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44章 这人,管得还真宽

第244章 这人,管得还真宽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9  |  更新时间:

第244章 这人,管得还真宽

南鸢现在主要复习数理化,因为这三门科目基础很重要。

叶思琪虽然学习差,但该学的知识点儿她都学过,不过是因为脑子不够灵活,很多问题理解不透彻,只能死记硬背。

而现在,那些死记硬背的知识点让南鸢省事不少。

有了叶思琪死记硬背的这些东西,再加上南鸢的理解能力,初中课本学起来很快。

现在她复习一章知识点便做一章的练习题,不全做,简单的略过,直接做比较典型的和容易出错的题型。

韩骆擎的练习册上写满了答案,每一道题的答题步骤很详细,也很整齐。

一些容易犯错的题被他圈了出来,给南鸢提供了很多便利。

做完题目之后,还可以对照上面的答案纠错。

书桌前,南鸢正做题做得专注,一片阴影突然朝这边移动过来,一颗灰黑的脑袋阴影正正好落在南鸢的本子上。

南鸢微微蹙了下眉,“韩骆擎,你挡着我的光了。”

韩骆擎没说话,往旁边移了移,落在本子上的脑袋阴影便跟着挪到了一边。

等南鸢刚做完手中这道题,手里的笔便被男人轻轻抽走。

“已经很晚了,今天就看到这里,明天再继续。”韩骆擎收走了她的书本,态度强势不容拒绝。

南鸢心想,管得还真宽。

不过,她既然送上了门,也做好了被他管着的准备。

“我去冲个澡。”南鸢道。

“你的睡衣在衣柜中间那一层,那个白色塑料袋里就是。”韩骆擎提醒她。

“我看到了。”南鸢离开时回头看他一眼,突然来了一句:“韩哥,今晚的肉包很好吃,明早我还想吃。”

“……要求真多,赶紧滚。”韩骆擎开始撵人,横眉竖眼的,但那语气并不重,顶多有点儿咬牙切齿。

南鸢嘴角微挑了一下,离开书房。

等她离开,韩骆擎按开书桌台灯的按钮,盯着那台灯光线看了会儿,突然觉得这台灯光线不太好。

用了两三年了,该换个新的了。

洗完澡,韩骆擎眼里的小朋友又开始找事儿。

“韩骆擎,你这儿有针吗?”小朋友问。

洗完澡后的女孩儿换上了他买的那件小绵羊双兜睡裙,粉的,跟她那张白里透红的小脸儿很衬,就是那表情太拽萌了。

“要针干什么?是袜子破了,还是衣服破了?”韩骆擎问。

他一个糙老爷们,怎么可能有针线这种玩意儿。

就算有,他也不会做针线活。

南鸢的语气跟吃饭喝水一样寻常,道:“洗澡的时候发现脚底起了几个水泡。”

韩骆擎听到这话,那不以为意的表情顿时一变,“脚底起泡了?”

南鸢淡淡昂了一声。

“脚底起泡,你现在才发现?你这感官反应是有多迟钝?”韩骆擎皱眉的样子有些凶,语气也很横。

一般的小姑娘估计早就被他这副样子吓到了,但南鸢却慢悠悠地解释道:“我的痛感有些迟钝,不怕疼,这水泡不疼。”

她其实也很意外,不过是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脚底就磨出了几个水泡。

转念一想,叶思琪家里条件虽然差,但父母疼爱她,为了让她好好学习,平时基本不让她干重活儿,顶多擦擦桌子洗洗碗,身体的确娇弱。

大概也是因为父母对她的期望太高,才会导致她学习上的压力过大,积压许久之后选择用另一种方式发泄了出来。

韩骆擎板着脸从抽屉里取出一枚指甲刀,“用这个。”

顿了顿,他道:“就坐沙发上,我看看严不严重。”

南鸢直视他。

韩骆擎下意识地解释道:“看看你有没有夸大其词,想我可怜你。”

南鸢沉默几秒钟,点评了一句,“你挺会脑补的。”

韩骆擎:……

南鸢接过他递来的指甲刀,小臀儿往沙发上一坐,右腿直接横搭在左腿上,动作行云流水。

韩骆擎瞧见她这副爷们坐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了她那翘起来的脚底板。

两个大水泡缀在小脚掌上,明显而刺眼。

韩骆擎的眉头顿时皱得死紧。

只是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而已,怎么就娇弱成这样了?

南鸢用指甲刀咔咔剪了个两道口子,水泡里鼓囊囊的水顿时从口子涌了出来,很快就染湿了大半只小脚掌。

韩骆擎及时递了纸巾和药膏过去,“把水泡里的水挤干净后擦点儿这药膏,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南鸢沉默地接过东西,不禁想起了上个世界的萧洛寒。

她那具身体即便锻炼得很好,肌肤也很娇嫩,轻轻一掐就会出现淤青,有时候两人闹得狠了,她的身上便会出现许多痕迹。

事后,那人会亲吻她身上的掐痕,一边细致地帮她上药,一边心疼地说:“小妖儿,下次我一定轻点儿。”

当然,那是一句屁话。

南鸢从短暂的回忆中抽离,继续处理脚底的水泡。

旁边那人只是看着,不帮忙就算了,还凶巴巴地问:“自讨苦吃,下次还敢不敢随便出走了?”

南鸢淡淡道:“我若想,就还敢来,若不想了,你求我来,我都不会来。”

眼前这小家伙故作酷拽的样子对韩骆擎来说,应该是好笑的,但他没笑出了。

他觉得,小家伙好像有些不高兴了。

她不顾一切地来这么个破烂地儿投奔他,表面看着又酷又拽,心里大概是委屈死了,那么重的背包,那么远的路,还是一条陌生的深巷,她怎么可能一点儿不怕?

韩骆擎想到这儿,开始反思自己。

谁都可以凶这小朋友,就他似乎、的确不该……凶她?

可他难不成要给小朋友道歉?

最后,道歉是没有道,男人的语气却一下子柔和了下来,“你先在我这儿住下,什么时候后悔了想走,你告诉我,我送你回去。别再一个人驮着行礼偷溜了,不安全,也累。”

这时,南鸢已经将水泡处理好,两只白皙的脚丫子伸入了男人新买的凉拖里,凉拖是橙色的,鞋背上有两只小黄鸭。

小黄鸭拖鞋的主人哦了一声,“好。”

“小不点儿,你叫什么?”韩骆擎问她。

因为一开始压根不打算跟这小朋友有什么牵扯,所以他没问名字,但现在两人成室友了,自然要知道对方的名字。

南鸢神色淡淡地回了句,“我叫小不点儿。”

韩骆擎叹气。

不就是现在才问她名字,脾气至于这么大?

南鸢看他片刻,忽而又勾起了嘴角,重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叫叶思琪。不过大个子,你可以叫我小不点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