得,所以黑化了,变态了。”

“小妖儿好像很懂?”

南鸢突然冲他歪了歪头,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他,看得萧洛寒呼吸一窒,不禁咽了咽口水。

向来淡然无波的小妖精露出一抹邪肆至极的笑,目光幽深如两个黑漆漆的深渊。

她问,“是不是这种?”

眼前的狗皇帝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失神。

南鸢以为她被自己模仿的变态给吓到了,却不想,他一脸兴奋地开口:“小妖儿,朕喜欢你方才的表情,那种恨不得将朕吞进肚子里的样子!朕甚为喜欢!你再用那种目光继续看朕!”

萧洛寒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欢喜地亲她的眉眼,哑声道:“小妖儿,若朕有朝一日真能看到你为朕发疯发狂的模样,朕只会高兴。”

南鸢:……

狗皇帝有病,当治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