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63章 我是室友,不是你爸妈

第263章 我是室友,不是你爸妈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

第263章 我是室友,不是你爸妈

韩骆擎跟眼前这小不点儿也一起生活不少天了,什么时候从她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

温柔?缅怀?还有一丝丝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包容和宠溺。

韩骆擎的表情不受控制地慢慢……变臭了。

小说里的人物大概是真的。

但这张实质化的脸,肯定是叶思琪在哪里看到过的帅哥,是真人。

她一直对这张脸恋恋不忘,于是就将这张脸幻想成了某个喜欢的小说人物。

“叶思琪。”韩骆擎脸臭臭地看她,提醒道:“高中生的时间很宝贵,要好好学习。”

“我什么时候没有好好学习?”南鸢反问一句。

韩骆擎一噎,顿时无话可说。

她的确有好好学习,每天看上去都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乖宝宝,但是这小不点儿一点儿不拿他当外人,还总喜欢给他立规矩。

什么不能抽太多烟,也不能喝太多酒,还不让讲脏话……

烦人精。

“我这水平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学习纹身?”南鸢回归正题。

韩骆擎瞥了一眼画纸上的美男子,语气淡淡:“人体结构太夸张,你以为画漫画呢?把这人的腿画这么长。”

南鸢瞄他,视线从他一双大长腿上扫过,“我是按你这身体比例画的。”

韩骆擎不禁一顿,呐呐地改了口:“那我再看看。”

“刚才可能是角度不太对,从我这边看过去,这人的腿的确像被拉长了。”

南鸢在心里啧了一声。

韩骆擎是小朋友么,做错事这么喜欢给自己找借口?

最后,韩骆擎假模假样地将那画取下来看,这一次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画得很好,你以前学过?”

寥寥几笔就能画得这么传神,画技很精湛,不夸张地说,比他还要好上一分。

虽说他是后来自学了素描,但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水平不说全国数一数二,却也很不错了。

可叶思琪这小姑娘,她才多大,就有这样的水平了?

南鸢脸不红气不喘地夸自己,“是业余兴趣,我天赋比较高。”

韩骆擎觉得这小家伙太过骄傲了,不过,业余就能有这样的水平,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为了不让家里的小朋友骄傲过头,韩骆擎还是让她从熟练线条开始,不用铅笔,直接用中性笔画线条。

他抽出了书架上的那本妖怪神兽图鉴。

“等你什么时候把这一整本图册的神兽妖兽一个不漏地画完,你就可以开始学习纹身了。”

韩骆擎说这话时,语调上扬,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故意为难人。

“还有,我说的一遍,可不是你随随便便画一遍就可以了,你必须达到我认可的水平,结构不能出错,神韵必须得有,线条需要一气呵成,画面也要保持干净整洁……”

南鸢翻阅过这本妖怪神兽图鉴。

这画册里的妖兽神兽对画手的画技要求很高,譬如有些妖怪长了一头的鬃毛,那鬃毛就需要一根一根画出来。

南鸢只有周末稍稍宽裕的时候才能画两张,这一整本画下来也不知道要多久。

“反悔了?不想学了?”韩骆擎瞧出她的迟疑,一脸戏谑地问她。

南鸢看他一眼,没有丝毫被故意刁难的恼怒之情,很淡定地道:“我没意见,现在就可以画。韩骆擎,你现在有时间的话帮我检查一下我的作业?”

南鸢说的作业是她自己给自己布置的任务,是上次韩骆擎帮她挑选的几本习题集。

韩骆擎:……

“叶思琪,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我只是你的室友,不是你爸妈……”

嘴上这么说着,韩骆擎已经自觉坐到了书桌前,开始给南鸢批阅作业。

南鸢回头看了他一眼,坐在了画架前。

·

第二天,是一个礼拜的开端,也是大家最讨厌的周一。

南鸢一到教室,就往王彩华的方向看了一眼。

人不在。

直到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王彩华才踏着铃声进了教室。

她下意识地看向南鸢,在南鸢目光微抬的一瞬间又猛地将目光收了回去,跟只受惊的鹌鹑一样。

王彩华已经知道西街那几个混混被南鸢教训了一顿的事情,现在有些憷她。

南鸢很肯定,王彩华还没有放弃继续收拾她的念头。

不过,几节课下来,南鸢并没有找王彩华的麻烦。

小糖不解地问:“鸢鸢怎么不修理她啊?这是我见过的最讨厌的女人了,小肚鸡肠,自己打不过鸢鸢,就到处勾搭男人欺负你!还是用那种恶毒的方法欺负人!”

南鸢兴致缺缺地道:“学校这种神圣的地方,不太适合揍人。而且,我很忙。”

“那就这样放过她,也太便宜她了!”

南鸢听小糖这愤愤不平的语气,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反问它,“那你想怎么样?”

“哼哼,我帮鸢鸢盯梢,等王彩华一出校门,咱们就去干架!这次一定要打得这女人屁滚尿流,哭天抢地,大叫鸢鸢一百声姑奶奶!”

奶凶奶凶的语气。

南鸢顿了顿:“……依你。”

宠小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王彩华这人的确欠收拾。

她虽然是个小喽啰,但这种时不时蹦跶的小喽啰很烦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自己弄个麻烦出来。

而南鸢,不喜欢麻烦。

兴许是第一次教训得不够狠,才让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

既然如此,那就来一次力度更大的,让这女人再不敢找她的麻烦,日后见了她都得绕道走。

小糖听了这话,兴冲冲地道:“鸢鸢等我好消息!”

那口气活像即将要干一番什么大事业似的兴奋。

南鸢认认真真地看了一整天的初中书,做了一整天的初中试题。

再过一周,初中三年的基础她差不多就能打好了。

到最后一节课,南鸢突然想起一件事,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表达了自己想要参加高中生数独竞赛的意愿。

她这话一出,包括班主任孙广海在内,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齐刷刷愣住。

啥啥啥?

7班这个一直在勤奋刻苦复习初中课本的叶思琪,说自己想参加高中数独竞赛?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好笑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