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0章 小妞,过来看看

第230章 小妞,过来看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

第230章 小妞,过来看看

学生不能染发烫发,会被班主任批评,并且告诉家长。

所以胆子大的学生也只敢偷偷烫染两缕藏在头发里层,当然,也有那种不怕叫家长的,比如染了一头黄毛的李军。

如果家长都不管,学校也没办法,总不能跟家长撕逼。

叶思琪现在还处于叛逆初期,今天的小太妹装扮是第一次,为了所谓的排面。

假发、皮裙和丝袜都是借王彩华的,脸上的妆也是用了王彩华的化妆品。

王彩华从高一就开始跟着学校里的那些小混混厮混,高一暑假的时候搭上了李军。她资历深,叶思琪自然听她的。

取了假发摘了发套之后,南鸢又脱了小高跟儿。

鞋子有些硬,使力的脚趾头有些疼。

低头一看,那处的丝袜磨烂了,脚趾头也破了皮。不过这点儿痛对南鸢来说,等同于没有。

门口的鞋架上有两双大号拖鞋,南鸢看了一眼,没动。

她光着脚丫进了浴室。

意料之中,浴室跟客厅和卧室一样,也收拾得很干净。

一旁的横杆上整整齐齐地搭着两块毛巾,一块靛蓝色的,一块深棕色的。

盥洗台前面的架子上没有女人用的那些瓶瓶罐罐,只有一个深绿色的塑料牙刷杯,杯里放着一根牙刷和牙膏,挨着牙刷杯的地方,摆着一个香皂盒。

除此之外,便没了。

连男士洗面奶和擦脸油都没有。

很显然,这位东巷一霸是个爱干净但却没那么讲究的糙汉子。

南鸢打开冷水洗了把脸,用水搓脸上的妆。

脸上的粉洗掉了不少,只是那一对人造熊猫眼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碰了水之后反倒晕开了一层,眼眶处黑乎乎的一片。

更夸张的是那口红,大概是涂得太厚了,这一抹,抹得嘴边都是。

镜子里的女生活像啃了什么东西沾了一脸血的吃人怪物。

南鸢用水洗了许多遍,下巴和嘴唇一周还是有些红红的。

普通高中生没什么钱,王彩华平时买的都是廉价化妆品。但南鸢没想到,能劣质成这样。

“鸢鸢,要吃一颗排毒养颜丹咩?”小糖突然问。

鸢鸢这副鬼样子,它都看不下去了。

按理说,它爹爹去每个世界考察的时候,一个世界只会跟一个合适的人选做交易,这些人大多死得惨或死得冤,爹爹给他们的灵魂一个好归宿,然后他们把肉身交出来。

如果一个世界有了两具标记过的肉身,据小糖对它爹的了解,那绝对不光是因为这人死得惨,还因为……哼唧,长得不错。

可现在,小糖看着南鸢的花猫脸,有些怀疑自己的推测了。

“不必,我等韩骆擎的卸妆水。”南鸢顶着大花脸回了客厅。

她放松身子歪在沙发上,考虑到脚踩了地,便没有将脏兮兮的脚抬到沙发上。

南鸢扫了眼茶几上的烟灰缸。

里面只有两个烟头。

如果是一天的量,倒也不算多,可以忍受。

小糖问:“鸢鸢好像很放松呢,鸢鸢是不是看上这男人啦?”

它很支持鸢鸢在收集功德值的过程中享受生活,不光吃好喝好睡好,也要解决各方面的需求,毕竟鸢鸢是只成年兽兽了,而且还是蛇祖宗。

所谓蛇性本淫,鸢鸢肯定很喜欢这种事。

既然喜欢,就不要憋着了。

爹爹说了,人生在世,及时行乐!嗯!

南鸢听到小糖的话,顺着它的话回了一句:“这男人挺合我眼缘的。”

小糖观察下来,也觉得东巷一霸韩哥是个不错的人选,虽然给鸢鸢当不了小奶狗,但可以当小狼狗嘛。

“鸢鸢,我去帮你瞅瞅那人。”

小糖所说的瞅就是悄咪咪放出神识偷窥外面的世界。虽然它离家出走的时候忘了带走它爹的神器,但它可是圣兽的崽子,精神力超强哒!放出精神力不说一眼看到天涯海角,但这整个城市的景象尽收眼底。

也不知小糖偷窥到了啥,突然啊地叫了一声,“鸢鸢,有个波涛汹涌的女人在勾搭你的小狼狗!啊啊,那女人好不要脸啊,大佬没给她好脸色,她还要往上面凑!幸好大佬沉了脸,把她给吓住了,大佬凶巴巴地买走她店里的几个瓶瓶罐罐,付钱走人了。然后大佬出去了,他走啊走,进了一家童装店……”

小糖还在声情并茂地口头直播着大佬的一举一动。

南鸢却在听到童装店几个字,表情微变。

童装店?

这人该不会、给她买一套童装吧?

韩骆擎的速度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回来了。

“鸢鸢,大佬回来了,你不去迎接一下咩?”小糖提醒道:“虽然鸢鸢的魅力很大,但给一些甜头就可以早一点儿拥有暖床小狼狗哦~”

南鸢想狠狠揉它的毛。

小家伙懂得越来越多了,绝对是幼崽里面的老司机。

南鸢想了想,还是起身,站在了门口。

门一开,门外的男人跟门内的女孩儿一眼对上。

韩骆擎手上拎着两个塑料袋,目光先是在她小清新的学生头上一顿,再瞅了瞅她的花猫脸,顿时就乐了,“你以前是戴了假发?”

他边说边进门,两只手都拿着东西,便一脚勾住门轻轻踹了过去。

视线扫到南鸢的光脚丫子,问了句:“怎么光着脚?”

“鞋子磨脚,不舒服。”

韩骆擎从鞋架上取了一双自己的拖鞋丢到她面前,“先穿这个。”

南鸢看着那旧得发白、足足大她脚两三倍的灰色大拖鞋,沉默。

“……有的穿你还嫌弃?”

南鸢犹豫片刻便把两只小脚套到了那大号拖鞋里。

这拖鞋虽然穿得都发白了,但洗得很干净,也没有什么脚臭味儿,可以忍受。

韩骆擎自己换了另一双拖鞋,拎着两个袋子进屋,“小妞,过来看看,卸妆水我不知道买的对不对,拿了好几种。衣服我买了一件T恤和七分牛仔裤,还买了一件睡裙……”

南鸢踩着大号灰拖鞋吧嗒吧嗒地走过去,在左边袋子里翻翻找找,找出一瓶卸妆水,再从右边袋子里取出了那件睡裙,大号儿童T恤被她暂时丢在了一边。

然而,在看清楚那睡裙什么样子时,南鸢再次沉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