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48章 哭成狗,叫成猪

第248章 哭成狗,叫成猪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1  |  更新时间:

第248章 哭成狗,叫成猪

胖子这威胁意味十足的话一出,教室里的学生果真不敢管闲事了。

他们的确惹不起王彩华背后的李军。

李军因为聚众抽烟和打架的事情被学校通报批评多次,但也不见学校开除他。

而高二才开学不久,大家还要在高中再待两年,要是得罪了这个混混头领,这两年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胖子男生负责放狠话,那长得不高的弱鸡男生则看向南鸢,不怀好意地道:“叶思琪,你快点儿去啊,王彩华她就在后校门等你呢。”

南鸢淡淡地嗯了一声,“这就去。”

众人:……

卧槽!都到这份上了,还装呢?

·

五中校门有两个,前校门,后校门。

后校门出去的那条马路比较窄,也比较破,两盏路灯坏了都没人修理。

到了晚上,那里要比其他地方昏暗许多,从那里经过的车辆也少。

王彩华已经在后校门外等着了,身边有两个小跟班,是其他班的女混混。

“叶思琪,你还真敢来啊!”

南鸢朝她周边看了看,问:“就你们三个?”

王彩华冷笑,“对付你这小贱人,我一个就够了!我这两个小姐妹等会儿不会出手,道上的这点儿规矩我还是守的。”

南鸢颔首:“走吧,找个再远一点儿的地方,免得被其他人看到,影响不好。”

就在这时,小糖突然冒泡,语气居然很激动,“鸢鸢,你难道想杀人灭口?不可以哦鸢鸢,这是法律时代,杀人是犯法哒!咱们狠狠扇她几耳光就行了!”

南鸢:……

她怀疑小糖这两天看了什么宫斗宅斗的话本子。

扇耳光这种事,似乎是后宅女人比较喜欢干的事情。

她的话,还是喜欢没什么噪音的手法。

南鸢淡定的反应让王彩华心里直犯嘀咕。

两个混混小姐妹凑近她耳边说了什么,王彩华这才高兴起来。

说得对,这贱人估计是想找个地方给她下跪,求她放过自己。

王彩华想想即将发生的事情,心中十分快意。

“前面左拐,再走五百米就有个小巷子,我们去那儿。叶思琪,你走前面!”王彩华恶声恶气地道,以防她半路逃跑。

她原本是把叶思琪当姐妹的,毕竟在一个班,叶思琪看上去很听话,也很好使唤。

可惜李哥不小心输了比赛,把叶思琪扔给了那什么韩哥后,叶思琪就因为这事儿恨上了自己。

姐妹当不成就算了,这贱人居然敢当着全班的面说她的坏话!

她要是不立立规矩,以后什么人都敢骑到她头上!

南鸢走在前面,脚步有些快,似乎迫不及待。

身后三个女混混愈发觉得奇怪。

哪有人挨打挨得这么积极的?

南鸢看到了王彩华说的那条巷子,灯光昏暗,非常适合干点儿什么。

她率先走了进去,王彩华三人紧跟着上前,将她包围了起来。

“思琪啊,看在我们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姐妹的份上,今天你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再把袋子里的这身校服穿上,我们这恩怨就算了结了,不然嗷——”

王彩华话没说完就爆发出一声惨叫,南鸢已经握住她手腕狠狠一掰,在其他两个女混混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掰她手腕,拧她胳膊,一巴掌将她的脑袋摁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让她的脸跟冰凉的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叶思琪!你他妈啊啊啊——”

南鸢面无表情地按了按她身上的某个穴位,王彩华顿时痛得惨叫连连。

见两个女混混扑过来,南鸢一把将王彩华甩到地上,揪住扑上来的两人,两指并拢屈起,狠狠往这两人身上的神阙穴和肩井穴撞去。

两个女混混只觉浑身一麻,身体仿佛失灵一般,身体里的某处神经被冲击震荡,竟当场……小便失禁了。

其中一人跪下的时候,身子一踉跄,校服兜里的小剪刀掉了出来。

南鸢瞅了一眼地上的小剪刀,将王彩华扯了回来,继续按她身上的痛穴。

王彩华惨叫如杀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声求饶,“思琪,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啊啊,好痛——”

南鸢松手,冷眼睥睨着她,声音没什么起伏,“把你身上的校服脱了,给我。”

王彩华一边哭一边脱。

上衣里面还穿着个小T恤,可脱了校服裤子,下面就只有一条内裤。

南鸢将地上的塑料袋踢了过去,“我不是那种欺压同班同学的人,你这套校服以后就是我的了,我的这套给你。现在,你穿上它。”

王彩华听到这话,脸色瞬变,抽抽噎噎地问:“能、能不穿吗?”

南鸢一双乌黑发亮的眼在昏暗的光线下闪过令人发憷的寒光,王彩华顿时不敢说话了,抖着手将那塑料袋解开,取出了里面的校服。

南鸢本以为她只是在那校服上撒了一泡尿,却不想这人做得更过火。

校服像是在泥土里滚了几圈,上面全是土灰,被尿液浸湿的地方则直接结成了几片土块,又臭又脏。

南鸢没看错的话,校服领口处似乎还有几口浓痰。

王彩华将那又臭又脏的校服抖开穿上,哭得都喘不过气了。

旁边两个女混混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浑身发麻不说,小便失禁,裤子已经湿透了。

南鸢扫了一眼哭哭啼啼的王彩华,迟疑地问:“地上那剪刀——”

不等她说完,王彩华立马爬过去将剪刀拿了起来,开始胡乱剪自己的头发,边剪边抽抽:“我这就剪,这就剪……”

南鸢:……

南鸢顿觉无趣,用两根指头夹着王彩华脱下来的干净校服走了。

时间尚早,第一节晚自习还没结束,南鸢回到教室继续学习,跟个没事人一样。

班里一群学生看到她安然无恙地回来,全是一副震惊无比的表情。

结束了?

王彩华就这么放叶思琪回来了?

没被剪头发,没被扇耳光,也没被吐口水……

这怎么可能?

有人想上前问怎么回事,但直到第一节晚自习结束,都没人上前。

南鸢整理好语文作业,手里拎着一套校服,姿态闲适地出了教室门。

留下教室里的一群人面面相觑。

卧槽,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不可能是王彩华被娇小的叶思琪给干倒了吧……

南鸢从校门出来后,拐了个弯,在早上韩骆擎停下的地方站着。

夜风吹过,小不点儿微微垂着头,安安静静地杵在那里,像个等着大人的乖宝宝。

韩骆擎赶来时看到的就是她这副乖巧的模样,心肝一不小心被萌得颤了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