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69章 新鲜出炉,女校霸

第269章 新鲜出炉,女校霸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52  |  更新时间:

第269章 新鲜出炉,女校霸

南鸢以一干十这件事,一开始很多人都觉得是谣言,是大家胡诌的。

就叶思琪那小身板,能撂倒十多个高高壮壮的男生,把高二混混高三混混全都干倒了?

这真不是在吹牛逼?

然而,得知高三那位混混头今天请了病假,几个小弟也闭口不谈之后,大家便有那么点儿信了。

更别说,活动课操场上,赵赫几人在娇小的叶思琪面前狗腿子一样的巴结态度。

事情似乎就这么坐实了。

然后,大家一传十十传百。

到放学之前,南鸢突然就、被成为了五中新鲜出炉的……女校霸。

有人好奇,要是叶思琪这么厉害,怎么高一整整一年,都跟个隐形透明人似的?

这时,女校霸的新晋脑残粉们已经自动脑补了原因:那必然是校霸一心只读圣贤书,不想当什么校霸,所以低调行事。可惜校霸不是读书的料,再怎么用功都是个学渣。

为什么现在又不低调了?

那必然是高二高三那群混混先招惹了她,校霸忍无可忍于是无需再忍。

总之,他们五中,也终于有校霸了!

还是个女校霸啊哈哈哈!

听起来真特么带感!

广大学渣们十分激动。

事情的发展出乎一人一兽的意料。

小糖滔滔不绝地表达自己的震惊之情,“哇塞鸢鸢,好多人知道你是校霸并揍了高二高三混混之后,居然都特别崇拜你!天啊,太不可思议了……”

南鸢陷入了沉思。

大概是因为五中的学渣比较多?也或许是因为这群混混平时祸害了不少人,而她收拾了这群混混,所以大家对她敬佩多于畏惧?

有了前几个世界的经验,南鸢已经知道,想让别人敬仰自己,就得成为行业里的佼佼者,而且身上的光环越多越好。

既然校霸这重身份也能成为光环,南鸢自然不会抗拒。

下晚自习后,新晋校霸在全班人的注目礼之下离开了教室。

教室最后几排的学渣们,包括王彩华的那两个拥护者屁都不敢放一个。

现在全校的校霸就在他们班,他们哪里还敢猖狂,一个个的都乖得跟小老鼠似的。

南鸢刚刚走出校门,小糖突然提醒一句:“鸢鸢,韩大佬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它今天一天都在帮鸢鸢留意学校里的流言蜚语,没有关注韩大佬,所以并不知道东巷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鸢闻言,脚步微微一顿,随即便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

看来,昨晚上的事情还是被韩骆擎知道了。

作为东巷的老大,网吧门口发生的斗殴事件势必会传入韩骆擎耳中。

但昨晚上的斗殴没有搞出人命,也没有血流成河,那高三混混被虽然被南鸢打得骨头错了位,后来她也给人按回去了。

这种程度的斗殴,南鸢以为,并不会引起韩骆擎的关注,他听过也就算了。

可南鸢忘了,昨晚上发生斗殴的地点和时间对韩骆擎来说都太过巧合,他不可能听过就算了。

韩骆擎稍稍有点儿打探的心思,别说附近看到过斗殴现场的其他店老板,就是那网吧前台小哥,也能立马把南鸢给卖了。

“表情很臭吗?”南鸢问。

小糖立马道:“对,看着好黑好臭哦,这会儿正在抽烟呢!”

南鸢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

韩骆擎这家伙来学校接送她的时候,绝对不会摘下头盔,顶多掀开头盔面罩。

现在他不仅摘了头盔,还吸烟了。

这是终于认清她的真面目,觉得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那张混混脸了?

南鸢拐一个弯之后,果然看见那男人倚在摩托车旁边,嘴里叼着根烟吸着。

天黑了,又离得远,她看不清男人的表情。

等到走近了,她才发现,那张脸果然黑沉黑沉的。

男人瞥她一眼,不紧不慢地将那抽得差不多的烟头抛进了垃圾桶里。

“叶思琪,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刚刚沾染了一身烟味儿的男人打量着眼前的小不点儿,目光沉沉。

南鸢点了下脑袋,“有。说谎是不对的,我得承认错误。”

韩骆擎听到这话,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出不来。

“叶思琪,认错认得很快啊,嗯?”

南鸢沉默地看着他片刻,忽地问了句:“家里有搓衣板吗?”

韩骆擎一懵,“啥?”

“不然我回去跪搓衣板?”

韩骆擎被她气笑了,长腿一迈,上了摩托车,凶巴巴地看她,“上车,回去跪搓衣板。”

南鸢听了这话,不禁轻呵一声。

傻子,还真应了她这话。

韩骆擎难道不知,跪搓衣板的都是什么角色?

那是男朋友,是老公。

罚别人跪搓衣板的才是女朋友或者老婆。

南鸢坐到后座,懒洋洋地道:“我肚子饿了,今天动脑子耗费了很多ATP。填饱肚子之后咱再算账。”

“嘿哟,你不是在看初中课本?还知道ATP呢?”韩骆擎的声音还带着没有消退的怒火。

南鸢解释道:“生物课高二才开始上,我落下的课程不多,随便翻翻书就跟上了。”

现在的学生初中时期就有生物课,不过韩骆擎那个时候没有,所以他提供的初中课本中也没有。

不过南鸢考虑到男人那敏感的小心脏,没有点明这件事。

今天她翻了翻高中课本,发现高一的物理化学竟跟初中课本有很大的重叠,只是知识讲得稍微深入一些。

尤其是化学,因为知识点比较碎,大部分靠记,叶思琪最会的就是死记硬背,南鸢随便一扒拉,就能从脑子里扒拉出来需要的反应方程式,再灵活套用一下,简单得很。

照这个速度,她觉得,自己有望在期中考试之前,把高一课本也看完。

韩骆擎带着已经饿了肚子的南鸢去巷子里吃了一碗牛肉面,然后才回刺青店。

刺青店里,江随东正在给一个老客户纹背,凉左打下手。

因为要纹整个背,不可能一次纹好,所以得分成很多次。

韩骆擎看都没看两人,直接催促南鸢,“吃也吃饱了,现在就给我上楼好好反省!”

等到大个子和小不点儿都上了楼,凉左才小声问江随东,“韩哥这是消气了?”

虽然那口气听着恶声恶气的,但这样的调调特别刻意,那一般是韩哥气消了大半但自己又不愿意承认的时候,故意……装出来的。

“可不是消气了么。”江随东直接竖起一根大拇指,“不愧是大哥看中的女人,能干架能顺毛,这俩人,绝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