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4章 不行,这小东西有毒!

第234章 不行,这小东西有毒!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33  |  更新时间:

第234章 不行,这小东西有毒!

小糖听到南鸢提到臭小孩儿,突然有些想臭小孩儿了。

好怀念跟臭小孩儿打闹的日子哦,骑在大蜘蛛背上兜风也超好玩的。

爹爹说,一个世界的运行轨迹是不能随便改变的。

虚空兽虽然可以回到过去,但最好不要这么做,尤其是跟这此间人有了牵扯、参与过这个世界的运行之后。

比起回到过去改变什么,虚空兽一族还是更喜欢去未来。

但第一个世界的未来,臭小孩儿已经死了,回不来了。

虚空兽是一种性格单纯到不怎么钻牛角尖的神兽,小糖难过了那么一会会儿之后就又将臭小孩儿抛到一边了,继续说正事儿,“鸢鸢,我开始也以为是这个原因,但我头悬梁锥刺股地用功读书后,我发现,不是酱紫哒!”

“据我观察分析,这是因为我们造福的那些百姓跟气运子没有直接关联,这些人贡献出的功德值和信仰之力远不如跟气运子有关联的人。鸢鸢你看,咱们第二个娱乐圈世界,因为气运子也在娱乐圈,网友粉丝们都是跟她息息相关的人,鸢鸢得到了这些人的喜欢,所以才收获了那么多信仰之力,我分析的是不是超有道理?”

南鸢微顿,“众生平等,这理由不成立。”

若是气运子身边的人沾染了她的气运,这个解释倒是说得通。

只是,气运这东西哪有那么容易过给别人?

小糖气鼓鼓了一会儿,泄气,“那我再去分析分析。”

南鸢原本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如果进娱乐圈都不能得到可观的信仰之力,她自然不会去。

不过,现在谈论这些为时尚早。毕竟她现在只是个高中生,身为学生,首要任务是学习。

说到学习,南鸢发现自己的脑子里是一团浆糊。

叶思琪的基础不好。她自己虽然在第二个世界学了不少东西,但那些,对于一个要参加高考的高中生来说,作用似乎不大。

这时,南鸢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懒得起身,便坐着没动。

韩骆擎果然是这里的老大,想办什么事情都能用最快的时间办好。

回来的韩骆擎带来了改良过的校服,“小妞,来试试改好的校服。”

男人换鞋进屋,抬头望去,一眼看到那小不点儿歪在沙发上的姿势,乐了,“我这沙发舒坦不?”

“不够软,有点儿硬。”南鸢点评了一句。

韩骆擎磨了磨牙。

挑三拣四的小东西。

南鸢穿上试了试,校服虽然还是很肥大,但至少不那么长了。袖子和衣服下摆都往里卷了几圈;裤腰里侧应该是用了一根新的宽皮筋儿,裆部改高了;裤腿长了太多,所以直接剪掉了一大截,重新扎了裤边。

“挺合身,谢了。”南鸢看向男人。

对方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去睡吧,明早我送你出巷子。”

南鸢顿了顿,“把我送学校门口吧,这里走过去挺远的。”

“你这小不点儿,要求怎么这么多?赶紧滚去睡觉。”韩骆擎催促,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等那小不点儿进屋了,他才抓了一把头发,烦躁地叹了一声。

不管一开始是因为什么,他都有些后悔把人往自个儿屋里带了。

真是个磨人精。

好在明儿一早这小不点儿就走人了。

韩骆擎进了浴室,被小朋友用过的浴室还残留着点儿水汽和香气。

他常用的沐浴露,以前觉得没啥味儿,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祟,竟觉得那沐浴露味道挺重的。

……香得有些过分。

韩骆擎快速冲了个澡出来,跟以前一样,下面套了个大裤衩,上半身裸着,精壮的身躯和漂亮的八块腹肌在风中招摇。

然而刚走出浴室不到三步,男人想起什么,立马又滚回去将那件脏背心套上了。

他忘了,他的干净衣服都在主卧的衣柜里。

而现在,那里被小不点儿霸占了,小不点儿现在已经睡了。

身高近一米九的男人躺在沙发上,几乎占满了所有空间。

韩骆擎脑袋枕着胳膊,两条笔直的大长腿交着脚脖子搭在沙发另一头,一双漆黑的眼盯着天花板,许久都没有睡意。

他明明不是个好人,今儿怎么老做好事?

不行,这小东西有毒,明天得赶紧送走!

……

南鸢这一觉睡得还不错,韩骆擎的卧室收拾得很干净,没有什么怪味儿,床褥和枕头也软硬适中。

不等她自然醒,卧室门便被外面的男人叩了几声,“小妞,赶紧起床。”

南鸢没有起床气,只要不是像萧洛寒凌晨三四点叫他起床晨练的那种骚操作,她的脾气都很好。

所以听到这叩门声后,她自觉起了床,很麻利地穿上了韩骆擎昨天买的那件大号儿童T恤,外面套上改良过的五中校服。

从屋里出来时,南鸢已经闻到了饭香。

韩骆擎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两条腿随意地伸展着,见她出来,抬手指了指桌上,“早饭,洗把脸后出来吃。”

浴室里没有南鸢用的牙刷和毛巾,只是借助一晚上而已,南鸢也没指望一个陌生人能贴心到这种程度。

事实上,韩骆擎做的这些已经远远超出她的预期。

小萝莉的壳子果真好用?

南鸢用清水洗完脸,挤了一点儿牙膏抹牙齿上,然后漱了漱口。

桌上摆着豆腐脑,十个肉馅的小笼包,南鸢吃了七个小笼包就吃不动了。

韩骆擎扫了一眼,也不嫌弃她用筷子戳过,直接将剩下的三个丢进自己嘴里,腮帮子鼓了几下就咽了。

穿着高中生校服的南鸢跟着男人下楼。

此时的一楼空荡荡的,昨晚见的那两个年轻人不在,可能是时间还早,所以还没开工,也可能是刺青店生意不太好,这个点儿没什么生意。

南鸢看了一眼那贴满纹身图案的墙壁,还有一旁的纹身机器,突然有点儿感兴趣。

车库在麻将馆旁边,两人去的时候,熬了通宵的人正巧从麻将馆里出来一波,给撞上了。

几人正想打招呼,顺便问问韩哥昨晚过得销魂不销魂,结果瞅见了男人身旁那干干净净的小清新高中生。

于是,几人刚到嘴边的荤话突然说不出口了。

卧槽!

这高中生……莫非……就是昨天那个?

我艹,看不出啊!韩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这么水嫩的妞!

韩骆擎不着痕迹地转了个身,将南鸢挡在了自己身后。

他长得高大结实,小不点儿被他挡得严严实实。

几个大爷们没说啥,只是朝这边吹了一声口哨,笑得暧昧极了。

“韩哥,先走了哈,您继续忙。”

韩骆擎应都没应声,面无表情。

他手脚利落地开了车库门,径直走到放头盔的地方,取了个小号头盔递给南鸢,“赶紧戴上。”

然后嘀咕了一句,“真是麻烦。”

南鸢将头盔戴上,掀开面罩看他,“韩骆擎,我听到了,你说我麻烦。”

韩骆擎敲了敲她脑袋上的头盔,俯身看她,压低声音道:“我说错了?你就是个小麻烦精。”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