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2章 小朋友,你说啥?

第232章 小朋友,你说啥?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4  |  更新时间:

第232章 小朋友,你说啥?

男人不说话,屋里就只剩下吸面的声音。

呲溜呲溜,吃得特别香。

韩骆擎明明刚吃饱,这会儿却觉得又饿了,有点儿想抢……她手里那面。

呸。

抢小朋友的东西,不要脸。

韩骆擎在心里唾弃自己,隔了一段距离,坐在沙发另一头。

——离小朋友比较远的位置。

习惯使然,韩骆擎的屁股刚挨着沙发,右腿便熟练地横搭在了左腿上,完全一副糙爷们的坐姿。

但不过两秒,他便将腿给放了下去,端端正正地岔开腿坐着。

男人微微俯身,双手搭在膝盖上,手指动了动,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吃饭的乖乖女,一副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等南鸢一盒的炒面快见了底,韩骆擎才终于开了一个头,“那个……小妞啊,你这样是不对的。”

“嗯?”南鸢抬头看他。

韩骆擎确定她在听之后,清了下嗓子,“既然是上学的年纪,那就应该好好上学,不要跟那些小混混搅和在一起。

你知道你这样多危险?那个小混混李军,我碰到过几次,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能跟他混在一起。以后别去找那群人了,好好学习知道吗?”

南鸢点点头,“好,以后好好学习。”

她若是之前那副浓妆艳抹的样子,说这话一点儿信服力都没有,还会让人觉得敷衍,但她现在这样干干净净的小可爱模样,小脑袋瓜子这么一点,乖得不行。

韩骆擎突然觉得浑身不得劲儿,说话都不好意思大嗓门了。

“知道要好好学习还不够,你这防备意识也得加强。不能像今天这样,随随便便跟陌生人离开。

你今天也看到了吧,我那麻将馆里多乱,那些人跟你说的话不全是开玩笑,要是我不在旁边,你就是那些下场……”

南鸢一边吃面,一边点两下脑袋,证明自己在认真听他说教。

“……你还主动来我这儿住?我俩认识么,你就敢来一个陌生男人家里住?

你知不知道社会上的人多险恶?稍有不慎就会掉坑里,那坏人扣下你身份证逼着你去干一些勾当,我说的勾当是什么意思,懂不?

运气再差一些,就被人贩子卖到山沟沟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个女人伺候一家几个兄弟都是可能的,被人折磨,饭都吃不饱,你还是个小孩儿就要给那些大爷们生孩子……”

南鸢吃完面了,左右看了看,问他,“有纸巾吗?”

“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听到没?”韩骆擎凶巴巴地看她。

“听到了,但是——”

乖乖女南鸢斟酌了一下语言,“你跟那些人不一样。”

韩骆擎听到这话,突然凶不起来了,还觉得好笑,“为啥?就因为我长得帅?”

“你这小朋友,懂个什么呢?好人坏人有把这俩字写在脸上吗?你看我长得帅,就觉得我是好人了?”

南鸢觉得听这人说教挺有意思的,不过听多了也会烦。

她点点头,顺着他道:“知道了。”

韩骆擎看她这副明显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架势,心里又气又笑。

得,好心被当做驴肝肺。

现在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年轻,非要亲身经历一遍才知道人心险恶,不然他说再多都不顶事儿。

“我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明天一早,你就给我走人。”

“嗯,好。”

韩骆擎扫了眼她那油乎乎的小嘴儿,取了纸巾给她。

南鸢饱餐一顿,拖着男士大凉拖走到那两双平底鞋前,试了试那双35码的。

“大了。”她试完,扭头对男人说出了结果。

韩骆擎嘿了一声,“35码都大?你这脚怎么这么小?”

“我说这个鞋的码偏大了。鞋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不值几个钱,不用给,就当我给你的安抚费。”

南鸢听到“安抚费”三个字,不禁扫他一眼。

这是觉得带她去麻将馆见那群社会混混,吓到了她,心有愧疚?

啧,假凶真可爱。

“你有手机吗?我想借用一下。”南鸢问。

换下的校服还在王彩华那里,没有校服她明天进不了校门。

其实也能进,编个理由登记一下,不过后面迎接她的将是班主任唾沫乱飞的训斥,十之八九伴随着体罚。

体罚叶思琪也不怕,唯独怕班主任叫家长。

因为叶思琪觉得家里人不体面,给她丢脸。

小糖说气运子女主家里穷,有一堆极品亲戚,叶思琪倒是没什么极品亲戚,但家里比气运子女主还穷。

叶思琪的父亲在工地上搬砖,母亲在校门口摆摊卖包子。

因为五中离家远,叶母没有在五中门口摆摊,可即便是在其他学校门口,叶思琪也觉得丢人。

叛逆期到了之后,她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借口当然是学习忙没时间。

在叶父叶母以为女儿在学校刻苦用功的时候,他们的女儿其实只是在跟学校的一群小混混厮混。

刚开始的时候叶思琪也曾用功学习过,只是她脑子笨,用别人两倍的功却达不到别人一半的成效,后来被无心人打趣了几句,加上王彩华的引诱,就这么堕落了。

堕落的感觉很容易上瘾,有第一次第二次,就有第三次。

好在小糖穿过来的时间不晚,叶思琪才跟那群混混见了两次,今天又被那些混混和王彩华给抛弃了,南鸢刚好有了理由断掉往来。

“要手机打电话?给谁打?你爸妈?你还是怕了啊?”韩骆擎问,嘴角噙着笑,但眼里闪着几分凶光,“怕就对了。”

南鸢目视着男人那眼,淡淡解释一句,“给室友打电话,让她明早将我的校服拿到校门口。”

韩骆擎微怔,含糊不清地嗯了声,从大裤衩的兜里掏出手机给他。

虽然智能手机已经上市,但现在的手机还是以翻盖手机为主,男人递过来的手机是玫瑰金翻盖的,看着很小巧,有些旧,估摸着已经用了两三年。

南鸢想了想叶思琪的宿舍座机号码,拨了过去。

“我是叶思琪,王彩华回去没有……”

一通电话打完,南鸢微微蹙眉。

这么晚了,王彩华还没回去。那她的校服……

见她握着手机半天没松手,韩骆擎不禁朝她摊手,“手机还来。怎么,想据为己有?你这小朋友有些异想天开啊。”

说这话时,男人的眉眼挑着一抹笑。

南鸢回神看他,忽地道了句:“等我挣了钱,给你换个新的。”

口气随意得像是突然想起就说了出来。

韩骆擎倏然一愣,嘿哟了一声,乐得咧开嘴,露出两排白牙,“小朋友,你刚才说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