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51章 我看看,哪个不会

第251章 我看看,哪个不会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2  |  更新时间:

第251章 我看看,哪个不会

男人洗澡的速度大都比较快,冲几下完事儿。

南鸢今日份的最后一道题还没解出来,韩骆擎就从浴室出来了。

他换了件黑T恤和墨绿色大裤衩,身上还带着没有完全散去的水汽。

韩骆擎拉出那把自己常用的塑料凳,坐在了南鸢的身边,“给我看看,哪几道题不会?”

很有几分家教的意思,家教的钱算是省下了。

南鸢已经提前将有疑问的地方圈了起来,直接将练习册往他面前一推,“圈起来的这些都是,做是做出来了,但我不太满意自己的解题步骤,太繁琐了,我觉得应该有更简单的解法。还有,与之相关的知识点我比较模糊,你都给我讲讲。”

韩骆擎已经习惯了小家伙这不客气的作风和语气,也懒得纠正,接过练习册看了起来。

男人一目十行地将题看完,执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起来,边写边道:“这道题的确还有个更简单的解题思路,我这练习册上写的都是比较复杂的解题步骤,因为我那会儿的老师都比较死板,只认这一个标准答案,还是按照步骤来给分,我被逼着写这种常规解法……”

南鸢不禁偏头看他。

这人明明初中毕业很多年了,这些知识点儿却还记得这么清楚?

记性可真好。

若不是对上学有执念,不可能这么多年了还记得初中的知识点儿,且详细到了这种地步。

“嘿,想什么呢,还不好好听讲!”韩骆擎拿笔头敲了一下她脑袋。

南鸢无语地看他一眼,“在听。”

两人一个讲一个听,气氛很是和谐。

韩骆擎不愧曾为初中学霸,一道题讲得清晰明了,里面用到的所有公式和定理,他都能自己再论证一遍,与旁人的死记硬背很是不同。

南鸢哪里不懂,被他这么一讲,很快就明白了。

她觉得,稳了。

有韩骆擎这个初中学霸在,她初中的基础绝对可以打得很好。

韩骆擎在给南鸢讲题的过程中,自己也十分愉悦。

这些书压箱底多年,也就大扫除的时候他拿出来拍拍灰,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看,他也没打算再看,但现在,他重新接触这些东西,发现书本里的知识点儿就像是刻在了他脑子里一样,再过多少年也忘不掉。

他仿佛回到了那段天真无邪的岁月。

那时,大家都说学习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他什么都不想,脑子里只有学习。

后来,他果真学得很好,还在中考的时候考了全市第二。

要不是考试当天拉肚子,他能稳坐全市第一的位置。

再后来,父母出车祸去世了,他辍学跟了东巷里的洪叔……

韩骆擎陡然从飘远的思绪中收回,问旁边的小不点儿,“还有哪道题不会?”

“没了,多谢。”南鸢微顿,夸赞道:“你是个好老师。”

韩骆擎沉默地勾了下嘴角。

只有人说他坏,不会有人说他好。

可眼前这小不点儿,却不止一次将好这个字眼安在他身上了。

第二天,南鸢照例蹭了早饭,然后被男人骑摩托送去了五中。

南鸢进入教室的那一刻,感觉到大家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

王彩华眼睛红肿,头发如被狗啃,不用问大家也看得出来。

——在昨晚上的决斗当中,叶思琪赢了王彩华。

虽然,这让大家觉得很不可思议。

或许,叶思琪叫了帮手?

可是王彩华也有帮手啊,而且是李军那群混混。

五中全校,除了高三的混混群体,应该没有人能搞得过李军那群人。

总之,在南鸢进教室之前,教室里的人就已经脑补了各种可能。

南鸢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往王彩华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她愤恨的目光。

穿在王彩华身上的校服,袖子那处短了一截,毕竟她比叶思琪高个六七厘米。

校服已经洗干净,也烘干了。

王彩华见她看来,立马收回了目光,垂头干自己的事情,仿佛刚才那愤恨的一眼只是南鸢的错觉。

南鸢神情淡漠地掏出课本,继续自己的打基础学习任务,没有分更多的眼神给小喽啰。

小糖趁她还没有投入到学习当中,赶紧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鸢鸢,我觉得这个王彩华要搞幺蛾子,从现在开始,我要帮鸢鸢盯着这女人的一举一动!鸢鸢放心地学习叭!”

南鸢顿了顿,没有拒绝小糖的好意,“那就辛苦我家棉花糖了。”

小糖听到这句棉花糖,嗷地叫了一声,特别高兴。

鸢鸢不喜欢叫它棉花糖的小名,说一叫到这名儿,就特别想揉它的毛,还想把它的一身毛给剃下来。

可是,这是它爹爹取的小名,很有意义哒,再不叫,它都要忘了。

一到课间十分钟南鸢不看书的时候,小糖就开始汇报王彩华的动静。

“鸢鸢,王彩华去找李军了,李军不在。”

“鸢鸢,王彩华又去找李军了,李军和赵赫等一群小弟正在楼顶偷偷抽烟,王彩华这次终于找到了人。王彩华开始跟李军哭唧唧地说昨晚上的事情,骂了足足五次贱人。哼,她才是贱人呢!明明是她先欺负鸢鸢的,不要脸!”

“李军说要给鸢鸢你颜色看,要让你给王彩华跪地求饶。呸呸!这群渣渣也敢打鸢鸢的主意,鸢鸢,我们去揍扁他们!”

南鸢:义愤填膺的小糖真可爱,想揉。

好几个世界都没揉小糖的毛了,她怪想念那触感的。

“……达成协议之后,赵赫笑嘻嘻地问王彩华,她班上是不是有一个留着学生头长得特别水嫩的女生,王彩华也笑嘻嘻地回他,说班里好多女生都留着学生头,也好多都长得水嫩,他要是喜欢,回头她给牵牵线。天啦噜,鸢鸢,这女人好恶心啊,居然拉皮条!”

南鸢端端正正地坐着发呆,听到小糖的话反应很平静,“不用管他们了,去看你的书。”

“哦哦,好哒~那我也去忙了。”

“尽量看些有意义的书。”南鸢提醒一句。

小糖立马道:“鸢鸢放心,我空间里的书都很有意义哒,都是我爹爹的私藏!”

南鸢:……算了,随便看吧。

一人一兽沉迷于看书无法自拔。

虽然小糖说王彩华跟李军接了头,口上声称要报复她,不过一整天下来,她都没有等到任何信儿。

或许,这群人打算在学校外动手?

南鸢微微挑眉,韩骆擎接送她上下学也有个几天了,李军他们还不知道?

啧,突然有些担心。

担心韩大佬大开杀戒,毕竟她现在只是一朵需要呵护的娇弱小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