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45章 我可以,以身相许

第245章 我可以,以身相许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2  |  更新时间:

第245章 我可以,以身相许

韩骆擎听到那一声大个子,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凝滞过后哂笑一声。

大个子,小不点儿,还挺互补的。

他听出来了,小朋友这是在抗议呢。

随便给人取外号这种事,的确不太好。他觉得小不点儿叫起来很可爱,但或许这外号刚好戳了她长不高的痛楚,惹她不开心了。

于是,她也以牙还牙地给他取了个。

韩骆擎自以为看穿了小朋友的意图,反省并做出承诺,“小不点儿,不准叫我大个子,以后我也不叫你小不点儿了。”

南鸢看他,又是那种韩骆擎觉得奇怪的眼神,淡定,平静,似乎还带了点儿打量评估的意味儿?

韩骆擎就不明白了,这人小小年纪,在一个社会混混面前,怎么会是这副反应?

真的一点儿不怕他?

就算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应该是李军那样的,嘴上嚷嚷着要霸占他的地盘,要让他叫爸爸,但其实心里还是怂,大张旗鼓地带那么多人来,只是为了虚张声势,压根不敢跟他正面刚。

“韩骆擎,我去睡了,明天见。”南鸢结束了聊天。

韩骆擎本来还有一肚子话要说,结果被她一句话堵了回去,他点了下头,“去吧。”

“韩骆擎,谢谢你长期收留我,以后我会回报你的。”这是南鸢第二次说回报这种话。

韩骆擎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姿态懒散,“赶紧滚去睡。”

南鸢关门之前,提醒他一句:“不要在未成年面前说脏话,影响不好。”

韩骆擎品着这脏话二字,有些纳闷。

他什么时候说脏话了?

然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滚吗?

滚也算脏话?

小屁孩儿事真多。

第二天,南鸢起来之后没看到人,沙发凌乱,一条毛毯随意地堆在上面。

离上学的时间还早,她拿着初中英语书背起了单词。

南鸢的发音很标准。上上个娱乐圈世界的时候,因为角色需要,她学过一段时间,有顾清洛那个现成的学霸老师在,对方能随时纠正她的错误,所以她的英语说得很流利。

不过,口语虽不错,很多单词却不会写。

南鸢一边念一边记。

清晨的早上能听到屋外的鸟叫声,细听还能听到远处大妈大爷的说笑声,隐隐约约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有韩骆擎这个东巷一霸在,这条巷子看起来就是一条再正常不过的小巷。等到了晚上,才会露出一点儿端倪。

十分钟之后,韩骆擎回来了。

男人穿着一套黑色运动衫,脖颈上搭着一条毛巾,像是刚刚运动过。

“这么早就起了?”韩骆擎用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有些意外地瞅着那把着本书、站在阳台上晃荡的小身影。

“在背单词。”南鸢回了句,然后问他,“你去跑步了?巷子里?”

韩骆擎因为小不点儿的表现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解释道:“每天这个时间点儿我都会去巷子里跑几圈,清晨人少,畅通无阻,再晚一些就不行了,人太多,不方便。”

每天他跑完回来后,会冲个澡继续睡回笼觉,等到刺青店的营业时间差不多到了,他才起床,三个爷们一起吃顿早午饭,各自该干啥干啥。

现在收留了个小朋友,小朋友每天要上下学,他得负责接送,这回笼觉暂时是睡不成了。

韩骆擎从自己的破纸箱里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浴室,用五分钟快速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

南鸢扫了一眼他的装扮。

还是背心加大裤衩,这条背心甚至跟上次那条一模一样,胸前一个白色骷髅头。及膝大裤衩花样式也一样,只是颜色换了,变成了军绿色大裤衩。

南鸢怀疑,他同一件衣服买了好多件,每天换着穿。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多邋遢,一件衣服竟穿个六七天。

“我出去买早饭。”男人从抽屉拿了几张零钱下楼,那一头又黑又粗的毛寸头还滴着水珠。

只过了五六分钟,他便带了早餐上来。

——两个肉包,三个菜包,小杯的小米粥,大杯的白米粥。

韩骆擎将那俩肉包和小米粥递给南鸢,自己吃剩下的菜包,一口咬下去,包子便缺了一半。

那嘴张开时,大得能塞进一个拳头。

“跟你换一个菜包,我想荤素搭配着吃,这样营养。”南鸢说完,将手里的大肉包分他一个,从他面前取走一个菜包。

韩骆擎的视线落在面前那被小家伙的爪子捏过的肉包上,心里有些想笑。

“小不点儿——”刚刚叫完这个小外号,他就立马改了口,“叶思琪,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穷,只买得起俩肉包?”

“我不差钱,我只是更喜欢吃素。”韩骆擎解释道。

南鸢打量着他身上几十块钱一件的黑背心和大裤衩,没什么表情地哦了一声,“我信你。”

“我真不差这点儿钱!”韩骆擎气笑了,“我要是差钱,能买得起三辆大摩托?”

要不是巷子太窄,不能开小轿车,他恐怕连小轿车都买上了。

还有这两室一厅的房子,因为跟店面连在一起,很方便,所以他才一直住在这儿,并不是买不起更大的房子。

至于他穿的这些衣服,他一社会混混,难不成还要穿什么西装革履?

几十块钱的背心和T恤就挺舒服,他从小穿到大,没什么不好的。

南鸢是真的信她,毕竟是东巷一霸,还是刺青店和麻将馆的店老板,不说多暴富,但绝对不穷。

她只是觉得,眼前这男人大概是从小过惯了苦日子,哪怕现在手头宽裕了,也还是抠抠搜搜的。

这样不太好,她得帮他改掉坏毛病。

钱挣来就是花的,不是放在那儿积灰。

“你不缺钱的话,能不能给我买辆自行车?”南鸢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怪认真的,“你钱这么多,我帮你花花。”

韩骆擎:……

韩骆擎突然觉得,眼前这小朋友很有当地痞流氓的潜质。

这话不就是地痞流氓收保护费时最喜欢说的?

嘿,还流氓到他身上了。

敢想,有胆儿。

个屁。

“叶思琪,我觉得你很喜欢做白日梦,你一蹭吃蹭喝的小屁孩,身无分文,张口就让我给你买自行车?”

南鸢悠悠然地道了一句:“你很合我胃口,我觉得我可以以身相许。”

“噗!”韩骆擎刚含了一口粥,这一口粥被他直接喷了出来,喷在了他还没啃过的那肉包上。

南鸢捏着手里的包子离他远了一些,刚说的话好像已经忘了似的,慢条斯理地继续啃包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