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5章 留言,下次再来

第235章 留言,下次再来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84  |  更新时间:

第235章 留言,下次再来

他这一敲,敲击声从头盔传入耳朵里,震了震。

南鸢掩在头盔里的唇淡淡掀了一下,回了句:“就算是麻烦精,也是你自己捡回来的。”

说完,她将面罩盖好,结束了聊天。

韩骆擎被她一句话噎住。

是,没错,这小麻烦精是他自个儿捡回来的。

他就是手欠。

车库里一共三辆摩托车,都是韩骆擎的私产。

男人选了一辆比较大众的款式,载着身后的麻烦精走了。

有着不少年份的老巷子,占地面积大,岔路也很多,弯弯绕绕的很容易迷路。

开摩托的男人显然很熟悉地方,三拐五拐之后,便载着南鸢出了巷道。

外面的道路顿时变得宽阔起来,现代化的公路上,行人和车辆很多。

摩托车开了不到十分钟,南鸢就看到了一条眼熟的道路。

这条路走到尽头,再往右拐一个弯就能看到五中的校门。

这时,摩托车停到了路边,没有继续往前开。

韩骆擎掀开面罩看身后的学生妹,声音有些沉,“下车吧,这里步行过去只需要五分钟。”

南鸢微顿,然后嗯了声,没有丝毫留恋地从摩托车上下来。

她看着摩托车上的男人,“多谢你收留我一晚。”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回报你的。”

说完这话,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骆擎呵地笑了一声,心道这小不点儿走得还真干脆。

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停在原地看对方的背影。

肥大的校服让这小家伙看起来像一只笨重的小鸭子,但她走路的样子并没有小鸭子的憨态,那步调很轻,步伐却很稳,一头包耳学生头在清晨的风里荡了荡,发丝看起来很柔软,带点儿浅棕。

这小不点儿的身上,似乎有一种跟她的年龄不太相符的沉静幽谧。

不过韩骆擎很快就把这一丝奇怪的念头给抛掉了。

把自己打扮成小太妹,跟李军那群不学好的混混搅和在一起,学会了开摩托车,昨晚上更是对他颐指气使,分明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还是个喜欢装酷的磨人精。

这小家伙平时肯定挑食不好好吃饭,所以营养不良,头发丝才又细又软,个头也长不高。

等那小不点儿消失在拐角处了,韩骆擎将摩托车调了个头,开走了。

出来时觉得这段路挺短的,回去时,他才发现,路不短,是他车技好。

那小不点儿短胳膊短腿儿的,自己走路去学校的话,估计得走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

韩骆擎微微走神,走神间不小心开过了头,他便又从巷子里的另一条小道绕了回去。

时间还早,巷子里没啥人,远没有晚上的热闹,韩骆擎回到刺青店之后,打算睡个回笼觉。

结果他刚进卧室,屁股还没落床上,就看到了那放在墙边的两袋子东西。

韩骆擎想到什么,立马上前拨开那袋子。

一个袋子里装着铆钉马甲、皮裙、小高跟和一团假发。

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他昨晚买的卡通睡裙和七分裤。大号儿童T恤不在,被穿走了。

桌上有一张纸条。

寒洛清:东西你先替我保管,下次我会过来拿。

韩骆擎看完打头那名儿就乐了。

名字不知道是哪两个字就算了,连他姓氏是哪个han都不知道?

韩姓不都是他这个韩么?

也可能这小磨人精是个错别字大王?

韩骆擎将纸条上的字来回看了几遍,字迹是漂亮工整的行楷,有点儿不像这小丫头的风格。

不过,韩骆擎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小不点儿该不会是故意写得这么端端正正,怕他这个混社会的没念过啥书,认不出来?

韩骆擎想到这个可能后,气笑了。

他是没啥学问,但不至于连字都认不出来。

行吧,他一个社会混混,还能指望别人把他当成多有文化的人?

韩骆擎将纸条折好扔进了抽屉里,想了想,又拿出来夹进了一本他常看的书里。

装着睡裙的那袋子被他放进衣柜一角,另一个装着皮裙小高跟的袋子,则被他嫌弃地扔进了一楼的杂物间。

“哟,韩哥起了?今儿这么早?”江随东顶着一头鸡窝,幽灵一样晃荡了出来,正好对上韩骆擎。

“昨晚那水嫩嫩的学生妞呢?”江随东打了个哈欠问。

“上学去了。”韩骆擎回了句。

江随东登时睁大眼,“嘿,还真是个学生妹?韩哥,这可不像你啊,你昨晚把人睡了?”

虽然那小妞一看就很嫩,跟个学生似的,但这年头辍学出来打工的年轻小姑娘不少,也有可能是长得像学生的打工妹。

昨晚上江随东见了那水嫩的女孩儿,下意识就以为那是哪里来的打工妹。毕竟韩哥那一套规矩挺多的,其中一条便是绝不跟这种乖学生打交道。

韩骆擎阴阴地睇他一眼,“我说你思想能不能不那么污秽?人还未成年呢。”

“噢噢,韩哥,韩爷,兄弟我错了。您多正经的人啊,我不该跟您开这种玩笑。”江随东乐颠颠地道。

“对了韩哥,我那纹身枪昨晚又出问题了,您给看看?得亏俩纹身枪,不然就影响工作进度了。”

“又坏了?”韩骆擎微微拧眉,取了那把出问题的纹身枪。

江随东递过去一双橡胶手套,男人套上橡胶手套,先是插上电源试了试枪头,然后拔掉电源线,开始拆卸纹身枪。

一把纹身枪被他三下五除二就拆成了一个个的小零件。针管、针头、管钳,以及里面的螺丝和大大小小的垫圈等散落了一桌子。

这时,室友凉左也打着哈欠出来了,看到这一幕,顿时朝男人竖了个大拇指,“我韩哥牛逼,既能当老板,也能当维修工,我这种没文化的只能跟着韩哥打打杂了。”

韩骆擎嗯哼一声,手上动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回了句,“那你还不快去打扫卫生。”

“好嘞~今儿两位爷想吃啥啊,预定一下早午饭?”

几个大爷们没那么讲究,平时起得又迟,早饭和午饭合二为一,只吃一顿早午饭。

“不用管我,我吃了早饭,晚点儿吃午饭。”韩骆擎道。

“嘿嘿,这早起送过人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啊,多少年不吃早饭的男人突然吃起了早饭。”江随东打趣道。

韩骆擎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