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40章 我这儿,不招未成年

第240章 我这儿,不招未成年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9  |  更新时间:

第240章 我这儿,不招未成年

凉左没见过小太妹卸妆后的样子,还不知道这人就是前两天被韩哥领回来的那妞,只觉得这学生妹怪好看的。

他有些犹豫地道:“可是,韩哥正在画室搞创作。你又不是不知道,韩哥搞创作的时候任何人不能打搅,不然打断了他的创作灵感,他准要黑脸。”

江随东语气十分肯定,“这次绝对不会黑脸,他偷着乐还来不及呢,黑脸个屁!”

凉左听到这话,再瞅瞅那学生妹白里透红的小嫩脸,信了,立马屁颠颠地上楼报信儿。

江随东朝女孩儿呵呵一笑,“坐啊小妹儿,你随便坐,小左去叫人了,韩哥他一会儿就下楼。”

招呼完这位不速之客,江随东继续投入自己的工作中,只是动作带了几分急切。

他三两下给客人的纹身部位做了消毒处理,然后涂上修复药膏,再用保鲜膜包扎好。

几乎是刚刚将客人送出去,店里那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就传来了快而急的脚步声。

楼道上的男人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下跑。然而,在马上要到一楼店面的时候,他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

韩骆擎双手插在大裤衩的两兜里,沉着脸往外走。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坐在沙发上的小不点儿。

女孩儿坐姿放松,一张汗湿的小脸儿没啥表情,拽萌拽萌的,小身板旁边放着一个鼓囊囊的大背包,塞满了东西。

韩骆擎目光下移,落在她一双鞋子上。

那鞋还是他前两天给她买的那平板鞋,鞋面已经脏了,鞋帮沾了不少灰土,是新沾上去的,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爬山涉水的旅途。

韩骆擎盯着那灰扑扑的鞋子,忽地就倒吸了一口气。

他几大步上前,拽起女孩儿的手腕往外走,出了刺青店的门。

屋内,江随东瞅了眼跟着下来的凉左,笑呵呵地问:“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凉左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是没说错,但他妈的也没说对啊!”

他刚才上去敲门,敲了半天才等来韩哥开门,趁他还没发飙之际,用生平最快的语速说明来意:“韩哥!有个长得很水嫩的学生妹找上门了!找你的!”

然后,他就看到韩哥原本要黑下来的那张脸转瞬间定格了在了震惊之上,只是短暂的震惊之后,又重新归于恼火,“你和东子搞什么瘠薄玩意儿?今儿又不是愚人节!滚滚滚,我忙着呢。”

“真的啊韩哥!一个学生妹,穿着丑爆的五中校服,但长得特别水嫩,背着个比她人还大的背包,一进门就说找你,还是直呼你大名,东子说——”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凉左就看到他们一向还算淡定的韩哥以飞人般的速度冲下了楼,快得他都没有看清他的表情。

是没有黑脸,但这特么比黑脸还恐怖吧!

江随东突然露出一种神秘兮兮的笑,拍了拍凉左的肩膀,“以后咱们可能要多一个小可爱室友了,哦不,确切地说是韩哥多了一个室友,咱们多了个邻居。”

凉左却撇嘴摇头,“我看有些悬,韩哥这不像是会收留她的样子。就算咱俩不也得从薪水里扣一部分当房租么,韩哥是这种会好心收留别人的人?”

江随东白他一眼,“那是别人吗?那是搅乱你韩哥一池春水的小可爱。”

凉左:……

“等等,你这意思,你这意思难道是……”

凉左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原来这学生妹就是上次那个小太妹!

卧槽,这反差也太大了!

韩骆擎沉默地拉着小不点儿走到了角落。

没有牌照灯晃眼的光,只有月光倾洒下来,刚好落在两人的身上,能将对方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又来了?”男人问,眉眼看起来有些凶。

他还抓着南鸢的手腕还没松开。

“给你留了张纸条,没看到?”南鸢反问一句,神色淡然,没有被他故作凶狠的样子吓到。

“东西我一会儿就给你,拿上东西赶紧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韩骆擎的表情带着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漠。

南鸢沉默片刻,突然问了一句,“我带来的那个背包你看到了吗?”

韩骆擎微顿。

南鸢道:“二三十斤重的背包,我从学校一路背到了这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出了一身汗,又累又渴。”

韩骆擎听到这话,不知为何,有些恼火,怒道:“谁他妈让你一个人来的?!知不知道这里有多乱,啊?你他妈敢一个人过来?还是晚上!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韩骆擎是真没想到,自己就骑摩托车带她出去这么一趟的功夫,这小不点儿居然就把路给记住了!

还他妈一个人找上了门!

艹!

搞什么?

离家出走?

他这儿又不是难民收容所。

还在他面前装可怜?

是他让她走一个多小时过来的吗?是他让她背这么沉的背包吗?

南鸢丝毫不受他怒气干扰,继续道:“韩骆擎,我想在你的刺青店里打工,你不用给我工钱,供吃供住就行。”

韩骆擎听到这话,气笑了,“你想打工,我就得要你?小不点儿,赶紧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这儿不招未成年。”

“韩骆擎,你是不是以为我离家出走了?”南鸢问他,一双漂亮的猫儿眼在月光下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

“难道不是?”韩骆擎心情烦躁地掏了掏兜儿,从里面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了烟。

他一般不在小朋友面前抽烟,但他现在烦得慌,急需要这玩意儿舒缓一下烦躁的心情。

南鸢看着那吞吐烟雾的男人,解释道:“我住校,一个月回一次家,昨天我跟班主任申请了走读,班主任已经答应了。背包里是我所有贵重物品,我带着全部家当来找你了。

韩骆擎,你不收留我,是想我睡大街上吗?”

韩骆擎沉默地吸着烟,吸了好几口之后才问:“为什么出来住?住校不好?”

南鸢嗯了声,“我跟上次那室友闹掰了,其她室友不喜欢学习,班级晚自习氛围也不好,很吵。”

最后,南鸢总结道:“我现在准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这里挺安静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