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7章 鸢鸢,咱去当学霸!

第237章 鸢鸢,咱去当学霸!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8  |  更新时间:

第237章 鸢鸢,咱去当学霸!

南鸢觉得,如果再加上丰富的肢体语言,这将会是一场精彩的话剧演出。

周围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南鸢也面无表情地鼓了鼓掌。

演讲结束,教导主任先是啊啊叫了两声,试了试话筒,然后扯着嗓门在广播里严厉地批评了上一周逮到的违规案例。

比如某班哪几个男生被抓住于学校操场抽烟,情节十分恶劣;某某班哪个人打架;还有谁和谁被抓住躲在楼道里亲小嘴儿,早恋实锤。

该写检讨的写检讨,该记过的记过。

无聊的升旗仪式总算结束了。

语文课在上午第四节。

南鸢愣是凭借自己超高的时速和丰富的阅历,胡诌了一篇寡淡无味的八百字的流水账作文,然后在同桌郭鑫无比敬佩的目光下,踩点交给了语文课代表。

南鸢听了三节课的天书,叹气。

基础太差,听得迷迷糊糊。

空间里的小糖却不懂南鸢的悲伤,兴冲冲地冒泡,“鸢鸢,据我分析,鸢鸢现阶段想要得到很多信仰之力的话,首先得成为学霸!

咱们先称霸五中,搞个全年级第一当当,然后在高中联考之中,超越一中二中和那香江私立高中的一群学霸,站在学霸之巅俯瞰群雄,弄个市联考第一名!到时候鸢鸢就成为学霸界的名人了,好多人都会仰慕鸢鸢,信仰之力就会滚滚而来……”

南鸢面无表情地听小糖画大饼。

小糖崽崽这么盲目信任她,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脑子里其实只有一团浆糊。

她的确对现代世界的这些知识感兴趣。

从古至今的智慧结晶,就算生活里不一定能用到,这些开拓思维的东西,学一学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惜叶思琪的基础都没打好,她恐怕要从头学起了。

五中食堂的饭菜味道不错,也便宜,节俭一点的话,一顿要一块钱份量的炒面或者炒饭就够了,稍微奢侈些,可以打两三块钱的菜。

叶思琪生活费不多,所以南鸢中午只打了一块钱的炒面。没人跟她一块,她一个人找了个位置坐,吃完便走了。

一天下来,南鸢除了上课听不太懂,适应得还算不错。

不过这一天,她收到了很多打量的目光。

南鸢刚开始还在纳闷,后来小糖一提醒,便了然了。

叶思琪小时候干瘪瘦小,长得不太好看,又因为学习差,家里穷,为人比较自卑,就算后来脸长开了,变好看了,她还是习惯驮着身子埋着头走路,也不喜欢说话,性格文静得有些木讷。

刚分班的时候,也有人说过叶思琪好看,但时间一长,便没人说了。

一个人的气质很重要,没有那个精气神,再美的美女都会泯灭于众生,何况叶思琪不算什么绝世大美女。

现在有了鸢大佬气势的加持,这副皮囊顿时就成了个引人注目的小美女。

南鸢沉默片刻,忽地问小糖,“反差这么大,会不会崩人设?”

上个世界穿过去的身体就是胆小怯懦一款的,这个世界又是。

晚一点儿穿过来的话,叶思琪堕落成了个女混混,胆子倒是变大了,看起来也不那么自卑了。

其实,找回自信有很多办法,变成女混混,跟着其他人一起欺负弱小,是最不堪的一种。

“鸢鸢,上个世界就没事呀,人设崩成那样了,主线剧情也歪了,天道粑粑都没搭理我们呢。

后来我分析了一下下,发现只要气运子发挥了自己该有的价值,世界最核心的主线没有被破坏,天道粑粑就不会惩罚我们!

比如上个世界,虽然不是气运子女主帮助定北王坐上了皇位,但定北王最终还是坐上了皇位,而且皇上比原世界里还要勤政,提前打造出了原剧情里的太平盛世!”

南鸢听到这儿,神色淡漠地想到:是啊,勤政勤得英年早逝。

小糖特别高兴地道:“我能有这么伟大的发现,全靠鸢鸢胆大包天的尝试,鸢鸢真是太棒了!

鸢鸢你说,如果上个世界,定北王没有当上皇帝,换别人当了,天道粑粑会动怒吗?我觉得会,毕竟找不到一个比定北王更合适的千古明帝人选了,不过鸢鸢要是培养出一个跟定北王一样牛叉的人,说不准可以呢。

嗷嗷,好想试一试啊,但又有点儿怕怕的。鸢鸢你看,天道粑粑其实很好呢,咱们都抢了气运子的官配,天道粑粑居然都没震怒……”

小糖开始重新崇拜它天道粑粑了。

南鸢淡淡道:“我很少抢别人的东西,萧洛寒若先跟气运子有了纠葛,我不会要他。”

小糖立马道:“那是,我们鸢鸢要什么没有啊,不差男人。”

南鸢:……

算了,小糖看那些书都是它爹给的,自家老子都让看,她没有道理拦着。

上个世界一崩人设就被萧洛寒发现了,但萧洛寒自动给她脑补了一个身份,加上她穿过去之后跟原来的娘家不怎么接触,南鸢可以放心崩人设,但现在……

不过,南鸢很快就发现,自己杞人忧天了。

没人在意她的改变。

都是青春叛逆的年纪,突然洗心革面打算重新开始,似乎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

除了离家近的人,大部分学生都住校。

一个宿舍里三个床铺一张公共桌子,能住六个人。

“思琪,你最近不是跟王彩华玩得好吗?她请假没来,你怎么不知道?”室友张媛媛问。

她是原来跟叶思琪关系不错的那个,只是张媛媛总喜欢当着叶思琪的面夸她多么多么用功,这话在叶思琪听着有些刺耳,用了功却没用,就好像是在赤裸裸地嘲笑她。

后来两人关系就淡了。

其他室友跟叶思琪关系就更一般了,也就见面打个招呼的程度,证明大家是住一个屋的。

南鸢解释了一句:“跟她闹掰了。”

张媛媛有些意外,嘀咕道:“你可别今天掰了明天又好了。”

“思琪,你还是不要跟她一起玩了,她认识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南鸢点点头,嗯了一声。

张媛媛见她这么冷淡,觉得她可能是在敷衍自己,也没有再自讨没趣。

这天晚上,南鸢睡着六人一间的窄小上下床,有些怀念上辈子的大软床。

她从来不委屈自己,所以她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再住两年。

但她手里没什么钱,在外面租房住也不现实。

不过很快,南鸢心里就有了一个打算。

“阿嚏!”刚刚洗漱完准备睡觉的韩骆擎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