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39章 你们好,我找韩骆擎

第239章 你们好,我找韩骆擎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

第239章 你们好,我找韩骆擎

那天清晨,韩骆擎送南鸢出巷子的时候,她特意记了路。

虽然脸盲症有些严重,但她的方向感还不错。

收拾完东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马路两侧亮起了路灯

狭窄老旧的巷子里,各式各样的招牌灯已经开始闪烁,花花绿绿的。

一个穿着肥大校服的小不点儿,正驮着一个鼓囊囊的大背包,行走在夜色中的老巷里。

刚开始,巷子里还能时不时能看到三五成群的行人,听到行人的说笑声。

走着走着,行人便越来越少。

南鸢面不改色地按照记忆里线路走,越往里走,巷子越深越暗。

她的身边偶尔会经过一两个路人。

那些人的目光无一不在她身上停留片刻,目光各异。

有人还对着她发出了怪里怪气的嗤笑声。

路边有个糕点店的老板娘好心提醒一句,“小丫头,干啥去啊?那边巷子暗,你小心一点儿。”

南鸢朝那女人点点头,解释了一句,“我找人。”顿了顿,“是熟人。”

那老板娘听她有熟人在巷子里,这才不管了。

南鸢拐到了一条幽暗的巷子里。

走了没多久,迎面走来了三个摇摇晃晃的酒鬼。

正中那个男人直勾勾地盯了她好久。

“唉哟,快看啊,一个学生妹,真他妈嫩啊!”

另两个酒鬼也笑嘻嘻起来,“长得真可爱,我们要不要拦路聊几句?”

“嗨,小妹儿,上哪呢?叔叔对这一片熟得很,你要不要找叔叔问问路?”

南鸢平静地看着三人,点了下头道:“我找一家刺青店的老板,他叫韩骆擎。你们能否带个路,顺便帮我拿一下这背包?”

酒鬼听到“韩骆擎”三个字的一瞬间,身上酒意唰一下去了大半,脸色也猛然一变。

“韩、韩骆擎?你是他什么人?”

南鸢顿了顿,回道:“他是我看上的男人。”

三酒鬼顿时就搞懂了她的意思,这个学生妹是韩哥的人!

三人交换一个眼神之后,立马用手遮着脸跑了,生怕自己的的长相被这学生妹记住,然后回头向韩哥告状。

其实就算这学生妹不提韩骆擎的名字,三个酒鬼也不敢对这个她做什么,顶多言语调戏几句。

这地盘归韩骆擎管,韩骆擎早年就立了规矩。

做买卖你情我愿可以,但不能用强的,也不能用骗的偷的。

几年前这巷子里出过一件劫财劫色的破事儿,韩骆擎知道后大发雷霆,花了几天时间将凶手揪出来,直接废了那人的命根儿,拧断了双手,然后扔到了警察局门口。

有人不信邪,接连犯了几次,但无一例外地被那人给处置了。

所以,这巷子里的人都得遵守韩骆擎定下的法则,谁也不能违背。

三人跑得很快,几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巷子拐角处。

南鸢望着三人跑远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剩下的路,有些遗憾地提了提背包的肩带。

原本想找个免费劳力的。

这具身体太娇弱,她才背着背包走了不到四十分钟,就感觉到了明显的疲惫感。

小糖心疼她,想给她喂一颗大力丸,可南鸢拒绝了。

上个世界用大力丸是被狗王爷逼的,正常情况下,她并不想动用这些东西。

南鸢发现,小糖的胆子似乎被她养肥了,以前她要吃一颗不属于低级世界的药丸,小糖都要念叨半天,可现在小糖根本不管这些,时刻都想给她喂药丸,反倒是她一直在拒绝。

南鸢在原地小憩了几分钟后,继续往前。

上次韩骆擎载她走的应该是几条偏僻幽静的小路,白天还不觉得,到了晚上,昏暗的狭小巷道里几乎就只有她一个人。

道路上,一人一包的影子被昏暗的光时而拉得很长,时而拉得很宽,有时又因为光源太多,四五个深浅不一的影子交叠在了一起。

路过的地方摆着两个垃圾桶,垃圾桶里不知道放了什么,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臭味儿。

一只野猫从南鸢的脚边蹿过,留下一团鬼魅的身影,发出了几道清晰的猫叫声。

在这昏暗狭小的巷子里,那猫叫声听起来有些阴森,令人头皮发麻。

空间里的小糖打了个寒颤,要不是提前知道这就一普通低级世界,没啥灵异鬼怪,它肯定会害怕哒。

“鸢鸢加油,前面左拐一个弯,再右拐一个弯,就能看到大佬的刺青店了!”

南鸢嗯了一声,双手托着背包底往上颠了颠,继续往前。

十多分钟后,南鸢终于看到了那青龙缠身的刺青招牌灯。

她推门而入,门发出了吱的一声。

店里头,江随东正专心致志地帮客人纹身,这次只是遮疤,给客人胳膊上纹一枝寒梅,用不了太长时间,他正在收尾阶段,听到开门声也没回头。

旁边打杂的凉左却立马回头看去,“欢迎光临,这里是东巷刺青店,最牛逼的刺青店,你想要纹什么都可——”

一个以字还没说完,凉左卧槽了一声,顿时叫旁边的江随东,“东子!来了个高中生!女的!快看快看!”

江随东刚好收了尾,偏头看去。

这一看,他口中也是一声卧槽。

这小妞好特么眼熟啊,这不就是那天韩哥领回来的那个?

站在门口的女生穿着一件宽松的蓝白色校服,小小的脸蛋,琼鼻小嘴儿,整个也小小的一只,唯有那双眼大大的,水汪汪的,正盯着两人看。

她的背上背着一个宽她几乎两倍大的背包,沉甸甸的坠在后面,却没有将她拽得弯腰驼背,只是衬得她愈发娇小脆弱。

大概是因为走了很多路,额上布满了细汗,前面的刘海和两鬓的几缕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

南鸢取下那越背越沉的背包,自来熟地将包搁置在一旁的休息区沙发上,对两个目瞪口呆的男人道:“你们好,我找韩骆擎。”

江随东陡然回神,立马踹了凉左一脚,“还愣着干啥?快快,去二楼找你韩哥去!叫他赶紧下来,他的小可爱找上门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