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55章 韩骆擎,你替我挑

第255章 韩骆擎,你替我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

第255章 韩骆擎,你替我挑

香江贵族高中是后来建的,花了大价钱,建得很奢华,在郊区。

这地方跟五中离得远,但离叶思琪的家却很近。

确切地说,是西街离叶思琪的家近。

从五中到叶思琪的家没有直达公交车,中间需要转一下车,不过以前叶思琪为了省钱,没有坐第二辆公交。

因为第一辆车下来,只需走两站就能到家,步行回去大概二十分钟。

西街跟东巷一样,是很多年的老街,比东巷宽点儿,比一般的马路窄点儿。

这条老街上有很多老牌的衣服和皮革批发市场,人气很旺。不好拆迁,便一直保留了下来。

正是因为这里人多地方窄,街道得不到及时清扫,看起来有些脏乱。又因为西街人流量大,所以养出了不少扒手和混混。

叶思琪回家的途中会经过西街的街口。

南鸢算了算时间,她好像该回一趟家了。

“小糖,帮我继续留意王彩华的动静。”南鸢道。

小糖立马嗷了一声,“放心吧鸢鸢,我一定时时刻刻盯着这女人和那群混混!”

南鸢想对小糖说点儿什么,但最后还是算了。

先任由小糖野蛮生长吧,等它歪过头了她再纠正一下。

南鸢朝王彩华的方向瞥去一眼。

现在王彩华在她面前毕恭毕敬,丝毫看不出,她在背地里是如何想着用各种阴损的法子来对付她。

这天,韩骆擎照例接送南鸢。

别扭的男人不想让别人看到这张社会混混的脸,总是戴着头盔不肯脱下。

南鸢觉得他有些可爱。

“韩骆擎,先去一趟书店,我要买一些参考资料。”南鸢道。

五中的校门外有书店,但书店并不卖初中的参考书。

韩骆擎扬了下眉,摩托车拐了个弯,直接去了五中附近的实验中学。

辅导小家伙之后,韩骆擎才发现,这小家伙怪聪明的,很多知识点儿一点就通。他以前用的那些练习册的确不够她做。

实验中学的校门口书店有好几家,两人随便挑了一家。

南鸢个子娇小,脸长得也嫩,要不是穿着五中校服,绝对会被人当成初中生。

旁边两个挑书的女生在一旁嘀嘀咕咕,不明白一个高中生为什么要来初中校门口买初中的参考书。

“韩骆擎,你帮我挑。”

女生这话一落,几个初中生才发现,这个漂亮的高中生旁边还有个长得十分高大的男人。

男人穿着宽松T恤和大裤衩,穿着很家居,大概是只在书店短暂停留,所以头上的摩托车头盔没有摘,一张脸看不清。

但光是那露出的眉眼,就让人觉得,这是个很帅气的男人。

韩骆擎睨着身旁的小不点儿,没说什么,开始认真挑选参考资料。

他每天辅导这小家伙,很清楚她哪里比较薄弱。

四本参考书加四份习题集,韩骆擎挑选完准备掏钱。

南鸢没让他付钱,自己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我有钱。”

韩骆擎轻哼一声。

这钱还不是他给的。

两人买完书离开,书店里的学生还在嘀咕。

“是哥哥带妹妹来买书吗?哥哥长得好高啊!”

“这两人的身高差有点儿萌。”

不,南鸢觉得一点儿不萌。

她现在每天早晚都要喝一杯牛奶,就是盼望着自己能再往上蹿一蹿。她不喜欢仰望别人。

“韩骆擎,明天周五,你不用来接我了,放学后我直接回家。”

摩托车刚刚开进车库,韩骆擎还没停好车,就听到小家伙说了这么一句。

他不禁愣住。

叶思琪在他这儿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从未提过回家的事情。

周末的时候,她会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房看书,看累了就在一边看他画那些纹身草稿。

有时候她也会去一楼,乖乖巧巧地坐在一边,观摩东子和小左给别人刺青的过程,偶尔搭一把手。

在他完全把叶思琪当成跟江随东和凉左一样的存在时,这人突然告诉他,她要回家。

此时此刻,韩骆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叶思琪跟他们不一样。

她不是孤儿,她有家。

“以前怎么没有回家?”韩骆擎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紧绷。

“学习忙,父母也忙,所以我大概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南鸢解释道。

她其实也不太想回去,毕竟她不是叶思琪,不善于处理父母与子女的这种关系。

韩骆擎犹豫了一会儿,问她,“离得远不远,需不需要我送你过去?”

南鸢只微微顿了一下便道了声:“好。”

韩骆擎懵了,大概没想到她会真的答应。

男人有些含糊不清地问:“你真让我送啊,不怕别人看见了说闲话?”

“老师顺道送学生回家,有什么闲话可说?”南鸢语气淡淡。

韩骆擎顿时就乐了,“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师了?”

“家教老师韩老师啊。”

韩骆擎哈哈笑出了声儿,“这句韩老师我真担得起,你看你每天晚上问我的那都是些什么弱智问题……”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乐呵,在心里嗤了一声。

这个时候韩骆擎还答应得好好的,但第二天一早起来,他竟又改口了。

男人的黑眼圈有些重,像是没有睡好,“叶思琪,我今天晚上临时有事,不能接你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家?”

南鸢朝他看来,韩骆擎撇开了眼,目光有些躲闪。

南鸢嗯了声,“那我坐公交车回去。”

韩骆擎送她去了学校,这次不等南鸢走远,他便先一步骑摩托离开了,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儿。

南鸢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往校门走。

“鸢鸢!”小糖突然咋呼一声。

南鸢脚步一顿,“怎么了?”

“王彩华昨晚上夜不归宿!你猜她干啥去了?”

南鸢没搭腔,等这小东西自己说。

小糖愤愤然道:“她又去勾搭西街的那群社会混混了!王彩华献出节操之后,那西街的混混二把手答应替她教训鸢鸢你!太可恶了,他们居然想拍鸢鸢的那种羞羞照!王彩华说要把鸢鸢的羞羞照贴到学校展示栏!”

南鸢有些迟疑地问:“小糖,你中途是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