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61章 韩骆擎,教我刺青吧

第261章 韩骆擎,教我刺青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

第261章 韩骆擎,教我刺青吧

“唉唉,韩哥,这一把还没打完呢,这就走了?啥事这么急?”

麻将馆里,韩骆擎不顾老熟客的挽留,从旁边随便拉了个人顶替自己的位置,语气有几分急切,“家里有点儿事,我先走了!你们继续玩,今天所有的茶水费和桌费全免。”

说完调头就走。

还在搓麻将的老顾客嘀咕道:“家里有事儿?韩哥的家不就是巷子里的那家刺青馆么,难道有人上刺青馆找茬了,这不能啊,谁敢找韩哥的麻烦……”

这时,刚才离韩骆擎比较近的那男人一脸神秘地道:“我听到电话里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这话一出,麻将馆里的人都震惊了。

“听说韩哥捡了个高中生回来,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难道就是这个女高中生?”

“哎哟喲,我还纳闷韩哥怎么好端端地收留个女高中生,原来……”

“上次我就瞧见了,韩哥宝贝着呢!不过那小姑娘长得确实漂亮,嫩得很。”

“还以为韩哥不会玩,结果人家玩的最高级……”

一群人的话题越说越离谱,搓麻将的声音混杂着各种嬉笑声。

南鸢站在电话亭旁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等着。

叶母给她塞了太多东西,书包有些沉,她没背,放在了地上。

不能背沉重的东西太久,不然会压得人不长个儿。

一切阻碍她长个儿的可能,现在她都会尽量避免。

南鸢甚至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在课余时间去打打篮球。

才发了一会儿呆的功夫,她就听到了远处摩托车由远及近的嗡嗡声。

跟一阵风般,眨眼间就停到了她面前。

韩骆擎开了那辆外形最炫速度也最快的绿色大摩托,因为走得急,连头盔都没有戴。

男人从摩托车上下来,几大步走到南鸢面前,上下打量她,“叶思琪,你没事吧?”

南鸢不解,问:“我能有什么事?”

韩骆擎一路上吊起来的心脏在这一刻放了下来。

“你……电话里听你的声音有些惶恐和委屈,我还以为——”

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完,但南鸢明白了。

这个男人不知道又脑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她好像只表达了自己有些累不想走路的意思,然后报了地址让他来接人。

就这么一两句话,他是怎么听出惶恐无助和委屈的?

韩骆擎不去当编剧,有点儿可惜啊。

旁边的男人确定她没什么事之后,一把将地上的背包提了起来,“上车。”

南鸢坐在后座上,鼻子动了动,问:“烟味儿很重,刚才在麻将馆?”

韩骆擎虽然爱抽烟,但他自制力好,一天不会抽太多,所以身上烟味儿不算重,尚在南鸢可以接受的程度以内。

如果出现身上烟味儿太重的情况,通常是因为他去麻将馆镇场子了。

“知道你嫌弃这味儿,但我走得急,没顾上换衣服。回去我就冲澡。”韩骆擎啧了一声,嘀咕道:“真麻烦。”

南鸢立马接了话:“你往后推推,浴室我要先用。路上出了一身汗,不舒服。”

“嘿哟,那是我浴室还是你浴室,你说你先,就你先……”

刺青店里的这个点儿,江随东和凉左不接生意,两人回去时,这两人正一人躺一张床上睡着,呼噜声此起彼伏。

听到响动,江随东困难地睁开眼扫了眼,一见是自己人,闭上眼又继续睡,嘴上还嘀咕了几声。

“韩骆擎,你这刺青店是不是生意不太好?”南鸢问。

江随东并不是全天工作,店里也就他一个正儿八经的纹身师。

“旺季一个月五六万,淡季两三万,是不算挣钱,不过我开刺青店是因为兴趣,挣多少钱不重要。”韩骆擎的表情跟他的语气一样无所谓。

南鸢心道:还可以,比她想的挣钱,她以为一个月就几千块。

在这条腐朽糜烂的老巷里,能坚持一件感兴趣的事情这么久,其实很难得。

虚度光阴的感觉很糟糕。

韩骆擎有时候坐在麻将馆里,听着周围吵吵嚷嚷的笑闹声,自己这一生仿佛一眼就看到了头。

几十年之后,他还是坐在这里,只是面容老去,年华不再。

他从年轻的混混,变成了一个老混混。

这一辈子,他碌碌无为,在这个世界上,渺小的他留不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等他死后,这世上也不会有人记得他。

这种事情不能细想,想多了就会让他焦躁不安。

只有当他沉浸在创作之中,他的内心才会得到片刻的宁静,所以有时候,他会将自己关在画室,一关就是一整天。

偶尔韩骆擎会有种错觉,自己的心其实已经如一个垂暮老人。

枯燥,干瘪,没有什么生机。

走神的男人突然被南鸢叫了一声,那刚刚冒头的一点儿烦躁感便又瞬间躲回了旮旯角里。

“韩骆擎,今天就教我刺青吧,我旁观这么多天,可以动手了。”南鸢道。

韩骆擎听到这话,乐不可支,“你当刺青是过家家呢?这么容易?”

“我很慎重,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江随东刺青的过程,你随便教教我,我大概就能出师了。”

南鸢微顿,非常刻意地加了一句,“不过你要是忙,我可以去找江随东。”

韩骆擎脸上的笑立马收了起来,板着脸道:“别去找江随东,他这人不正经。”

南鸢当没听到,问他:“韩骆擎,你刺青的技术跟江随东比怎么样?我好像没见过你给别人刺青。”

韩骆擎慵懒随意的站姿不禁正了正,挑眉看她,神情有几分嘚瑟,“他那一手本事就是我教的,你说呢?”

南鸢看他两眼,道:“不信,除非你把我教得跟他一样厉害。”

“聪明啊叶思琪,知道对我用激将法了?”

南鸢没否认,“所以,你答应教我了?如果你不教,我找江随东。”

韩骆擎:“……教。你不准找他。”

然后,他再一次强调,“他那人不靠谱。”

得亏韩骆擎说这话时已经和南鸢上楼了,不然就算江随东睡着了也能一个鲤鱼打滚爬起来跟他互怼。

有这么坑自己兄弟的么?

为了把妹,就污蔑兄弟?这也太渣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