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50章 以后,我陪你吃晚饭

第250章 以后,我陪你吃晚饭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0  |  更新时间:

第250章 以后,我陪你吃晚饭

不过,韩骆擎知道这是小不点儿在关心他,于是选择性地忽略她不太恰当的语气。

“午饭吃得比较迟,所以晚饭也推迟了。我正准备去吃晚饭。”他解释道。

南鸢闻言,不禁一顿,忽地问:“一个人吃饭挺无聊吧?”

不等对方回答,她就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以后我晚饭不在学校吃了,回来陪你吃。”

这话说得特别好听,但其实,南鸢只是想省一顿饭钱。

韩骆擎听了这话,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绝道:“那用不着,我一个人吃饭很方便,十分钟搞定。”

“就这么决定了。”南鸢单方面决定了这件事。

韩骆擎突然品过味儿来了,“嘿,我说叶思琪,你是不是想蹭饭啊?蹭一顿早饭不够,你现在还想蹭晚饭?”

南鸢看着他,嘴角微微抿了一下,弧度有那么点儿上扬的趋势,“我现在有点儿穷,以后会还你饭钱的。”

“叶思琪,你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韩骆擎惊讶地问。

他觉得,这小朋友缠上自己的动机很有问题,他得重新审视一下。

“是啊,只吃得起白馒头,连黄馒头都吃不起。”南鸢道,明明面无表情,语调也平平淡淡的,却让人读出了一丝可怜巴巴的味道。

大食堂的馒头有两种,白面馒头一块钱四个,南瓜黄馒头一块钱三儿,叶思琪以前缺钱的时候光啃两个白馒头,配着食堂的免费汤吃,一顿饭只花五毛钱。

其实倒没有穷到吃不起饭的地步,只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叶思琪还很有进取心,攒下的钱都拿来买复习资料了。

韩骆擎听到她的话,沉默了片刻,突然从客厅的电视柜抽屉里取了两百块钱给她,“先拿去用,以后我从你的薪水里扣。”

南鸢这才知道,原来那客厅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装了几厚沓现金。

一百元的大钞,放了好几把。

这么多钱居然就放在了客厅抽屉,还没上锁?

也不知是韩骆擎心大,还是他够狂妄,自信没有任何人敢来他的地盘上抢劫。

“韩骆擎,我看到了,好多钱。”南鸢道。

韩骆擎抬眉瞅她,用鼻子嗯哼一声,“看到了也没用,不是你的钱。”

“你就不怕我卷了你的钱跑了,或者偷拿你的钱去买东西?”南鸢问。

韩骆擎上下打量她的短胳膊短腿儿,轻嗤一声,“你拿一个试试,看看自己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韩骆擎,你说这话让人害怕。”南鸢口中怕怕,那小爪子却一点儿不矜持地伸过去,夹过了两张百元大钞,“谢谢韩哥,这钱我拿着买参考资料,晚饭我还是回来陪你吃。”

韩骆擎:……

“别,哥真用不着你陪。等你回来都快九点了,哪有人这个时候吃晚饭的?”

“哦,你不是人?”南鸢反问。

韩骆擎明明是为她着想,结果反被她打趣。

妈的,这要是他的人,他估计每天都要狠狠收拾一顿。

小屁孩太欠打了!

尤其这张小嘴儿,明明蹦不出几个字,但怎么就那么毒呢?

“你去忙吧,我要继续写作业了。”南鸢坑到了以后的晚饭,又白白得了两百块的零花钱,开始撵闲杂人。

韩骆擎:……

翻脸不认人的小东西!

韩骆擎双手插兜,磨着牙下楼吃饭去了。

“鸢鸢好腻害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佬都被你怼得只能吃哑巴亏了!”脑残粉小糖突然上线,嗷呜一声,眼冒星光。

南鸢坑骗现场被小糖全部目睹,抓了个现行。

南鸢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愧疚之情。

她突然明白,自己为啥养不出三观极正的好苗子了。

虽然她觉得自己三观很正,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其实没那么正,所以一个不留神,在她没有察觉的地方,她就在小崽子面前起到了坏榜样?

比如现在——

她面不改色地坑韩骆擎的场面,小糖非但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反而还夸她嘴皮子厉害。

南鸢默默地反思了几秒钟,而后放弃。

她觉得自己的三观大体上还是很正的,小糖学去了也没关系。

韩骆擎吃晚饭的时候去麻将馆坐了会儿,沾了一身烟味儿回来。

“先别进来。”男人一只脚刚踏入书房门,就被南鸢阻止了,“身上的烟味儿有些重,去洗洗再进来。”

韩骆擎没忍住,艹了一声,“叶思琪,这是老子的书房,老子的!”

“你又说脏话。”

“老子一个社会混混,怎么就不能说脏话了?你要是嫌弃老子,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混混韩骆擎不高兴了。

他都因为这小不点儿把以前的作息弄得颠三倒四了,这小不点儿居然还好意思嫌弃他说脏话?

南鸢鼻尖轻轻翕张了几下,目光不那么嫌弃了,嘴里有一丝丝馋,“韩骆擎,你还喝酒了?”

这酒味儿还怪香的。

韩骆擎大概是有些心虚,解释的声音不自觉低了一个度:“吃饭的时候遇到个弟兄,跟着喝了两小杯。”

说完紧跟着嘀咕了起来,“叶思琪,你属狗的吗?这点儿酒味儿你都能闻出来?”

南鸢:“看你脾气这么冲,猜出来的。”

韩骆擎听到这话,反而没脾气了。

得,他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家里有个未成年小朋友,闻不得烟味儿和酒味儿,他以后少抽烟少喝酒。

“韩骆擎,我没有管你的意思,只是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你要适度。酒的话,也要适量,毕竟现在的酒不比古代,度数太大,喝多了有可能死人。”

南鸢一向懒得废话,这要是她原来的本体,她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不过,用了别人的身体后,可能是因为不面瘫了,所以也不那么懒了,心情不错的时候就愿意多说几句。

韩骆擎听到她这番话,表情有些异样。

他当混混这么多年,周围全是劝烟劝酒的,从来没有人对他说少抽烟少喝酒,因为这样对身体不好。

他沉默片刻,突然低声回了句:“以后我会注意分寸,我这就去冲个澡。”

南鸢提醒道:“洗完澡过来给我辅导作业。”

韩骆擎唔了一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