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8章 韩哥他,是不是中了蛊?

第238章 韩哥他,是不是中了蛊?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32  |  更新时间:

第238章 韩哥他,是不是中了蛊?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韩骆擎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接起电话,“东子,还没睡呢?”

手机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韩骆擎顿时就眯起了眼,“你说你在哪儿?”

那头江随东回道:“我在大保健这儿,王哥新招了两个美女,特别有料!我带着小左一起来体验体验,韩哥你要不要来?那妞真的特好看,不骗你!童颜巨那什么,脸特清纯,不比你昨晚领回去的那个差,喂?韩哥?喂喂?”

被挂了电话的江随东朝旁边的凉左耸耸肩,“恼羞成怒了。我他妈是为了谁啊?还不是怕他被憋坏了。唉哟,宝贝儿你轻点轻点。”话到一半,江随东扭头对按背的美女叮嘱一句。

旁边的凉左一脸无语,“你明知韩哥那脾气,你还打电话给他?”

“我这不是怕他一失足成千古恨么?你难道没看出来,今天的韩哥一整天都不在状态。”

“东子,你的意思是,韩哥对那学生妹可能真有那么点儿意思了?

不至于吧?韩哥又没动她,而且就认识了一天,又不是美得跟天仙一样,至于念念不忘么?”

江随东也纳闷,“谁知道他是不是中了什么蛊。”

两个男人光着上身趴按摩床上,身后两个年轻漂亮的按摩师正在给他们按压背上的经络穴位。

现在还是规规矩矩的按摩,等按摩结束发生点儿啥,那就看两边人的意思了。

如果一个愿意给钱,一个愿意做这方面的生意,那自然是一拍即合,一夜欢愉。

挂了电话的韩骆擎黑着脸将手机丢到一边。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人,说的那是什么话?

韩骆擎也去过几次大保健,但只是觉得身体疲惫的时候才会去按按,他对那里的副业没兴趣。

大概是因为骨子里有那方面的洁癖,对外面的女人不放心,所以这些年一直洁身自好。

那些只是看上他的权势和金钱,想要傍上他过好日子的女人,又或者单纯看上了他的脸,想来一段露水姻缘的女人,他全都拒了。

可韩骆擎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挺好笑的。

他自己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还能指望自己交个什么正经女朋友不成?

他这样的,别人家的好闺女凭什么看上他?

韩骆擎将枕边那本最喜欢的书丢到了一边,关灯,闭眼。

一觉起来,韩骆擎又是那个东巷一霸,整条巷子里的人都敬他怕他。

大佬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枯燥无味。

上次这位爷之所以会答应李军那群小混混的赌约,大概也是因为生活太无聊了。

社会一哥的生活枯燥无味,南鸢的学校生活也没多有趣。

后三排的差生有吃零食的,有看漫画的,还有听歌的。

差生的烦恼只有差生懂。

因为上课的内容听不懂,就只能自己找点儿其他乐子。

南鸢打算重新看一遍初中和高一的课本,把自己的基础补一补。

只是叶思琪以前的课本都当废纸卖了,同桌郭鑫的初中课本倒是保留着,但也要周末回去才能取来给她。

她并不想把一周的时间都这么荒废掉。

这天下午,王彩华回校了。

南鸢不禁打量她几眼。

平时上课,王彩华不敢浓妆艳抹,是素颜。

她长了一张放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大众脸。

不过,这次回来,她的神态跟以前不一样了,眉眼间带了一点儿以前没有的媚意。

作为一个已经开过荤,且上个世界没羞没臊了许多年的……过来人,南鸢怀疑她偷尝了禁果。

古代世界,男女七岁不同席,女子十三四岁便开始跟着嫡母学习如何掌家,可谓早熟,所以十六七时便可以谈婚论嫁。

但这里不是。

每个世界国情不一样,这个世界,十六七岁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在这个年龄谈恋爱便是早恋,更别说做那种男欢女爱之事。

那是不被大众认可的,并会受到道德上的谴责。

不过南鸢没兴趣管别人的私事,她找到王彩华,是为了跟这人断交。

两人去了个没人的角落谈话。

王彩华一上来就想搂南鸢的肩膀,被南鸢侧身避开。

她顿时一副受伤的表情,“思琪,那天我也是没有办法,赌注是一开始说好的,而且那男人点名要你,我和李哥只能抛下你,他当时如果连我也一起要了,我也肯定要一起去——”

南鸢打断她的长篇大论,“我们以后不要来往了,我准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王彩华听到这话,先是嘴角一抽,然后耐着性子哄她,“别啊思琪,我真的错了,给你道歉还不行嘛?

我们这种人,再努力学习也找不到什么出路,还不如早点儿出去混,多认识一些人,以后也多一些门路。”

说着,她凑近一些,放低声音道:“其实那种事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吧?我听李哥说了,那男人是东巷的霸王,混社会的一哥。

经常拿砍刀的人,那方便肯定不错,以后我跟着李哥,你就跟着那个男人,咱们还可以互相帮衬。

思琪,不是我说啊,你看你被男人滋润过后,脸色都好了不少,比以前漂亮多了,我以前怎么发现你怎么漂亮呢……”

南鸢抬眼看她,目光微冷,“以后离我远点儿。还有,我的校服还我。”

王彩华见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顿时就变了嘴脸,“还他妈揪着这事儿不放呢?不就是被男人玩了吗?但这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那天是你自己要跟我去的,难道我逼你了?

道上就是这样,谁赢了谁是老大,谁都要听老大的,你既然入了这一行,就应该懂规矩!”

南鸢听她废话完,淡定问她,“你借我的那套衣服还要吗?不要我就扔了。”

王彩华气得脸都扭曲了,“送给你不要了,就当我给你的好处费!”

“口下留德,小心犯口业。”南鸢一双淡漠的眼看她,看得王彩华心里有些发毛。

“校服记得还我。”南鸢又提醒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王彩华愤怒地瞪着她的背影,想到她那张只两天不见就漂亮了许多的脸蛋,愈发肯定她是被那男人动了。

“我呸!”王彩华朝地上啐了一口,“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什么东西。”

南鸢听了一天的天书,放学前去找了班主任。

磨了许久的嘴皮子,又写下承诺书和免责书之后,南鸢终于得到班主任的批准,这也得益于叶思琪之前表现良好。

放学后,南鸢回了宿舍,从私人柜子里翻出一个发了霉的大背包,将重要的东西全部塞了进去。

然后,小小只的南鸢背着一个超大号背包,像只搬家的小蚂蚁一样,慢悠悠地走入了东边的那条老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