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84章 以后,请多指教

第284章 以后,请多指教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5  |  更新时间:

第284章 以后,请多指教

前面的男人脚步顿了一下。

这次,他沉默了很久。

在南鸢以为他不会回话的时候,韩骆擎开口了,又是那种听起来凶巴巴实则没什么威慑力的语气:“你这么会怼我,怎么对上别人,你就不会怼人了?叶思琪,你是不是只会窝里横?”

南鸢昂了一声,“被你发现了。所以韩骆擎,你到底要不要来陪我上学?”

韩骆擎再次沉默,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唔了一声:“我考虑考虑。年纪一大把了,有些不好意思。”

南鸢瞥他一眼。

死要面子的男人。

“韩骆擎,你是不是觉得我打架特别厉害,不需要你保护?其实上次肚子疼,就是我打架打的。”

韩骆擎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她,眉头皱得死紧,问:“那个叫贺源骁的男生干的?”

南鸢:这并不是重点。

“韩骆擎,你在我身边的话,骂人你帮我骂,打架你帮我打,我再也不会肚子疼了。”

韩骆擎悄悄红了耳根,嘴上却恶声恶气的:“叶思琪,你又做白日梦!真当你自己是小祖宗呢,我凭什么听你的?”

南鸢不说话了。

不听拉倒。

“叶思琪?你生气了?”韩骆擎问。

南鸢不理他。

韩骆擎啧了一声,“你算计我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还好意思跟我生气?今早上我已经把话全套出来了,可以啊叶思琪,说谎不打草稿,在你爸妈眼里,我原来是棵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小白菜!

天才学童被迫辍学,一个人扛起了生活的重担?但是天才学童没有放弃学业,一边打工一边看书?心肠好的他还好心地收养了两个孤儿?

叶思琪,你怎么这么能编故事呢?”

南鸢反问:“我说的哪句话是假的?”

韩骆擎:……

“好吧,虽然你美化了十倍,但你说的八九不离十。我从小学习好,别人还真叫我一声学童,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的学生都很单纯,只知道埋头苦学,他脑子本来就聪明,又肯学习,所以他从小到大都是学霸。

再后来,父母出车祸去世,他辍学跟了东巷里的洪叔。

“……我爸妈是被人酒驾撞死的,那王八蛋撞了一次不算,直接从我爸妈的身体上碾了过去。后来对方用钱摆平了,钱被我家里那些亲戚平分了。”

韩骆擎说到这儿,一脸愤恨之色,“所以,我的确没什么亲戚,那些都不是亲戚,那些是见钱眼开的恶魔!我就是一个孤儿。”

南鸢微微一怔。

韩骆擎对自己家里的事情一直避而不谈,她还想他什么时候肯说,却没想到是在两人卖完包子回去的路上。

他好像很自然地就提起了这件事。

“叶思琪,你千万别安慰老子,老子现在已经不难过了,只是气愤。”

南鸢嗯了一声,问:“你是个急脾气,当初恐怕更糟糕,你是不是去报仇了?”

韩骆擎顿时嘀咕一句,“叶思琪,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韩骆擎,这比喻很恶心。”

韩骆擎:……

沉默了一会儿,韩骆擎才道:“差不多,我去找东巷里的洪叔了,当初东巷那一片有两大霸王,洪叔和周三爷,听说洪叔为人仗义,所以我去找了洪叔……”

那个时候道上的人跟现在的混混不一样,他们是真刀实枪地干架。

洪叔帮他报了仇,用道上的办法弄断了那王八蛋的一双腿,让那人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后来他就跟着洪叔混了,年轻的韩骆擎跟着洪叔一起争地盘,一起干架。

再后来洪叔被周三爷暗杀了,他给洪叔报了仇,然后统一了整个东巷的势力,慢慢地将东巷整顿成了现在的样子。

南鸢有些想不起来,两人是怎么聊到这个话题的。

不过,韩骆擎的遭遇她听完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或许是韩骆擎讲的时候语气很平静,没有痛哭流涕,也或许是她活得太久,见过的生离死别太多了。

“韩骆擎,打架有意思还是学习有意思?”南鸢忽地问。

“……叶思琪,我在跟你说我的凄惨身世,你不同情我的遭遇就算了,你居然还在念着这件事?”韩骆擎表面气愤,心里却松了口气。他其实有点儿害怕叶思琪哭哭啼啼地安慰他。

果然,他想多了,这才是叶思琪。

“不然,我哭一个给你看?你想听嘤嘤低泣,还是嚎啕大哭?”

韩骆擎沉默了一分钟后,不禁叹了一声,“叶思琪,你真是……”

他突然笑了起来,“你真是我小祖宗。”

在叶家失眠了大半夜的韩骆擎回到刺青店之后,当晚又失眠了大半夜。

第二天,在送走叶思琪之后,韩骆擎顶着一双青黑的眼开始奔波。

他的学籍在一中,当初打算辍学的时候,当时的班主任和校领导十分惋惜,给他办的是休学,保留了他的学籍。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复学。

韩骆擎去申请复学的时候果然碰了钉子。

校领导早就换人了,教他的那个老班主任也退休了。现任校长一听说他这么大年纪还想从高二学起,有些不太乐意,拿话搪塞了过去,说现在休学最多只能休两年,韩骆擎这个时间太长了。

不过一中的校长还算厚道,说如果有其他学校愿意收留他,一中会积极配合他办学籍证明等材料。

转校手续很麻烦,需要在原学校和转学的学校来回跑,还需要去教育部走动。

然而韩骆擎跟南鸢完全不一样,他压根就不是个怕麻烦的人。

所以三天后,正在上课的五中七班,班主任孙广海突然领了一个年轻的男人进来。

男人穿着一套时下男学生最喜欢穿的天蓝色运动装,脚蹬一双黑色球鞋,肩上挎着个跟南鸢背包同款的大背包。

他身姿颀长英挺,宛如走秀模特,五官俊,眉眼野,嘴角斜斜一挑,帅得能勾人魂儿。

“大家好,我是韩骆擎,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同班同学了,以后,请多指教。”

啪嗒一声,南鸢手一松,笔头栽下去,打在了书页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