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57章 这女生,有点儿可爱

第257章 这女生,有点儿可爱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

第257章 这女生,有点儿可爱

南鸢已经猜到这是香江贵族高中的学生,一是那与众不同的彰显高贵的制服,二是那辆价值不菲的小轿车。

只是她没料到,这小男生还是个重要男配。

校霸跟校草争夺气运子女主的戏码?

见她不搭腔,轿车里的男生将车窗全部摇了下来,胳膊扒在车窗窗沿上,脑袋直接从那车窗里探了出来,“嘿,问你话呢?妹子,一对五,你牛逼啊!你哪个学校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这号人物?”

贺源骁作为香江贵族高中响当当的人物,早已熟知了各个初高中的校霸,并在一众校霸里脱颖而出。

其他校霸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地管他叫一声贺哥。

能以一对五,这五人还是成年男人,也就贺源骁这种级别的校霸能做到,其他的校霸根本不行。

可眼前这个女生,居然做到了!

虽然刚才离得远看不清,但女生那灵活躲闪的姿势,贺源骁一看就知道她是打架的行家。

贺源骁就欣赏这种拳头厉害的人,这可比那些只会动脑子学习的书呆子有趣多了。

更何况干倒五人的还是个女生,这女生还这么娇小。

也不知那个头到一米六了没有?

南鸢扫他一眼,没有聊天的兴致,背着书包走人了。

“唉唉,你聋子还是哑巴啊?听不到我的话吗?”

贺源骁急忙让司机跟上,小轿车便如蜗牛一样慢腾腾地挪着,一直跟着南鸢。

“你肯定不是聋子,聋子不会上正常的高中。我看你这校服……一中?五中?”

五中跟一中的校服长得很像,据说五中的校长什么都向一中看齐,所以这校服做得也像一中。

贺源骁看她那副乖乖背着书包走路的样子,觉得她有点儿像一中的书呆子。

他只是没想到,书呆子里面居然也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我是香江贵族高中的,我叫贺源骁,交个朋友咋样?”

贺源骁还是第一次放下身段跟别人说话。他很好奇这女生是怎么把五个成年男人撂倒的。

“喂,你倒是理一理我啊?我不是坏人,我这不都自报家门了吗?”

南鸢脚步一顿。

蜗牛似慢慢行进的小轿车跟着一停,探出脑袋的男生正瞅着她。

忽而,男生的目光一顿。

眼前的娇小女生恰好走到了一盏路灯之下,之前隐在黑暗中的脸庞被那暖黄色的灯光勾勒了出来。

一双猫儿眼水汪汪的,琼鼻小嘴儿,小嘴儿微微抿着。

有点儿……可爱。

要不是贺源骁亲眼看到这人干倒了五个男人,他绝对不敢相信,刚才那个跟现在这个是同一人!

这张脸太具有欺骗性了,估计也是因为这一点,那五人才轻了敌。

贺源骁看着她这张俏生生的小脸儿,一不小心卡壳了。

这时,小糖问南鸢:“鸢鸢,你怎么不理他啊?”

南鸢的理由很简单,“这人一看就比较麻烦,而我不喜欢麻烦。”

“可是鸢鸢,贺源骁为人霸道,你要是不理他,他能跟你一路。”

南鸢看出来了,所以她停下了脚步,对那男生道:“一中,穆槿念。还有,别再跟着我。”

贺源骁呵呵一笑。

小女生的态度很臭屁,但他一点儿不觉得自己被挑衅了,谁叫这女生长得这么可爱呢,说这话时给人一种拽萌拽萌的感觉,一点儿不讨厌。

贺源骁没有再跟上去,小轿车停在了原地,他一直探头盯着那女生走远,这才让家里的司机开走了。

凭他老爸的本事,查个人随随便便的事情。

小糖嘿嘿一笑,“鸢鸢你好坏啊,居然骗他。不过鸢鸢,其实你可以跟校霸做兄弟啥的,这样就离气运子更进一步了,还是有机会做好姐妹哒~”

“没兴趣。”南鸢淡淡道。

上个世界,她把锦瑟当成妹妹疼爱时,其实并未觊觎过她的信仰之力。

能顺其自然地跟气运子成为好姐妹,南鸢不会抗拒,但若让她刻意去讨好谁,她这性子根本做不到。

比起接近气运子,想办法获得气运子的那一份信仰之力,南鸢还是更喜欢壮大自己的实力,让其他人因为她的强大和光芒而信仰她。

绕过西街,南鸢没多久就进入了一个老小区,根据记忆找到了叶思琪的家门。

刚敲了两下,便有人急匆匆地跑来开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

女人的皮肤有些黑,脸上笑开了不少褶子,比同龄妇女看上去老很多。

她身上还系着围裙,厨房有香味儿飘了出来。

“琪琪,回来了啊!我正和你爸商量着要不要去接你呢,这都八点了!”

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也从卧室跑了出来,笑容憨憨的,“琪琪,你妈做了你最喜欢的泡椒炒猪肝、红烧鲫鱼……”

两个长辈很热情,热情得让南鸢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这个时候的叶思琪正处于叛逆期,因为嫌弃父母的职业,对两人不怎么亲近,有时候甚至会摆脸色。

她总在父母面前说自己学习累,但她不知,她的父母比她更累。

叶父在工地搬砖,有时候一搬就是一整天,回来后腰都直不起来。

叶母稍微好一点儿,但每天凌晨三点就得起来和面做包子,因为当天做的包子新鲜好吃。

饭菜很丰盛,南鸢昨晚便借用韩骆擎的手机打了电话,所以叶父叶母知道她会回来,这顿丰盛的晚饭也是特意为她做的,平时二人很节俭,根本舍不得吃。

饭后,南鸢主动收拾碗筷,手刚刚碰上空碗,叶母便立马阻止,“放着放着!我来!琪琪你去写作业,这些活儿妈妈来做。”

南鸢顿了顿,没有坚持。

她张了张嘴,一声妈却怎么都叫不出口。

“明天你还去卖包子吗?”南鸢问。

“卖啊,怎么不卖,一中的学生有很多周末不回家,他们很喜欢吃我做的包子,要是不去,会损失好多钱……”叶母是个唠叨的妇人,南鸢开一个头,她能一个人说上好久。

“明天我帮你一起卖包子。”南鸢突然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