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60章 走不动了,你来接我

第260章 走不动了,你来接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22  |  更新时间:

第260章 走不动了,你来接我

南鸢微微一怔,问:“哪里不一样?”

小糖立马掰着小爪子数,“鸢鸢以前从不会多管闲事,如果要管肯定是有目的哒,但现在鸢鸢会主动帮助别人了;鸢鸢以前耐性差、易动怒,要不是我长得可爱,鸢鸢肯定就把我的毛剪掉收藏了;鸢鸢以前废话不多说一句,现在话越来越多了。还有还有,鸢鸢比以前更温柔了,尤其是在韩大佬面前……”

小糖自己说着说着,突然激动,“难道是我的《圣母修炼手册》起作用了!鸢鸢周身这气息就是初级圣母的气息?所以多做好事多多学习果然是有用的咩?

哇哈哈哈,我好高兴啊……”

虽然在小糖眼里,圣母是褒义词,但南鸢还是觉得有被冒犯到。

她变了吗?

南鸢觉得没有。

叶母是叶思琪的母亲,她既然用了叶思琪的身体,关照她的亲人是应该的。

至于她话变多,也是因为她用了别人的身体,嘴皮子变利索了。

而耐性……她一向是分人的,有时候耐性好,有时候耐性差。

南鸢不认同小糖的话,自然没有纠结这件事。

被南鸢说动的叶母第二天就做了不同馅儿的包子去卖。

南鸢照例跟着去了。

包子重新定了价钱。肉包子一块钱两个,单卖五毛钱;素的还是一块钱三个,也可以单卖,但单卖的话跟肉包子一个价钱,也是五毛钱。

有南鸢这个包子西施在,今天的生意依旧很好。

原本大家是因为凑热闹买了包子,但吃过包子之后,大家发现这里的包子口味多,味道竟然也很不错。

以后就算南鸢这个包子西施不在,叶母的包子生意也会越来越好。

早上卖完包子,时间还早,南鸢拾掇着叶母一起去了叶父的工地。

这个城市气温偏高,哪怕十月份,太阳也还是很烈。

两人到的时候,叶父正在将地上的红砖往小推车上搬,黝黑的皮肤上汗珠一大颗一大颗地往下掉。

叶母喊了一声叶父的大名,叶父旁边那民工立马笑呵呵地说了些什么。

叶父跑过来,一脸惊讶地道:“你怎么来工地了,还把琪琪带来了?”

工地上又乱又脏,到处都是水泥堆和砖瓦,一些民工还不讲卫生,找个旮旯角就开始方便。

南鸢解释道:“我们来给你送饭,听说工地上的饭不好吃。”

虽然南鸢说话一点儿不萌,也不嗲,但她长得萌啊,叶父一听这话,都感动哭了。

“今天卖包子挣了不少钱,你猜不到我挣了多少!菜是琪琪选的,说这样搭配着营养,琪琪还帮我打下手了,这菜是我们娘俩一起做的……”叶母在一旁唠唠叨叨,将饭盒打包好的饭菜取了出来。

饭盒打开,饭菜香味儿顿时飘了出来,引得工地上其他人纷纷往这边看。

叶父蹲在一边吃得特别香,吃一口就要夸一句好吃。

有人经过的时候可能就是随口问上一句,叶父立马憨憨地笑,说是老婆和女儿来看他了,跑了大老远的路亲自送饭来了。

整个工地的人都夸他老婆体贴,女儿懂事,叶父憨憨的笑声持续了好久。

送完饭,南鸢没有马上走,她蹲在工地旁边看了一会儿,在看到叶父脚底崴了一下之后,她走过去帮他一起推车。

叶父连忙说不用,但南鸢坚持,还解释道:“我在学校每天都会锻炼身体,还吊单杠,臂力不错。”

叶父意思意思让她扶着旁边的推手,没打算让宝贝女儿出太大的力。

结果他推着推着,突然觉得这整整一车的砖头居然越推越轻松。

旁边的南鸢只是一双眼睛被太阳照得微微眯起,额头布了一层薄汗,看起来并不累。

从工地回去后,南鸢没有洗澡。

家在老式小区,厕所是蹲坑,没有热水器,没有花洒,平时洗澡的话是自己兑水,坐在一个塑料澡盆里洗,或者直接用水擦一擦身子就算了。

她有些怀念韩骆擎家里的浴室,当即收拾收拾背包,准备走人。

叶母像以前数次一样,往她包里装了自己腌制的咸菜,还有一小桶肉酱,平时可以就着馒头和米饭吃,叶母还多给了她一些零花钱。

叶母注意到了女儿的新书包,但没有说什么。

以前那个的确太旧了,是该换一个。这书包选得挺好,看着扛脏又耐用。

“琪琪,钱不够了就打电话给妈妈,还有,在学校一定要好好读书……”

叶母的话也跟以前数次一样,南鸢搜索一下叶思琪的记忆,觉得自己能背下来。

不过,她还是耐心地听她唠叨完,然后对她道:“不用送我了,你很忙。”

南鸢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街道上,路过西街口时,她不禁多看了一眼。

现在是下午两点钟。

西街正是热闹的时候,不仅本市,还有临市做服装生意的小老板,都会来这边进货,还有一些附近的学生,也喜欢来这里淘货,鱼龙混杂。

前天晚上绑小混混的地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白天的混混也似乎隐匿了起来。

南鸢慢悠悠地走到了上车的站点,花了二十分钟,坐公交车的话还要花费半个小时,下车后再去东巷,又要走上至少四十分钟。

南鸢倒不怕累,走路而已,但她觉得有些浪费时间。

想到身上有两块硬币,南鸢没有坐车坐到五分钟,让小糖帮着留意了一下,在一个离公共电话亭很近的站点下车了。

然后,她投币,用公共电话拨通了韩骆擎的电话。

电话响了七八声才被人接起,里面传来男人慵懒的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喂?谁啊?”

“韩骆擎,是我。我走不动了,你来接我,我在……”

电话那头的嘈杂背景声似乎在一瞬间静止,男人的气息变得清晰起来,有些急,“你别动,我马上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