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42章 这字体,有点儿骚

第242章 这字体,有点儿骚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38  |  更新时间:

第242章 这字体,有点儿骚

考虑到桌椅不匹配的问题,韩骆擎又去了一趟杂物间,翻翻找找后,终于将那把几年前丢进来的配套椅子给翻了出来。

椅子还是半新的,用水洗一遍就干净了。

杂物间在一楼角落里,韩骆擎做啥,江随东和凉左两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等人扛着那把洗干净的椅子重新上楼,两人面面相觑。

“真稀奇,好久没看到韩哥这么精神了……”凉左小声吐槽。

江随东啧了好几声,“可不是么,干个苦力活儿都能这么高兴。”

凉左有些好奇,问他:“东子,我觉得韩哥对这学生妹没那方面的意图,咱韩哥也不是那种人啊。”

江随东点点头,意味深长地来了句:“现在的确没有那方面的意图。”但以后肯定有。

他跟着韩骆擎的时间比凉左长,对韩骆擎更了解。

韩哥的确不会碰这种乖乖女,但问题是,这学生妹乖吗?

真要是那种乖乖女,能把自己打扮成小太妹?还敢在天黑之后,一个人来这巷子里找人?

这小可爱,恐怕只是表面上看着可爱而已。

再说,韩骆擎那洁癖多严重,江随东再清楚不过,这些年他和凉左都不知道睡了多少女人,韩骆擎愣是一个没碰。

这人挑挑拣拣,嫌东嫌西,总觉得别人不干净。

可现在,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姑娘找上门了,还不怕他,甚至愿意主动亲近他。

韩骆擎要是不趁机将人叼进自己的狼窝,他就不是个男人!

“你瞧着吧,这学生妹要是在半年之内抽身还来得及,否则,等她成年,韩哥一定会睡了她。”江随东语气肯定。

凉左有些迟疑地道:“也不一定吧,我看韩哥对她的态度就像是对小妹妹的态度,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韩哥不会动自己人。”

“你懂个屁。咱俩赌一把,韩哥要是把这小可爱睡了,算我赢,要是只把她当妹妹,算我输。赌注五千块。”

“卧槽!赌这么大,你也太狠了吧!可我还是觉得韩哥不像那种喜欢养童养媳的人,虽然自己养出来的确实干净无污染,吃着放心……”

韩骆擎还不知道自己的两个伙计就他会不会变禽兽这事儿下了赌注,他收拾好书房后,又把书房和客厅的地都拖了一遍。

南鸢已经收拾好行李,正站在卧室门口看他。

她换下了校服,穿着男人上次买的七分裤和大号童装。

七分牛仔裤是紧身的,将她一对纤细的小腿儿勾得笔直笔直,因为裤子腰围大了一个号,那大号童装的衣摆被她全部塞了进去。

裤子倒是不松了,却也掐出了一把盈盈一握的小腰。

男人还在一下一下地拖着地,他的动作又快又重,干活像是干架,三两个来回就拖了一大片地,深麦色的手臂随着那动作时不时鼓起几块硬邦邦的肌肉。

南鸢怀疑,那已经秃了一半的拖把就是被他这样给弄秃的。

男人背对着他,头也没抬地道:“等会儿,马上就好了。”

“有我穿的拖鞋吗?你这双太大,穿着走路不方便。我还需要牙刷,毛巾、杯子。”南鸢问。

拖地的男人转头看她,见她换了自己买的那一身,微微愣了一下,心道:他眼光还不错,这身衣服穿在小不点儿身上,怪好看的。

“我马上去买,你先去书房写会儿作业。书房已经收拾好了,你正好试试那椅子的高度,看合不合适。”

南鸢沉默两秒钟,回道:“走得急,我没带作业。”

其实是因为那些题不会做,她打算明天一早去了抄作业。

不过,真相让她看起来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所以她打算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韩骆擎动作一顿,眼皮子撩起,沉着脸问:“作业都不写,这就是你说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下一秒,南鸢改了口,“我想起来了,我带了语文书,语文作业是抄写两遍今天教的文言文,我这就去写。”

韩骆擎:……

韩骆擎怀疑这小家伙的态度还是没有端正,他三两下拖完最后一片地方,轻叹一声,兜里揣着点儿零钱出去了。

男人离开后,南鸢拿着语文书和练习本去了书房。

其他作业她不会做,可以抄着应付一下,但语文作业不需要抄,她可以自己写,所以来的时候她的确将语文课本带来了。

书房的地刚刚拖过,地上的瓷砖亮得能映出人的倒影。

她上次来时,这里一半书房一半画室,画架还很随意地摆放在屋子中间。

不过现在,那画架已经收起放在了墙边,夹在上面的半成品画作也不见了,上面只有几张空白的画纸。

面前的书桌擦得很干净。南鸢伸出两根指头在角落抹了抹,没有一点儿灰尘。

桌上的书架和书架上的书籍也没什么积灰。

这么短时间,韩骆擎自然不可能做这么多活儿,这说明他的书架原本就很干净。

南鸢粗略扫了一圈,两排书架除了最边上空了一些出来,其他空间几乎被书占满。

这些书被主人摞得整整齐齐。

书的种类很多,其中图画相关的书籍居多,图案构成、人物画解析、风景画鉴赏、妖怪神兽图鉴等等,也有不少世界名著,还有哲学书和科幻书。

南鸢甚至从里面找到了一本摩托车汽车组装相关的书籍。

书架上的书并不是摆设,书的主人经常翻阅它们,所以它们看起来已经发旧。

南鸢坐在韩骆擎从杂物间找来的椅子上,高度正正好。

她取出作业本,开始认认真真地默写文言文。

韩骆擎来回一趟很快,他这次买回了牙刷、杯子、毛巾和拖鞋等日用品,还有小女生用的洗面奶和面霜。

牙膏也重新买了一支,水果味儿的。

将这些日用品归类放好后,他偷偷打开书房门看了一眼。

小家伙正端坐在书桌前,认认真真地写着课文。

见他进来,南鸢偏头看他,对他道:“我基础不太好,想重新复习一遍初中三年的课本。韩骆擎,你能帮我搞到一套初中的教科书吗?”

韩骆擎闻言,先是怔了怔,而后问她,“你初中课本是哪一版教材?这几年改版过没?”

南鸢不清楚,但她觉得哪一版不重要,反正是复习以前的知识点儿,几个版本只是小修,知识点儿大差不差。

韩骆擎听完她的话,直接拉开了书桌左下角的柜子,从里面搬出了厚厚一沓书。

这些书竟全都是初中课本,数学物理英文等等一样不少!

不仅课本齐全,连对应的练习册都有。

南鸢拿起一本厚厚的语文书,在书脊对面的书口上看到一个用圆珠笔写的名字:韩骆擎。

龙飞凤舞的字体,名字最后一笔还往上勾了勾,特别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