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62章 这是?你画的谁?

第262章 这是?你画的谁?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9  |  更新时间:

第262章 这是?你画的谁?

上楼后,南鸢开始收拾背包里的东西。

“你到底带了什么,这么沉?”韩骆擎嘀咕一句,凑过来,脖子不禁往她这边探了探。

南鸢慢条斯理地将背包里的东西一一取出来摆好。

有叶母做的咸菜、肉酱等,一摆就摆了半桌子。

还有叶母按照她给的方子做的一锅茶叶蛋,足足二十个,用塑料袋包了好几层,全让她带走了。

袋子一打开,浓重的茶叶蛋香味儿瞬间四溢开来。

这一看就是家里长辈准备的东西让韩骆擎微微一怔。

他盯着这些东西,低声道:“看这样儿,你跟爸妈相处得挺好。我还以为你跟家里吵架了,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带,就这么一路从家走过来的,走了两三个小时,连午饭都没吃……然后又累又饿又渴,实在忍不住了,就哭唧唧地向我求助。

不过叶思琪,对于你记得我电话号码这件事,我很意外。”

南鸢瞥他一眼,“韩骆擎,你喜欢脑补就算了,但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在电话里哭唧唧了?”

韩骆擎沉默。

片刻后,他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突然换了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叶思琪,以后不要跟你的爸妈吵架,他们永远是最爱你的人。”

南鸢闻言,不禁抬眸看他。

“我就是让你别任性,多多理解下自己自己的父母,你直勾勾盯着我干什么?”

南鸢直视着韩骆擎。

女孩儿的这一双眼好像能够穿破重重迷障,刺入她所看之人的内心最深处,拨开所有的伪装和表象,看到包裹在最里层的东西。

——那是不愿意被人触碰的伤疤。

忽地,她开口道:“人不能一直陷在过去,要往前看。所以韩骆擎,别难过,那些事都过去了。”

韩骆擎先是一愣,随即神色一变,“你这小不点儿,说啥呢?”

南鸢道:“只有一直懊悔的人才会这么啰嗦地嘱咐别人不要重蹈覆辙。我听说,你是高一那年没了父母。”

韩骆擎双眼微微一睁,一瞬间,眼里有凶光闪过。

“我们做个交易吧,你要是愿意跟我说你的事情,我就跟你说我的事情。”

韩骆擎眼里的情绪已经快速收了起来,拍了一下她的头,“我不想知道你什么事情,你也甭打听我的私事,赶紧去洗澡,洗完澡我教你刺青。”

南鸢盯着他看了半天,没有勉强。

算了,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伤心事,她现在对韩骆擎来说,只是个同居的室友,还没亲密到那种份上。

不过,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想要了解一个人的过去。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人。

韩骆擎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莫名地有些烦躁。

他刚才居然有种什么心事都跟她说的冲动。

可她明明就只是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屁孩,她自己的思想都还没有成熟,就妄想着帮别人去分担什么?

其实,那件事也不是不能说,毕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可韩骆擎不喜欢跟别人倒苦水。

他习惯了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

兀自烦躁了一会儿,韩骆擎去一楼的储物室里开始翻箱倒柜。

一开始他的储物室还很整洁,什么东西放在哪里都是分类好的,可是后来江随东和凉左也开始往储物室里塞东西,导致这里面越来越乱,找个东西都要倒腾半天。

十分钟之后,韩骆擎拖出了一个箱子,在箱子里翻翻找找,找出了几张没用过的纹身练习皮。

他和江随东入行很久了,早就用不上这东西,是后来凉左感兴趣,才买了一些练着玩儿。

结果凉左发现自己实在没那个天赋,中途放弃了,认命地当个打杂工,他没用完的这些练习皮一直搁置再这里。

等南鸢洗完澡出来,韩骆擎已经把新手练习纹身需要的东西都备好了。

练习皮、墨水、纹身机,等等。

可等准备好之后,韩骆擎才发现了不对劲儿。

这玩意儿最重要的难道不是美术基础?

要是连画画都不会,还谈什么纹身?

韩骆擎抹了一把脸。

小朋友一副拽兮兮的样子,搞得他都信了,好像自己随便教教,她就真的能成为一介刺青大师。

他笑了笑,又将这些东西先收了起来。

“叶思琪,会画画吗?”韩骆擎问。

“会,画得还可以。”

她陪在爹娘身边百年之久,能从二老身上学到的东西,她都学了。

没办法,不能修炼的日子太枯燥无味,只能学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消耗日子。

说好不偷窥两人过二人世界的小糖突然冒泡,提醒道:“鸢鸢,你现在是叶思琪,叶思琪没有那个条件也没有那个时间学画画,你不怕大佬怀疑你啊?”

南鸢并不在意,“知道了又怎样?”

小糖:……

鸢鸢觉得没事,那肯定就没事。

“小糖,一只成熟的神兽应该说话算话。”南鸢提醒一句。

小糖立马甜哒哒地解释道:“鸢鸢,我就是刚好放出精神力透透气,正巧听到了这句话,我没有偷窥鸢鸢哦~我继续深造去啦!”

南鸢嗯了一声,“去吧。”

韩骆擎听了南鸢的话,半信半疑,他将人带进了书房,让出了自己的地盘,画架和铅笔已经准备好,“你随便画个东西,我看看你的水平。”

“素描?”

“不会素描的话,用中性笔勾线会不会?这些都不会,你还学什么纹身,你要给别人纹那些七歪八扭的鬼画符吗?”

南鸢眉头微微扬了扬,“会倒是会,只是我更擅长国画。”

说完,她有些生疏地拿起铅笔,调整了半天拿笔的姿势,也还是不够标准,但落笔之后,她很快就勾勒出了几根线条。

没多久,一个穿着盔甲的古装男子跃然于纸上,栩栩如生。

男人应该是个大将军,一双鹰目炯炯有神,表情冷峻,煞气逼人。

是个十分帅气的古代将军。

韩骆擎看着那人,微微失神,问了句,“你画的谁?”

南鸢语气随意,“一个叫萧洛寒的战神。”

“谁?我怎么没听过这号人?”韩骆擎眉头拧得死紧。

南鸢嘴角不经意间轻勾一下,“一本小说里看到的,你当然不知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