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23章 猝死,狗皇帝驾崩

第223章 猝死,狗皇帝驾崩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76  |  更新时间:

第223章 猝死,狗皇帝驾崩

因为南鸢一个变态眼神而兴奋的萧洛寒抱着她去激战了。

夜很长,狗皇帝还有使不完的劲儿。

说来奇怪,南鸢本打算用丹药治萧洛寒的疯病,不曾想,他这疯病不治而愈了。

这人偶尔还是会出现癫狂之态,但意识却很清晰,不会再发疯伤人,只会堂而皇之地以此为借口,拉着南鸢去床上大战一场。

殿内的动静很大。

但一向如此。

门口守夜的丫鬟太监们已经从初次的震惊变成了麻木。

皇上雄风不倒,皇后娘娘也威武不已,帝后恩爱,琴瑟和鸣,乃天下之大幸事。

朝堂上那些老顽固总是劝谏皇上充盈后宫。

嗐,这些人懂啥?

皇上疼皇后娘娘一个都疼不过来,哪有心思去宠幸其他女人。皇后娘娘就是皇上的心尖宠,宝贝着呢!

春蒲摇身一变,成了皇后身边最受宠的大丫鬟。

经历过夏柳背叛一事,春蒲变得愈发沉稳,已经有了大丫鬟的气势。宫中资历尚浅的宫女太监见了她都要唤一声春蒲姑姑。

忍冬回乡了,用南鸢给的银子开了一个馍头马庄,做一些买卖马匹的生意。

据说这小子学了一身驯马的本事,每年都会去深山野林找野马亲自驯服。

他的馍头马庄出过许多名马,王公贵族都喜欢去他的庄上挑马,但忍冬每年都会将最好的一匹宝马留给当今皇后。

这让狗皇帝吃了许多年的醋。

直到后来忍冬成亲了有了娃了,狗皇帝才没有再拈酸吃醋。

南鸢不解,问狗皇帝:“你明知我视忍冬为弟弟,为何还吃这种飞醋?”

狗皇帝的回答让南鸢十分无语,“你看他的眼神比看朕的还要温柔。还有锦瑟,朕觉得她在你心里的地位都比朕高!”

可以说是很无理取闹了。

南鸢有耐心的时候就哄哄他,没耐心的时候便不管。萧洛寒兀自生一会儿闷气就不生了,自我调教能力一流棒。

其实南鸢只是喜欢乖巧懂事的孩子,忍冬和锦瑟在她眼里是孩子,萧洛寒不是。

连孩子的醋也要吃,她就不该把萧洛寒当成个大人。

幼稚。

几年过去,锦瑟最终跟褚生秋走在了一起。

说起褚生秋,此人死缠烂打厚颜无耻之程度,简直惊呆了其他优质男配,让一众男配自愧不如。

人要脸树要皮,而人一旦不要脸,那便是是天下无敌。

抱得美人归的当天,褚生秋求见皇后,朝皇后深深叩首,差点儿哭成狗。

死缠烂打足足五年才把人追到手,要不是娘娘当初一番话提点了他,他根本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小两口原本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但受南鸢影响甚深,最后留在京都,开了一家医馆。

两人的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就是那位褚老神医总缠着锦瑟讨论医术,妥妥一个大灯泡。

于是,南鸢出手帮了个小忙。她召褚老神医入宫,拜其为师。

南鸢这人要么不学,要么就学到极致,她如愿以偿地榨干了老神医脑子里的所有东西。

当今皇后不仅广设医馆和药庄,还普及了女子学堂,准许女子考文武科举,才华横溢者可入朝堂做女官,身怀武艺者亦可入女子军。

南鸢成了千古名后,信仰者不计其数,功德值也非常可观。

而萧洛寒也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他这一辈子就只有皇后一个女人,哪怕文武百官数次劝谏他充盈后宫,哪怕他的小妖儿数年未曾诞下皇子。

他励精图治,令大萧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打造出了一个太平盛世。

……

南鸢得知萧洛寒死讯的时候,是半夜。

下人哭着说,皇上驾崩了。

她在床上呆坐了许久,有些走神。

萧洛寒未过不惑之年,还很年轻,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南鸢突然问小糖一句,“你不是说他能活到七十多岁?”

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封建古代世界,能活到七十多已算高寿,何况这人还是日夜操劳的帝王。

小糖被吓哭了,“鸢鸢,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呜呜。”

南鸢有些恍然,她赶去的时候,太医们齐刷刷跪在地上,而萧洛寒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南鸢坐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没有温度,已经凉透了。

大内总管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解释道:“老奴在外殿侍奉茶水,察觉御书房内许久没有翻阅奏折的声音,老奴就唤了皇上几声,可皇上一直没有应声,等老奴发现不对劲儿闯进去之后,便看见皇上倒在案几上,一动不动……”

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太医说,是因为皇上太过劳累。

……过劳猝死。

南鸢看向那跪了一地的人,淡淡道:“你们先下去吧,本宫同皇上说说话。”

等殿内就只剩自己一人了,南鸢这才皱眉看向那人,低声斥责道:“同你说了许多次,注意身体,不要熬夜批阅奏折,你总把我的话当初耳旁风。

萧洛寒,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前几日,这人还一脸得意地跟她炫耀,说,“小妖儿,你看朕把这大萧国治理得如何?这天下百姓哪个不夸赞朕是千古帝君?小妖儿也是千古名后!”

之后,他便异常兴奋地拉着她做起了运动。

迷迷糊糊间,南鸢听到他问:“小妖儿,朕造福了天下百姓,令百姓安居乐业,如此大的功德也有你一份,这些功德可够你恢复身体了?”

南鸢当时说了什么,她记不得了。

看着床上那具已经变得僵硬和冰冷的身体,南鸢沉默片刻,将人搂入了自己怀里。

对着那张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她轻轻道了一句,“傻子……”

她知道,在他猝死的那段极短的时间内,他一定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她说。

或许,他口中一直喃喃着她的名字,瞪大眼望着宫外的方向,想要再见她最后一面。

可南鸢不懂,她这人没趣极了,萧洛寒到底喜欢她什么?

南鸢用指尖蹭过男人苍白却不失俊美的脸,在心里问他:萧洛寒,跟我在一起,到底是快乐多一些,还是疲惫多一些?

空间里的小糖突然哇的一声哭了。

因为鸢鸢不是气运子,没能给男主带去气运,所以连男主都从长寿帝王变成短命鬼了,太惨了呜呜呜……

皇上驾崩,新帝继位,皇后成了太后。

新帝是先皇和太后从皇族宗室里挑选的储君,自幼受先帝教诲,堪当大任。

南鸢帮他坐稳帝位之后才离开了这个世界。

元神抽出的一瞬间,南鸢的身上有金光闪过,又迅速隐去。

——那是这一世的功德之光。

“鸢鸢,准备好了咩?我们走了哦。”

南鸢淡淡嗯了一声,“走吧。”

虚小糖浑身软毛一竖,两爪一摊,施法破碎虚空。

再睁眼时,南鸢正站在一个现代化的洗手间里。

抬头看去,镜子里照出了一张少女的脸。

少女化了夸张的烟熏妆,发型是染了几缕酒红色的杀马特,右耳打着个劣质黑色耳钉,穿着带铆钉的马甲和皮裙,踩着小高跟儿。

小糖突然惊恐大叫,“啊啊啊鸢鸢,我们好像穿错了!”

南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