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28章 这小妞,胆子真大

第228章 这小妞,胆子真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8  |  更新时间:

第228章 这小妞,胆子真大

韩骆擎之所以问这话,自然是因为怕他的人很多。

他少年时期就跟着人一起拿砍刀打架,身上那股子从刀山火海带出来的戾气已经融于骨血,这么多年一直没消掉,虽然长得帅气,但看起来很凶,就连一些大老爷们都不敢直视他,更别说那些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去哪里?”南鸢问。

她没回应男人的废话,她的样子看起来像怕吗?

韩骆擎眼里笑意加深,胳膊一抬再一放,直接搭在了这不怕事的小妞肩上。

他长得高,现在的南鸢又十分娇小,哪怕踩着个小高跟,脑袋瓜也只到他下嘴唇的位置,他这么一搭,娇小鸢的肩膀顿时被他压垮了下去。

南鸢微微皱眉,不太满意现在的身高。

十七岁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往上蹿一蹿。

“嘿,小妞,你当女混混是为了什么?”男人问。

南鸢代入原主叶思琪,回道:“学习压力太大,找点儿事情做,释放释放压力。”

“释放压力?我还不知道你们?压力大是借口,就是为了耍酷和找刺激。但哥要告诉你,当小混混并不酷,今儿我就带你去看看,真正的小混混是什么样子。”

说着,男人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微微下压,脑袋也低了低,凑到她耳边道:“看完了,你再跟我说,要不要继续当小混混。”

女混混南鸢就这么被他揽着肩往旁边的麻将馆里走。

刚进大门,就有人眼尖地发现了他。

“韩哥?唉哟,大半天没见您了,您也来搓两把?”

“韩哥身边这靓妹是谁?上次那个主动往韩哥身上扑的,多有料,可比这个靓多了,结果韩哥直接让人扑到了地上,原来韩哥喜欢这种干瘪的哈哈哈……”

麻将馆不算大,只放了五六桌,几乎是椅子背贴着椅子背,看起来有些狭小逼仄。

就是这么个地方,挤满了人,大部分是老爷们,也有几个穿着时髦的女人。

这些人不管男女,嘴上都叼着根烟,搓麻将的声音此起彼伏,烟味儿充斥着整个麻将馆,有些呛鼻。

很吵,也很臭。

见身边的小妞皱起了眉,韩骆擎在心里道了句:这才哪跟哪,这就受不了了?

他揽着怀里的人坐到了一老熟人跟前。

“东风。”那人打出一张牌,然后动作熟练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递到男人嘴边,“韩哥来根儿烟?是你喜欢的牌子。”

“谢了。”韩骆擎张嘴斜斜叼住,旁边立马有小弟凑过来点了火。

男人吸了两口,眯着眼吞吐烟雾,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他英俊的眉眼。

想起什么,他突然往南鸢这边凑了凑,故意憋了一大口烟雾吐到她脸上。

“咳,咳咳。”南鸢被呛了一嘴,不禁拿眼瞥他。

韩骆擎被她的反应逗得呵呵笑了两声,四周的人也哄笑出声。

“没抽过烟啊小妹儿?要不要尝一尝啊?哥哥免费送你一根?”旁边立马有人扔了一根廉价烟过来。

烟没砸到人,被韩骆擎接住了,然后又扔了回去。

“我说韩哥,你从哪儿找来的小美妞,瞧这小脸嫩的,该不会还是个学生妹吧?”

“哟,学生妹?韩哥不是从不碰学生妹吗?这是要破戒了?”

“只是不碰学生妹?你看韩哥碰过哪个女人了?”

“咱韩哥长这么帅,当明星也绰绰有余,一般长相的当然看不上,不然到时候不是韩哥嫖女人,而是那女人嫖韩哥了,哈哈……”

韩骆擎只是吸烟,没有应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一群说惯了荤话的大爷们见他不发表意见,越说越没个度,“这年纪小的也别有一番滋味,用过的都知道这里头的好处,韩哥要是玩腻了借兄弟我玩一玩?”

“三条?胡了!”胡了的人也笑嘻嘻地插了一句,“你个没脸的,就算韩哥玩腻了,你也得问问人家学生妹的意思,强扭的瓜不甜。”

那人听完,咧开嘴,露出一排有些发黄的龅牙,笑呵呵地看向南鸢,“说的也是,小妹儿,以后要是韩哥不要你,你就来找我,这条巷子往前走个两百米,大发面馆的老板就是我。跟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小妹儿,你别听他的,他家那臭婆娘凶得很,上个妹儿被那婆娘用刀划破了脸,你还不如跟我,我是巷子后面那家大保健的老板。”

“我呸,跟你?跟你去当洗脚妹吗?帮你接待客人?”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斗起了嘴,痞里痞气,吊儿郎当。

如果是原来的叶思琪,恐怕早就被这话吓得面色煞白,然后夺门而出了,妥妥一只误入鬣狗群的小羔羊。

但南鸢不是。

她的表情从进来之后就没有变过,没有好奇,没有害怕,没有被言语侮辱的屈辱,很平静。

身边的男人一根烟不紧不慢地抽完,嘀咕了一句,“胆子可真大。”

这样都没有吓到身边的小妞,韩骆擎有些意外。

南鸢没怎么生气,空间里的小糖却气得身子都鼓起来了,“鸢鸢,这些流氓口吐芬芳,我好想打烂他们的臭嘴!”

南鸢:……

南鸢觉得,穿越三千世界不光有收集功德值这点儿好处,她的脾气似乎被磨得越来越好了。

若是以前,这些人口吐污言秽语,早就被她一口吞肚子了,再不济,也要弄个半死不残。

大概是在第二个现代世界受了熏陶,她成了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这个世界虽然不像上个现代世界那么发达,暗中的龌龊很多,但依旧是个讲法律的和平年代。

所谓入乡随俗,她不会动不动就喊打喊杀。

不过,不动怒不代表南鸢可以忍受这种地方。

这里的环境只能用糟糕透顶来形容,不光有香烟的味道,还有糙老爷们身上的各种汗臭味儿,女人身上浓郁刺鼻的香水味儿。

南鸢偏了偏头,看向那指间只剩下一个烟屁股的男人,淡淡提醒了一句:“今天周日。”

韩骆擎不明所以地看她。

“明天我还要上学。”南鸢道。

韩骆擎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

看来这小妞还是怕了,不然不会主动跟他说明天要上学这种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