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82章 见家长,又占便宜

第282章 见家长,又占便宜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

第282章 见家长,又占便宜

孙广海一听她亲口承认,激动得差点儿将眼珠子瞪出来,“真是你?那个考了满分的叶思琪不是重名,真是你!叶思琪,你说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去参加数独竞赛了?你你……”

南鸢淡定地回道:“不是你不让我以五中的名额参赛,怕给五中丢脸么?我只能通过个人报名渠道参赛。”

孙广海听到这话,想起当初他和其他几个老师一齐奉劝叶思琪不要痴心妄想的画面,此刻只觉得脸疼。

他怎么知道叶思琪不是异想天开,人家是真有这种本事呢!

今儿本来只是3班班主任听说数独竞赛成绩出来了,好奇今年一中和香江贵族高中哪一边考得更好,结果这一看就看到了排在第一的叶思琪!

排在第一,那就是考了第一名的意思。

全市第一!

然而这还不是最牛逼的,最牛逼最让人大跌眼球的是,叶思琪后面对应的分数是……满分。

满分啊!

每年每科的竞赛题为了区别高低分,题量通常很大,还会搞一些难度超纲的附加题。

连同附加题考到满分的学生,全国都数不出几个!

但叶思琪做到了!

满分!附加题的分数也全拿到了!

全班同学在听到班主任的话后,呆若木鸡。

等等。

这啥意思啊?

叶姐背着老师悄悄报名参加了高中数独竞赛?还拿了第一名?

但凡跟竞赛俩字沾边的东西,不都跟他们五中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毕竟这是竞赛,参加竞赛的考生那都是全市各个高中的尖子生。

这些竞赛题对五中学生来说就跟天书一样,完全看不懂,只能靠瞎蒙胡猜,这跟五中老师自己出的期中考试卷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可现在班主任的意思是,叶姐不仅参加了,还拿到了满分,全市第一名?

我的个乖乖!全市第一啊!满分啊!

要不是叶姐回应了班主任的话,他们会觉得这是班主任在白日梦游!

众人在懵逼、震惊过后,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议论声。

坐在南鸢前排的那男生激动地调头问她,“叶姐,你真参加这什么狗屁竞赛了,还拿到了满分!全市第一名?”

南鸢嗯了一声。

“我的天!叶姐,你你你你也太牛逼了吧!”

不说7班学生如何震惊,得到肯定的孙广海已经火急火燎地联系了校领导。

他们五中出了一个数独竞赛全市第一的天才,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校领导知道这事儿后,比孙广海更激动。

活动课时间,全校大喇叭响起:热烈庆贺我校叶思琪夺得高中数独竞赛全市第一名!热烈庆贺我校叶思琪……

一连广播了十遍。

南鸢任由四面八方如同打量怪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面无表情。

然而,十遍广播还不算完。

当天放学之前,五层教学楼的每一层都拉出了一条大大的横幅,红底白字,特别显眼:热烈庆贺我校叶思琪同学夺得数独竞赛全市第一名!

不止教学楼,宿舍楼和操场的墙壁上也拉了一模一样的横幅。

南鸢:……

小糖嗷嗷叫唤起来,“鸢鸢真腻害!气运子女主和男主也参加了这次数独竞赛,他俩分别是第二第三名,排在鸢鸢后面,嘿嘿!哦对了,第四名是一中的林蕊,就是上次鸢鸢和叶妈妈在一中卖包子遇到的那个一脸老相的女生,没想到她数独玩得这么厉害,就是心肠太坏了。”

南鸢不禁打断小糖,适当纠正它的措辞,“小糖,不要攻击一个人的长相,美丑不过一副皮囊而已。譬如阿清不好看,但他很可爱。”

对于南鸢这种重度脸盲患者来说,美和丑真的不怎么重要。

小糖哼哼唧唧地反驳,“心肠好的人,我才不会抨击他的长相呢,可是这个林蕊心心肠一点儿不好。她怎么能跟臭小孩儿比,臭小孩儿经常给我顺毛,后来变成臭蜘蛛后还带着我兜风呢。”

南鸢目光微微动了动,淡淡道了句,“阿清的确是个好孩子……”

此时的南鸢不知,她在五中造成的轰动远不及在其他学校造成的轰动大。

数独竞赛的第一名不在一中也不在香江贵族高中,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吃惊,吃惊过后一查,这第一名居然是五中的一个学生?

五中?

紧接着,有人爆料出当初半个小时交卷的考生正是五中的这位女生!

半个小时交卷,还拿了满分?

这怎么看都觉得不可能!

一时之间,怀疑考题泄露的人数大有人在。

南鸢不知道外面的这些风风雨雨,今天周五,一放学,她就坐上韩骆擎的大摩托去逛商场了。

某人觉得自己衣柜里的衣服拿不出手,非要重买一套。

第二天,午饭饭点快到的时候,韩骆擎才载着南鸢回了家。

韩骆擎没有听南鸢的买酒,只提了一篮子新鲜水果上门。

叶父叶母比他想象中还要热情,热情得让韩骆擎差点儿招架不住。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这种朴实的人打过交道了。

一开始韩骆擎还有些拘谨,慢慢的便放松了下来。

叶父不善言辞,只是在知道他能喝酒之后,跟他干了好几杯,叶母则一个劲儿地夸他。

东巷一霸的韩哥今天穿着一身蓝灰色休闲敞口西服,浅灰衬衫打底,看起来干干净净,特像个邻家大哥哥。

叶父叶母光是看他这副装扮就倍生好感,更别说南鸢提前灌输的那些可怜身世,还有他身上的学霸光环。

原本吃过这顿饭,韩骆擎就要走的,奈何叶父叶母太热情了,他从中午留到了下午,又从下午留到了晚上,最后直接歇在了家里。

当然,他拒绝了床,只要了沙发。

深夜,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望着望着,眼睛突然有些泛酸。

客厅的窗帘没有全拉上,留了一小半,月光从窗户打了进来,落在男人的身上,也落在了他眼里,那双眼仿佛闪着润泽的水光。

突然,他听到了细微的开门声,然后是脚步声。

韩骆擎立马闭上了眼,假装已经熟睡。

脚步声走近,一个娇小的人影站在了沙发前。

叶家的沙发不长,韩骆擎又长得高,躺上去就只能蜷着身子。

南鸢盯着沙发上那缩成一大坨的男人,忽地蹲下身,凑过去在他脸上啵了一口,低声道:“韩骆擎,今天表现不错,奖励你的。”

韩骆擎的眼睫毛猛然一颤,但他继续挺尸装睡。

等小不点儿离开了,男人才缓缓睁开眼。

他摸了摸自己脸上热意未消的地方,突然翻了个身,将头面对着沙发靠背。

没多久,一道嘟囔声响起,“叶思琪,你又占我便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