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59章 应战,鸢鸢你变了

第259章 应战,鸢鸢你变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9  |  更新时间:

第259章 应战,鸢鸢你变了

两个找茬的女生没想到对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有些意外。

但意外过后就是不屑,那挑衅的女生道:“那你要说话算话啊,不如你留下个名字?”

这会儿的叶母也听出来了,这两个小姑娘好像是来找茬的!

她不懂什么数独竞赛,她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成绩一般,根本没资格参加这些比赛。

叶母想维护自己的女儿,可她嘴笨,也不知道说什么,心里一着急,就说了实话,“我家琪琪她脑子笨,从来不参加这些比赛。”

叶母这话一出,南鸢还没说什么,小糖却先生气了,“鸢鸢,她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这么贬低自己女儿?有这么当妈的吗?”

南鸢倒觉得叶母朴实,就是情商不太高。

她维护的方式是叶思琪最不能接受的一种,难怪以前叶思琪总跟父母吵架。

叶母的话让找茬的两个女生噗地笑出声。

“别啊阿姨,别这么妄自菲薄,有些人学习成绩不好,但也有其他方面的特长,我看你女儿聪明得很,她刚才算钱那么快,玩数独游戏肯定没问题的……”

女生呱啦呱啦说了一堆,叶母都被弄糊涂了。

难道琪琪真有这方面的天赋?

旁边有个男生看不下去了,“够了吧林蕊,你自己玩数独玩多久了,还不知道这东西考的是什么?一个这么讲究逻辑思维和推理能力的游戏,怎么被你说成了过家家的游戏?”

很多人喜欢玩数独,是因为这游戏能练脑。

别看只是九九八十一宫格,用已知数推算未知数,其实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

没有很强的逻辑推理能力,根本不行。

叫林蕊的女生被人拆穿也不尴尬,她朝南鸢笑了笑,“对不起啊姐姐,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吧。哦,我是高一的学生,叫你一声姐姐可以吧?”

她这一声姐姐着实把小糖恶心坏了。

小糖当即就发出了特别夸张的呕吐的音效,“呕!鸢鸢,这女生好绿茶哦,她长了这么一副老相,怎么好意思当着你这张小嫩脸叫姐姐?”

南鸢平静地回了句:“我更喜欢别人叫我老祖宗。”

小糖:……

没毛病,鸢鸢的心理年龄的确够当这些小屁孩的老祖宗。

林蕊是高一学生,中考以全市第十二名的好成绩,进了一中重点班。

入学之后的几次测试她也发挥得很好,基本维持在班级前五,所以为人有些自负。

因为林蕊自己长得不好看,所以她最讨厌那些长得漂亮喜欢打扮的女生。

这卖包子的女生皮肤这么好,嘴唇这么红润,一看就是个爱臭美的人。

平时很可能偷偷用零花钱买大人用的护肤品擦脸,这种女生心思不用在正道上,最会勾搭男生了!

这不,班里几个上早自习的男生一听说外面有个小美女,连书都不看了,全跑出去看那小美女。

看完就算了,回来之后还要继续议论那女生,甚至取了个什么包子西施的外号。

林蕊越听越厌恶。

等她亲眼见到真人了,发现这女生果然漂亮,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能激起男生保护欲的女生。

听说她在五中上学后,不屑和嫉妒让林蕊忍不住发起了挑衅。

“我叫叶思琪。”南鸢扫了一眼那那相貌平平的女生,淡淡道。

她不仅报了大名,还给出了自己的承诺,“如果我能报上名,我会去参加。

数独游戏我知道,以前我经常玩,是个很有趣的小游戏。”

她的确经常玩,因为第二世的小洛洛喜欢,还总跟她炫耀自己的战绩。

后来,南鸢被他带入了坑,玩到了跟他一样厉害的程度。

两人时常来一局pk,刚开始顾清洛胜得多,后来,两人就算有输赢,也只是几秒钟的差别。

她的水平,还不错。

林蕊和她的朋友听到南鸢说自己经常玩,嗤笑出声。

吹牛也不打草稿,就五中这些学渣,还敢说自己经常玩数独这种益智游戏?

会玩吗?游戏规则弄懂了吗?

真是笑死人了。

“每个学校都有名额,就算不挂学校的名,也能以个人的方式报名。叶思琪,我记住你名字了,你可一定要报名啊。”

林蕊笑嘻嘻地说完,便跟自己的朋友走了。

初赛成绩是公开的,她倒要看看,这个漂亮的五中女生能考几分,到时候可千万别考个零分,不然那脸就丢大了!

像林蕊这样光明正大挑衅一个学渣的人是少数,一中大部分学生还是很礼貌的。

身为学霸的优越感或许有,但并不会因此就瞧不起学习差的人。

所以当即就有人跟南鸢说,这种事不必当真,学习好不代表一切。

还有人建议她去参加选秀节目,因为她长得好看,可以去当明星。

这些人对她释放善意,南鸢自然感觉到了。

如果能在这上学,她的成绩或许会提升更快。

一中学习氛围好,师资力量强,学费也不高……

不过,南鸢的这个念头很快就被自己掐灭了。

一中再好,也没有韩骆擎。

她在韩骆擎的地盘吃得好喝得好,韩骆擎把她照顾得不错。

她已经习惯了那人的照顾,懒得再挪窝了。

因为今天买包子的人多,包子很快卖光。

叶母高兴极了,嘴上念念叨叨地说应该多做一点,这样就能多卖一些钱。

叶母的包子是白菜粉丝馅儿,南鸢尝过,味道不错。

她原本想教叶母做其他美食,但叶母这种陈旧迂腐的性格,步子不能一下迈得太大。

“以后可以多卖几种馅儿的。”南鸢建议道。

然后,她举了一些例子。

比如香菇青菜的、三鲜的、豆腐的,纯猪肉的,甚至还可以做牛肉馅。

素的定一个价钱,肉的定一个价钱,牛肉馅的再另外定一个。

一中也有不少小资家庭,虽然比不上香江贵族高中的那些人富贵,却也不差这么一点儿包子钱。

叶母听完心动了,但也有些犹豫。

白菜便宜,卖不出去也亏不了多少钱,但她要是做了什么肉包子,卖不出去的话岂不是亏大了?

“不会亏钱,明早我再陪你来卖包子。”南鸢淡淡道。

叶母这种性格瞻前顾后,没有她推一把,估计会卖一辈子的白菜粉丝包。

“你这生意要是做起来了,你们两个可以一起卖包子,搬砖的活儿就不用干了,那活儿累。”南鸢补充道。

“鸢鸢,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空间里的小糖突然嘀咕了一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