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71章 叶思琪,你真不害臊

第271章 叶思琪,你真不害臊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8  |  更新时间:

第271章 叶思琪,你真不害臊

韩骆擎短暂的怔愣过后,漫不经心地撇撇嘴,“不想学。哥都出来混社会这么多年了,学你们高中生的课本像什么话?别人知道了肯定笑掉大牙。”

说这话时,男人虽然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但敲击电脑键盘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

“你都当上混混头了,你还怕别人笑话?”

南鸢真没见过韩骆擎这样讲究的混混。

“韩骆擎,整条东巷的人,没人敢当面笑你,至于他们背地里怎么笑,由他们。你这么在乎外人的看法,那你还当什么混混?”

“叶思琪,你挺能说教啊。”

韩骆擎忍不住将手盖她脑袋上,狠狠揉了一把,“到底我是大人还是你是大人?你个未成年,你对我说教?”

南鸢顶着一头被他揉乱的鸡窝头,面无表情地看他,“不是说教,是建议。”

“知识学到手,就是自己的了,不是无用之物,你少去几次麻将馆,少骑你的大摩托去外面溜达,省下的这些时间够你学习了。”

韩骆擎沉默。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问她一句:“学了这些,然后呢?”

“然后就教我。”南鸢理直气壮地道。

韩骆擎的深沉脸没绷住,皲裂了,“叶思琪,你觉得你是王母娘娘还是天王老子?你面子这么大?就因为你需要个家教老师,我就得跟着你一起学,学完了再教你?”

南鸢让他炸了毛又开始给他顺毛,“韩骆擎,你可以跟我一起考大学。”

韩骆擎顿住。

“现在很多高校都有继续教育学院,通过成人高考和自学考试,都能进入这些大学。不过我觉得,你这么聪明,完全可以跟我一起参加普高高考。”

韩骆擎双眼睁大,傻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小不点儿。

成人高考和自学考试他知道,以前心有不甘的时候他查过,但后来又觉得,没必要,真没必要。

继续教育学院的毕业证书含金量不怎么高,也就一些年轻时没有好好学习,或者没机会学习的人想用这玩意儿镀镀金,以后方便升职加薪。

可他当混混都当了这么多年了,去参加考试,拿到这样一个证书又有什么意思?

他并不是养不活自己,需要这些文凭去找工作。

可他没想到,叶思琪居然直接让他参加普高高考!

他一个老油条老混混,跟一群十七八的小姑娘小伙子一起参加高考,然后一起上大学?

韩骆擎嘴角一抽,画面有点儿辣眼,不敢想象。

思考了片刻,他妥协道:“叶思琪,看你这么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就陪你一起学习,但让我参加高考是不可能的,哥也不需要什么大学文凭来镀金。”

南鸢扫他一眼,淡淡道:“随便你。”

真到那个时候,可就由不得他了。

韩骆擎是个说干就干的性格,第二天等南鸢放学回来,书桌上便多了厚厚几沓书。

高一到高三的全套教材,各种参考资料和习题集,连高三复习时才会用到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都买齐全了。

除了教材,其他都是两份。

南鸢扫了一眼,发现高一不少课本已经翻阅过了。

恰在这时,韩骆擎撇撇嘴道:“跟我那个时候学的内容差不多,就是书本里的这些例图变成了彩色。都高中生了,还搞这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幼稚不幼稚。”

南鸢心道:这么关注彩图不彩图的人,大概也成熟不到哪儿去。

“叶思琪,你肯定猜不到我一天时间看了多少内容。”韩骆擎突然道,不等南鸢回答,表情已经先得意上了。

“看多少书不重要,掌握了多少知识才重要。韩骆擎,以后我们pk,一份试题,看谁做得快对得多。”

“比就比,我一个大人难道还怕你一未成年?”

南鸢点点头,“拭目以待,不过我听说年纪越大,记忆力越差。”

“叶、思、琪!”

从这天起,刺青店里的大个子和小不点儿开始一起学习高中课本了。

白天南鸢去学校上学的时候,韩骆擎就在刺青店看书。

他甚至问南鸢要了一份高中生的时间作息表,严格按照作息表来学习。

以前麻将馆他一天去三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一次。

现在一天只去一次了,还是中午吃过饭去,意思意思地搓两把,不超过半小时就会离开。

至于刺青店里的生意,现在不管老顾客还是新顾客,一律跟江随东提前预约纹身时间,他基本不出山。

韩骆擎就这么把自己宅在了二楼书房里,成了一个酷爱学习的混混。

课余时间,他会泡茶喝,或是看画册缓解疲劳。

活动课时间,他则骑着自己的大摩托,去外面兜上一圈。

时间充裕的话还会去逛逛超市商场,买点儿生活必需品,如果碰到衣服打折,他会给自己和小不点儿买几件衣服。

韩大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晋升校霸的南鸢在学校里的生活变化却不大。

顶多是每天接收到的目光多了一些,以及那一抽屉的……小纸条。

这些小纸条不能说是情书,因为里面的内容大部分是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

男生们想给她当小弟,女生们想给她当小妹。

偶尔也会有单纯表达感谢之情的,譬如那些深受高三混混骚扰的弱势学生,感谢她教训五中毒瘤,还说以后一定会一直拥护她这个女校霸!

一股浓浓的狂热粉气息迎面扑来。

刚开始小纸条不多,南鸢还会打开看看内容,后来越来越多,她便直接丢书包里,背回去倒入了韩骆擎给她准备的一个大纸箱里。

韩骆擎看着那一堆粉粉绿绿的信纸,有的还叠成了爱心的形状,总忍不住冷嘲热讽几句,“难怪你们学校都是一群学渣,原来心思全放到这上面来了。

叶思琪,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得意?你以为校霸是多光荣的称号,你还得意?

这些废纸你是不是当成功勋了,居然还收藏……”

南鸢瞥了眼男人的嘴脸,解释道:“不是废纸,是大家对我的信仰,就算要扔也得看过之后扔,但现在的我十分忙碌,没时间看。”

顿了顿,她给出建议,“韩骆擎,你要是愿意一张张念给我听,念完你就可以扔了。”

“叶思琪,又当自己是小祖宗呢,还我给你念?你想得可真美。”

南鸢目光一动,接了句:“我的确是你小祖宗。”

韩骆擎先是一愣,随即也不知脑补了什么,看她的目光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叶思琪,你真不害臊。”

南鸢无语。

这喜欢脑补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