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74章 叶思琪,你还小呢

第274章 叶思琪,你还小呢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05  |  更新时间:

第274章 叶思琪,你还小呢

南鸢打完电话,继续趴桌上休息。

作为刚刚击败香江贵族高中校霸的大姐大,后三排的学生一看他们叶姐趴着睡了,全都自觉噤声,生怕吵到她。

韩骆擎这一路上担忧得很。

他什么时候听过小不点儿这么虚弱的声音,这小不点儿要强得很,说话做事样样不肯吃亏。

这必然是疼得厉害了,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韩骆擎一路飙车,第一次将大摩托开到了五中的校门口。

然后他急急在校门口作了登记,登记完就冲向了五中教学楼。

高二7班,7班……

他一路找过去,在看到7班的班号时,立马朝教室里看去。

现在是晚自习课,除了低头交耳的嗡嗡说话声,还算安静。

他的目光在教室前排逗留。

叶思琪没有跟他说过自己坐在第几排,但他想,小不点儿长得这么矮,肯定坐在前三排,而且她学习的时候多乖多认真啊,一定是老师们最喜欢的那种乖学生。

然而,韩骆擎的目光从前排扫过,一直扫到最后一排,才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身板。

本来就小,现在又缩成了一团儿,看起来可怜极了。

那张总是酷萌酷萌的小脸儿埋在了臂弯里,只露出了半颗毛绒绒的脑袋。

韩骆擎的心突然就被什么撞了一下。

这时候他哪里还管什么会不会影响到别人,直接冲着那小小一团儿大喊一声,“叶思琪,我来接你了!”

这话一出,7班所有学生都抬头看去。

平时也有其他人来门口找人,但并未造成这样的一幕,不管好学生差学生,几乎在听到叶思琪三个字之后,齐刷刷地抬了头。

叶思琪是谁,叶思琪现在可是他们7班的大姐大,是奇珍异宝!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那位超级大帅哥,瞬间被惊艳到了!

卧槽!哪里冒出来的大帅比?

南鸢听到声音后,缓了两秒钟才抬起头。

她将桌面上那本没有做完的习题集塞进了书包里,背着书包走向了男人。

刚走到门口,男人便动作熟练地从她手中接过书包,挎在了自己肩上,然后一脸担忧地看她,“叶思琪,很疼吗?要不要我背你?”

南鸢没有回绝,惨白的小脸儿点了点,“要。”

韩骆擎将书包背到了前面,然后一把背起了女孩儿,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两人刚一离开,7班就沸腾了。

卧槽,这大帅比谁啊?

跟叶姐看起来关系好好,好亲密啊!

天气渐渐转凉,现在韩骆擎的穿着打扮已经不是黑背心加大裤衩的标配,他穿着休闲长裤和长衫,因为走得急,没有戴摩托车头盔,那张英俊帅气的脸没有任何遮遮掩,就这么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再加上一米八八的身高,笔笔挺挺地站在那儿,简直帅毙了!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

韩骆擎总怕别人看到自己这张脸,然后认出他是东巷的那个混混头。

但其实,就算是见过他几次的李军,也没瞧清楚他的长相。

现在,东巷一霸就站在教室门口,但7班的学生没有一个知道他是谁。

大家只是觉得,这人跟明星一样帅!

那脸、那腿、那身材比例……我去,真的太优越了!

娇小的叶姐往这男人身边一站,被衬托得更娇小了!

这是叶姐的哥哥吗?

还是——

叶姐的男人?

嗅到八卦的学生们狼血沸腾!

韩骆擎一路往回赶,大摩托直接开到刺青店门口,在江随东和凉左惊恐的表情中,他抱着怀里那小小一团儿,飞一般地冲上了楼。

没过几分钟,韩骆擎又冲了下来。

江随东立马扯住他胳膊问:“韩哥,小叶子怎么了?”

“她肚子疼,我去外面买点儿止痛药。”韩骆擎急急撂下一句便又冲出了门。

江随东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差点儿没把眼白翻出来。

“我他妈还以为小叶子是被谁捅了一刀快不行了呢!韩哥这样子活像小叶子要死了一样!卧槽有病啊!就是肚子疼而已,至于吗?”

凉左也感慨不已,然后一副认命的表情,“东子,还是你眼神好,我觉得咱俩那赌约,我输定了。”

江随东顿时就笑开了花,“不急不急,你还可以挣扎一下,等这两人确认关系之后,你再掏钱。”

韩骆擎不知道哪种止痛药好,直接买最贵的,一买买了好几盒。

南鸢躺在沙发上,额头冒着冷汗。

“鸢鸢,还是我喂你吃丹药吧!除了鸢鸢给我的那些,我空间里也有好多,咱们不缺丹药!”小糖心疼死了。

南鸢脸色虽然白,但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堪疼痛的表情,“不碍事,韩骆擎已经去给我买药了。”

她连九天神雷炸开皮肉的疼痛都不怕,岂会怕一个痛经?

“小糖,不要养成依赖外物的习惯,这并不好。以后也不要擅做主张喂我吃任何丹药。”

小糖委委屈屈地哦了一声,“知道了鸢鸢。”

“我没怪你,别哭啼啼的。”

“我才不哭呢,哼,我是只成熟的兽兽了。”

南鸢心道:这好像是很久以前她鼓励小糖说的话,小崽崽居然当真了,真是可爱。

韩骆擎回来得很快。

他将药和水全准备好了端到南鸢面前,还将她扶了起来,全程十分体贴。

其实,这男人一直很体贴,只是性格有些别扭。

“叶思琪,吃完药有没有觉得好一些?”

韩骆擎坐在她面前,皱眉看着她仍旧发白的小脸儿。

南鸢看他一眼,突然埋头,额头抵在了他的肩膀上,低声道:“我疼的是小腹,又不是脸。心疼我的话,帮我揉揉小腹?”

韩骆擎因为她的动作,浑身一僵,紧接着再听到这话,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瞬间就炸开了。

“快点,还疼着呢。”南鸢语气淡淡地催促一句。

然后,韩骆擎的手已经先他脑子一步行动,掌心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小腹上,隔着一层衣服给她不轻不重地揉着。

韩骆擎双目放空,大掌近乎机械地重复着揉按的动作。

大概十分钟之后,他才嘀咕着说了句:“叶思琪,你还小呢,别对成年男人动不该动的小心思。”

南鸢嗯了声,“等我成年之后再说。”

“你这话啥意思?你是不是真的动了什么心思?叶思琪,你给我说清楚。”

“肚子疼,不想说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