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49章 这男人,果真抠门

第249章 这男人,果真抠门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3  |  更新时间:

第249章 这男人,果真抠门

“等多久了?”韩骆擎将摩托开到了“乖宝宝”跟前,主动解释起自己迟到的原因,“半路上遇到两个熟人,我被拦着说了几句话。”

南鸢还在思考一道没解答出来的物理题,等男人离得近了才将思绪从里面抽了出来。

“没等多久,我也刚出来。”南鸢回了一句,然后走过去,小腿儿往后座上一迈,扶着他的肩膀调整了一下位置,“好了,开车吧。”

韩骆擎心里那一丢丢因为迟到而产生的心虚感在听到这人理所当然的使唤口气后,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嘿,这小不点儿还真把他当自己的专用司机了?

韩骆擎瞄了眼后视镜里的人,小不点儿已经面无表情地坐好,看不出喜怒。

该不会是因为他迟到了这么三四分钟,闹起了小孩子脾气吧?

韩骆擎试图说点儿啥,刚好瞄到她手上提着的校服,就问她,“校服要回来了?”

“嗯。”南鸢应了一声,提醒道:“开车的时候不要分神,注意安全。”

一不留神就被小朋友反过来教育的韩骆擎:……

回到刺青店的时候,店里还有客人,只是这次居然拉起了帘子,将那床挡了起来。

帘子上能看到两个有些模糊的影子,一躺一站。

站着的是江随东,他正埋头工作,旁边的纹身机发出嗡嗡的声音。

而床上躺着那个……是女人,因为她的上身是裸露的,露出了女性特征部位。

只是那关键部位像是盖了一块毛巾,而纹身枪的位置就落在紧挨着毛巾的地方……

南鸢没能再多看一眼就被身边的男人挡住了视线。

“小朋友瞎看什么呢。”韩骆擎低斥一句。

南鸢偏过头,并微微仰头看他,神情若有所思。

韩骆擎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顿时就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这刺青店是正规营业的刺青店,没什么奇奇怪怪的勾当,今天这客户是女人,要在胸口纹身,为了保护客户隐私,这才拉了帘子挡起来,你瞎想什么?”

“我知道是在胸口纹身。韩骆擎,你也曾给女人的这些隐秘地方纹身吗?”南鸢问。

韩骆擎先是一愣,然后就嘀咕了句:“小孩子少管大人的事情。”

“你不好意思了?”南鸢的神色倒是淡定,“这没什么好羞耻的,职业需要而已。而且,我相信你的职业素养。”

韩骆擎咬牙打断她,“叶思琪,你该去写作业了。”

说完,男人直接摁着这口无遮拦的小朋友往楼上走,边走边提醒道:“好好写作业,写完了我要检查。”

南鸢淡淡扫他一眼,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她的确还有很多书要看,提升学习的事情在她心里排第一,或者说,获得信仰之力和功德值这件事在她心中无可取代,而现阶段只有成为学霸才能得到信仰之力。

南鸢将王彩华的校服丢入洗衣机,然后进了书房。

韩骆擎没离开,双手环胸,懒洋洋地倚在门口看她。

刚坐下的南鸢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新台灯。

造型时尚不失美感,高级护眼台灯,估计得花个几百块。

南鸢不禁转头看向门口,“韩骆擎,这台灯……你今天买的?”

韩骆擎嗯了声,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原来那盏台灯岁数大了,经不起你这么长时间地开着,所以我换了个质量好点儿的。”

说到这儿,他似想起什么,又补充一句,“哦,这个钱我会从你以后的薪水里扣。”

南鸢听到这话,表情比他还要漫不经心,随口就跟了一句,“那你再买个自行车,也从我以后的薪水里扣?”

便宜一点儿的自行车只需要一两百,买这台灯的钱都能买一辆不错的自行车了。

韩骆擎眉心跳了跳,这小朋友咋还没死心呢?

他买这台灯,是因为他平时也会用,买了还是他的,但自行车这玩意儿他八辈子没骑过了,有了摩托车谁还骑自行车。

他凭啥专门给小朋友买一辆?

就凭这小家伙脸皮够厚?

他是混混,不学无术会干架会揍人的混混,他妈的不是慈善家!

都这会儿了,这小不点儿居然还没能认清他的真面目?

“小不……叶思琪同学,别做梦了,不可能的。就算你真的在我店里打杂,那点儿打杂费也只够你的住宿费,其他的你想都别想。”

韩骆擎冷漠无情地拒绝了她异想天开的要求,转身离开。

不过,才过了一分钟他又返了回来,手里拎着个新书包。

“给我买的?”南鸢微微扬眉,有些诧异。

这一次韩骆擎总算靠谱了一回,没买粉色的卡通书包,书包是灰棕色的,版型很好,就算放在十年后,这个书包款式都不算落伍,可以当做旅行背包。

韩骆擎解释道:“暂时给你用,等你啥时候走人了,这包得留给我。”

南鸢哦了一声。

难怪是这么中性的包,原来如此。

这男人果真抠门。

其实高中生背书包的情况很少,一是因为住校的人多,看书直接去教室看,偶尔想拿回宿舍,也只需要带上那么一两本,直接手里拿着或者抱怀里就行,根本用不着专门背个书包;

二是因为高中生们总认为自己是大人了,觉得书包这玩意儿是小学生初中生才用的,就算有时候不得不背个书包,那也一定是单肩斜背,这样才够酷够成熟。

南鸢已经很酷了,不用在这种小细节上门装酷,她挺喜欢这背包。

“多谢韩哥,书包很实用。”南鸢道。

韩骆擎觉得她还是不够喜欢,不然那表情怎么那么淡呢,小朋友高兴的时候不都会欢呼雀跃吗?

南鸢将新得到的书包收好,继续写作业,一点儿没有小朋友收到礼物时该有的样子。

韩骆擎见她很快就忽略了新台灯和新书包,转而投入到题海之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失落。

算了,反正也不是为了让这小家伙报答自己什么。

韩骆擎杵在门口看了两分钟,想起什么后,随口问了句:“叶思琪同学,你吃晚饭了没?”

南鸢正在解一道大题,因为已经投入进去,头抬都没抬地回道:“学校五点半就开始提供晚饭,你说呢大哥?”

韩骆擎听她喊自己一声大哥,连姓都没有,不知为何,有些想笑。

“你问这话,莫非……你没吃?”南鸢手中唰唰写演算过程的笔一顿,抬头分了个眼神给他,“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吃晚饭?”

韩骆擎被她眼睛这么一扫,居然有那么一丝丝被训斥教育的错觉。

小屁孩训斥谁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