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1章 洗干净,是个小可爱

第231章 洗干净,是个小可爱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7  |  更新时间:

第231章 洗干净,是个小可爱

粉色的小睡裙,上面印满了白色的卡通小绵羊,裙子两边有两个小兜兜。

见她的目光落在睡裙上,旁边的男人居然还十分自得地解释了一句:“我问了那老板娘,她说这一款你们小女生最喜欢。”

南鸢还没发表意见,小糖先哇了一声,“鸢鸢,这睡衣好可爱哦。”

南鸢:……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跟可爱的东西沾边。

“我想用你的浴室洗个澡。”南鸢道,不想再谈论这件完全不符合她审美的睡裙。

韩骆擎闻言,不禁眯起眼,双手环胸,姿态慵懒,却也分外危险,“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好人?”

南鸢点了下头,“比我像。”

韩骆擎摇摇头,“你这小妞啊,真是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小心被我卖了还帮着我数钱。”

说完,他却是直了直身子,转身又往外走,“还差什么,你一块告诉我。”

“没了,多谢……韩哥。”

韩骆擎听到这一声韩哥,呵了一声,“这会儿倒是知道喊哥了。我去去就来,要洗澡趁早。记得把浴室门锁好,我这地方一般人不会有人上来,但有时候东子和小左会来找我。”

南鸢点头。

韩骆擎看了她一眼,又嘱咐了一句,“乖乖在楼上等我,别出去,楼下也不要去。”

“好。”南鸢觉得这人有些啰嗦。

等人走后,她拎着那卸妆水和卡通睡衣去了浴室。

小糖立马屏蔽五识。

它是只雄兽兽,不能随便看雌兽和女人的身体,羞羞。

白天骑摩托车的时候出了一身汗,南鸢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把那一头包耳的学生头也洗了。

她伸手抹开镜子上的水雾,打量镜子里卸了妆的女生。

不是什么绝色大美人儿,却也十分清秀,甚至有几分可爱,就是这脸上因为作息不规律爆了几颗痘痘,颜值打了几分折扣。

南鸢看了一眼便挪开目光,因为再看几遍也记不住长啥样。

没找到吹风机,南鸢便随便取了一条毛巾擦头发,等到半干之后,她拖踩着大号拖鞋往外走。

门口有人在谈话,是韩骆擎回来了,但他似乎被人缠住,迟迟杵在门口没有进来。

南鸢走了几步,朝门口看去。

大个子韩骆擎堵在门口,挡住了另一个人的脸,看不清楚,不过那身衣服足够南鸢辨认出这人的身份,毕竟不久之前才看到过。

是一楼那个给人纹身的纹身师。韩骆擎叫他东子。

“……韩哥,别这么小气嘛,刚才我那不是有客人,没看清楚嘛,让我再看一眼呗?毕竟这可是韩哥第一次带妞回来!”

“滚下去吃你的晚饭。”

“别啊韩哥,我就——卧槽!”江随东话说一半,突然瞪大眼看向屋里。

他正对着门内,一双眼越过韩骆擎的肩膀,正正儿地对上了那哒哒拖着俩大号拖鞋往外挪动小碎步(其实并不是)的软妹子。

“我艹!韩哥你丧心病狂!你一个不够,你居然往屋里带两个?这个还这么、这么……”

江随东词语匮乏了,觉得这小妹妹长得可真水嫩真干净啊,一看就跟他们不是同类人。

唉不对呀,韩哥一向对这种乖乖女敬而远之,怎么可能往家里带?

此时,韩骆擎迟缓地调转了头。

这一看,他也傻眼了。

屋里,一个穿着粉色小绵羊卡通睡裙的小女生正看着两人。

猫儿眼、琼鼻、娇嫩樱桃小嘴儿,小瓜子脸、细细白白的小腿儿……

什么都是小小的,就那小脚丫子套在一双很笨重很宽大的男士凉拖里。

因为要拖着大号凉拖走,除了脚脖子那一块,整个小脚丫都从前面挤了出来,然后拖鞋后面空了一大截。

半干的包耳学生头发梢上还滴着水,前面的两缕湿发柔柔顺顺地贴着两鬓,那双水汪汪的猫儿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两人。

小巧、清新、干净。

是韩骆擎以前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那种乖乖女。

韩骆擎盯着看了几秒钟后,突然开口,问:“小妞?”

南鸢嗯了一声,视线落在他左手提着的东西上,“我闻到炒面的味道了,给我买的?”

听到这熟悉的没啥情绪波动的声音,韩骆擎微微松了口气。

是那个拽天拽地的小妞,没错。

踩着大拖鞋不好走路,南鸢几乎是擦着地面走,原来的吧嗒吧嗒声变成了扎耳的刺啦摩擦声。

两只小脚丫子拖拽着那大号鞋走近,然后小脚丫子的主人从他手上接过那打包好的炒面,转身又擦擦擦地拖拽着大号拖鞋去客厅了,留下门口两人面面相觑。

江随东反应过来什么,不禁咽了下口水,“韩哥,这是刚才那小太妹?洗干净之后的小太妹?”

韩骆擎沉默了两秒钟,唔了一声。

“我艹,别人是把丑女化妆成美女,她这是把美女化妆成丑女,牛逼!韩哥你眼光真好,这么个小可爱都能被你发现!嘿嘿,人我看到了,那我就走了哈,祝韩哥和这小美妞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滚。”韩骆擎斜他一眼,一脚虚虚踹了过去。

打发走了看热闹的兄弟,韩骆擎一把阖上门,双手插兜地走近,上下打量那已经捧着盒饭开动的小妞。

就那么个小嘴儿,一筷子炒面得分好几口才能吃完。

嘶。

怎么卸了妆就完全变了个样儿?

韩骆擎回想了一下白天这小妞骑摩托车时的拽吊模样,还有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完全无法跟眼前这只小可爱联系到一起。

“你吃了没?”南鸢看他一眼,问。

韩骆擎回神,咳了一声,说话时身上带着的那股子懒洋洋的痞劲儿似乎收敛了起来,从坐姿到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正儿八经了不少,“吃过了,吃完才给你打包了一份。”

说着,他从右手拎着的那袋子里取出两双一模一样的平底鞋,“一个35码的,一个36码的,你吃完饭过来试试大小。”

“谢谢。”南鸢说了一句后,埋头继续吃。

白天的赛车消耗了她很多能量,胃里空空,正饿得慌。

韩骆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砸吧了两下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